【TL】浸溺花潮 part⑥

食用注意:

*花吐梗

*设定改动有

*有部分私设

=========================================

前几章见 

part①

part②

part③

part④

part⑤

【感谢鱼干教我用超链接orz】

==========================================

part  ⑥

  除非不是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莱戈拉斯很少会去参加酒宴。如果让他做出选择,森林绝对是在这其中的首选,清新沁然的空气不知道比宴厅内弥漫的浓烈酒气要好上多少倍。与其将时间消磨在无谓的喝酒消遣上,他更愿意去自己熟悉的地方漫步上一会享受那平静的时刻。再不然做出最坏的打算,相比呆在嘈杂的大厅里,他宁愿留在自己的房间保养武器。

  性格略微内敛的他即便是在同族面前也不能全然舒展开自在的交谈。平时与他交谈最多的便是父亲,也许是忘记了怎么和他人相处,只要父亲不在场莱戈拉斯就基本不主动跟别人说话。个别几个来搭话的精灵也会因为他有一句没一句的敷衍回答而很快的失去交谈的兴致。

  所以在年幼的时候,他更多时候总是黏在父亲的身边。

  躲藏在宽松长袍后,紧揪住布料露出半侧脸,用着羞怯的目光看着外人。在父亲柔声的教导下,沉默半晌才软糯出声。

  这样的行为并不失礼节,毕竟皇子尚幼难免有些怕生,自然而然的在他人看来就只是体现出了父子的关系较好罢了。

  表象总是显得那么美好,甚至将真正丑陋的事实也能够毫无瑕疵的掩盖。

  “不要总是躲藏着,多与其他人交流。”

  “并不是所有人都是你想象的那么好,只有在我的身边,你才是最安全的。”

   对他说出这两句话的,都是他最敬爱的父亲。瑟兰迪尔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对爱子过度的保护欲在不知不觉中倾倒向了错误的方向,从而一手造成了对方直到长大前都一直畏惧着外界的性格。

 


   左手卡持住半盛着果酒的器皿,另一只手搁在王座的侧扶把上,瑟兰迪尔斜依在座椅上垂眸注视着大厅的出入口。尽管没有从表情上流露出来,食指有节奏的敲击着王座的扶把。

   对方这种任性的行为也不是头一次,无故缺席酒宴更早已是家常便饭。每次都要派人将莱戈拉斯从房间内请过来,接着两人沉默不语维持着尴尬的氛围直到宴会结束。但瑟兰迪尔似乎从没对这类来始往复的事感到过厌烦,更不如用乐在其中一词来形容更为贴切。

   宴厅内灯火通明壁边的烛火旺盛燃烧着,松木淡淡的气味缓慢萦绕在整个厅室内。在良好的修养下整个宴会并没有过多的嘈杂,精灵们自觉的控制着交谈时的音量,除此之外只有酒杯边沿碰撞的轻微声响。

   精灵王坐在位置上安静的等待着,在他让尤里安带着几名侍从去将王子请过来已经过去了许久。他并不急于对方的及时到来,那样反倒显得无趣,叛逆的王子最后不得不顺服的前来赴宴时那种不甘的表情,才是他最期望看到的。因为莱戈拉斯从不敢忏违自己,跟何况这次他还特意加重了“命令”两字,所以无论怎样最后都注定是以他的胜利为结局。

   身后壁炉内时不时的发出因为高温水汽渗出而噼啪断裂的声响,舒适的如同身在暖春,很难想象外面正是严寒的季节。

   与此同时紧闭的大门终于被侍卫打开,室内一片鸦雀无声,每个人都不约而同的对即将到来的人行着注目礼。率先走进的尤里安立刻退到边旁卑逊的弯下腰迎接着贵客,接着年轻的皇子才在侍从的陪伴下走了进来。一袭纯白的礼服衬得他身姿愈发挺拔,精干的四肢被贴身的布料包裹住勾勒出了优美的轮廓。从父亲那继承而来的及背金发被仔细的梳理好挽起,额上佩戴的银质皇冠恰好的埋没进发梢间。简单不失尊贵的扮相使莱戈拉斯原本就娇好的面容更加俊秀。但尽管他的步伐健稳的迈进了大厅,但不满的情绪在脸上展露无疑。

  “莱戈拉斯,我没有料到你会迟来的原因是因为这身衣服。不过它和你很相称,理应拥有这么多的着装时间。”轻点头示意对方到自己这来,在莱戈拉斯走到瑟兰迪尔身边时,精灵王站起身迎接爱子。他微微扬起下巴举起酒杯,目光里满是赞许,语气平缓的道出这段话。尽管这是他早就为对方挑选好的,但惊艳程度却是在他的意料之外。

   从容的拿起身旁侍从早已倒好的酒杯递给莱戈拉斯,年长的精灵眯起双眸定定的注视着爱子从自己手中接过并紧握住,却忽然因为对方面露迟疑的表情而心生疑惑,“……怎么了?”

