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eren】Flirt with me


食用注意:*主cp:simon x kieren(复生)

               

                  * 附加角色:freddie(香蕉)

              

                  *五十度灰设定


=================================


part ①



  由于出门时纠结着装的原因而耽搁了一会,目送着要乘的巴士离开直到下一班来,到达目的时候距离开始时间只剩下了十分钟。

  走进办公楼时正对自动门的电梯碰巧就要关合,他急忙跑上前按下了上楼的按钮才勉强赶上。

  电梯里只有三个人。

  从外面刚进来的,穿着沾上黑色油墨的黄色工作服,到公司里运货的搬运工。衣服得体干净整洁,妆容精致带着淡淡的香水味,就连秀发也被一番仔细的女性职员。

  男孩看了一圈这才发现自己在这个地方是有多格格不入,只要稍加注意就能发现他因为过度紧张所表现出的神情。

  放在柜子里许久不穿的衬衣被重新拿出来,仍残留着柔软剂的淡香。随意套了件藏青色的低领毛衣,牛仔裤被洗的发白并变得有些松大。因为糟糕的睡姿而翘起的发梢只是被随意的梳理,最后披上米黄色格子的休闲运动外套,与同色系的板鞋相衬。

  尽管花了很多时间去思考怎么穿着,但这身害的他差点迟到的用心打扮并没有如愿的体现出社会人士的样貌。反而到处都透露一股刚离开校园的大学生气息,事实上正是如此。

  作为文学系的毕业生,kieren·walker思索再三后决定先在西雅图和原本就在学校里内是室友的freddie租住一段时间。

  朋友找了份不错的工作,薪水厚道,而且当一名记者能够让你有机会接触到很多人。kieren却处处碰壁,果然一个专业对口的工作并不是那么好找。

  今天的采访本应该是由freddie来的,但体质一向偏差的室友离上次感冒痊愈的三天之后在今天再次发了低烧。

  “拜托了,这次的采访绝对不能错过!”病人freddie躺在床上眼睛盯着电视目不转睛的对自己这么说,“你不会拒绝我的,对吧?”

  怎么看都不像身体不舒服的样子,但想到对方已经熬了几晚赶文稿也许真的需要好好休息一下,kieren想了想还是没有拒绝。

  他并不是不明白freddie一直找借口就是为了能让自己有更多的机会与别人接触,却没什么起色。

  但现在,他开始后悔鲁莽的答应freddie的请求了。而且如果可能的话,他真想立马拔腿离开这里。电梯门打开的瞬间kieren就退缩了,原本昂昂的斗志熄灭了大半。

  灰白色调的涂刷让整个空间都沉重起来,巨大的黑白色壁画悬挂在入口处让人有些悚然,员工统一的黑色制服不难看出管理人严谨的作风。

  这里与自己以往所接触到的全然不同,只让人觉得透不过气。像是到了一个全然陌生的世界,kieren踌躇了会后才鼓起勇气走到柜台前。

  “你好,我是上个月前就已经预约过的西雅图日报的记者,来…来采访simon先生。”说出名字时kieren打了个顿,显然他没有为今天做充足的准备工作,就连对象的名字都有点记不清。

  将证件交给前台,纸张的边角因为他紧张之下的揉折皱了起来。

  “好的,请稍等。”前台的员工查看了一下男孩递出去的证件,在电脑上验证过后用座机打了个电话。等了大概有三四分钟,一位面容精干的女性带着kieren走到了一扇门前。

  “simon先生为您空出了十分钟的时间,他正在办公室等您。”

  这时间对于五个问题而言稍显急促,但如果不拖拉的话还是能够完成的。kieren在推开门前深吸了口气,他对所要采访的simon先生了解的并不多,只能以一路上的感受来调整状态。

  在打开门的刹那kieren以为自己来到了如同瞭望台般的房间,一览无余的远景完全的展现在眼前。透过巨大的落地窗能够清晰的看到外面昏暗的天色以及建筑林立的西雅图。星星点点的灯光漫布绵延点缀其中,以及高架上川流行驶的车辆都完全体现出了城市的生机与发展。

  挺拔修长的身影正现在窗前观赏着这一切,黑色背影与深灰的巨幕几乎就要融为一体。似乎是还未察觉到自己的存在,对方并没有转过身。

  kieren一边想着如何打招呼一边迈开了步子,却没意料到门后还有半截凸起的台阶。他因为失去重心摔倒在地而发出了一声痛呼,而成功的吸引了对方的注意。

  男人快步走到kieren面前,牵着男孩的手慢慢将对方拉起身,举手投足间的绅士气度展露无疑。

  抬起头的瞬间kieren便觉得自己的目光被瞬间钉在了男人身上,牢牢的无法移开。与其说是难以接近倒不如用冷漠来形容,尽管对方施与关心但kieren仍然觉得难以接近。

  修剪整齐的短发被仔细的梳理,得体的西服只解开了喉口的第一粒纽扣。墨绿色的领带与男人略显苍白的肤色搭配的恰到好处,颧骨因为瘦削的双颊而有轻微的凸出却只使整个面部轮廓越发深邃俊美。

  “你还好吗?”快步走上前将,simon语气关切的问道。这个全身上下散发着禁欲气息的男人有着沙质暗哑的嗓音,正与其形象完美的符合。

   但只有那双眼眸却令kieren始终不敢抬眼直视。

  “…我想是的。”膝盖仍然在隐隐作痛,但也是自己的粗心所造成的。跟着男人在座位上坐下,kieren开始觉得对方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冷漠。

  “你好simon先生,我是kieren。”

  “你不是freddie?”

  “他是我的室友,因为感冒所以我代替他来。”
  
  “好吧,看样子你比采访开始的时间迟了五分钟。”simon看了眼手腕的手表。

  “抱…抱