   “不,什么都…没有,只是觉得这个酒杯挺好看的,”在意会到瑟兰迪尔想让自己饮用这杯的时候莱戈拉斯猛地一怔。此刻愚笨的想要掩饰自己刚才的分神,却在说出口之后才发现这借口蹩脚的可怕。会心不在焉也是理所当然的,那天希维柯尔对自己说过的话可是从没有忘记过。

   千万、千万不要喝酒。

   这句话在当时如同顶锥深深扎进了他的心里,每当他要松懈的时候敲响警钟。现在也仿佛梦魇般无时无刻不纠缠提醒着他,那令人绝望的病症正在自己的体内蔓延生长。

   莱戈拉斯拿着酒杯的手轻轻颤抖了一下,平静的酒红色液面出现了一丝波纹。他紧闭起双眼试图忽视那些稀碎的人声,然而心脏如铮般跳动得越发大力。鼓动如雷的心跳声在身躯内碰撞震颤,不堪重负的身体却与其发出了微妙的共鸣。最后一股无法忍受的力道直冲喉口紧扼住,口腔忽然干燥无比,手中爽口的果酒此刻看起来变得格外诱人。

   他愣愣的看着,直到瑟兰迪尔再次出声提醒。

  “让我们为莱戈拉斯的赴宴举杯——”

   目光瞬间汇聚到了年轻的精灵身上,炙热的让他心生胆怯。但这是父亲的命令,即便是毒药他也甘之如殆。




   起初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等莱戈拉斯意识到身体变得不适的时候已经太迟了。

   在简短的交谈之后瑟兰迪尔就在一旁为莱戈拉斯设了酒桌,自己则继续品尝着陈酿的美酒。但不知何时开始,原本可口的酒水忽然变得索然无味,一种更为香甜的气味在他身边弥漫开来。柔软淡雅的味道似乎是来自于鲜花,浓度却比其更甚,直接融入吐息中进入他身体的深处。

   身体的反应与往常相比变得迟缓许多,精灵王绝不会认为自己醉了,只是现在这种状况太过于诡异让他无法专注的思考。被香气所触之处都逐渐发热起来,不同于风寒引起的那种不适,特殊的难耐感凌驾其之上。为了掩饰自己此刻的不自然,瑟兰迪尔坐正了坐姿并余光瞥了眼身旁的精灵,却发现对方此刻脸颊如火般通红,眼神似乎也有些迷离。

  “莱戈拉斯?你怎么了?”关切的出声询问得到的却只是沉默着摇了摇头,猜测着也许是出现了和自己一样的症状瑟兰迪尔决定先让爱子回房休息。他叫来侍从扶王子回到房间,然而在对方起身的一瞬间忽然重心不稳的趴倒在了自己的椅背上。

  奇异的香气越发浓郁了。

  直至宴会结束也没有散去。

  并不打算深思味道的来源,也许是不想知道结果亦或者别的理由。瑟兰迪尔只是将问题归结到了果酒上,打算明日再去调查清楚。

  带着沉重的身体回到了房间然而陷入梦境后却骤然变得轻盈起来。


  呼吸逐渐平缓,坠入了满是纯白的柔软中。

  如同漫步在遍地鲜花盛开的花坪上,酒宴上所闻到的香气此刻清晰明了起来,自己此刻身处的地方正是气味的来源。

  漫无目的的行走着,瑟兰迪尔情不自禁的停下脚步弯腰去抚摸那些稚嫩的花瓣,但那触感却如同肌肤般细/腻。伸手摸索着,埋没在花潮中的身影渐渐浮现,带着摄人心魄的甜腻香气随着拉扯的动作逐渐靠近。

  两瓣柔软轻轻触碰自己的双唇如同试探般啄吻着,带有花香的吐息全数扑来蛊惑了思维。身体不受控制的顺势将其压/倒,毫不在意那些被蹂/躏破碎的花瓣。被拨撩起的炙热埋入花芯深处汲取甘泉般的蜜/汁,在有所缓解后却又贪得无厌的索取。

  瑟兰迪尔俯身轻咬小巧的喉结,过于娇嫩的肌肤在被唇/齿轻划过后边有细小的血珠渗出,沿着洁白无瑕的脖颈滑落至脊背最终滴入那湛白无染的花堆中。

  随着动作的愈发剧烈伤口撕裂的更深,大量的深红从中溢出,身旁的花朵逐渐变成鲜红色。浓烈的血腥味与甜腻的香气混杂在一起刺激着神经,体内最深处的渴望仿佛要将他吞噬殆尽。 

  为什么这份肌肤能够与自己如此紧密的贴合在一起,宛如拥有生命般紧紧吸附着手掌。

  为什么对方口中流露出的低/喘如此动听令自己心动,就像梦寐以求的嗓音在耳边呢喃。


  那身影如此熟悉。

  那声音侧身可闻。




  他是……

  身体的焦灼感终于有所缓解,缓出一口长长的吐息,









  “…………莱戈拉斯?”

   彻底沉陷入由香气构成的幻梦中的精灵王忽然惊醒,汗水浸湿了他的额角,但即便做着深呼吸也无法平复他此刻猛烈的心悸。

TBC.

评论(14)
热度(51)

© 不知不無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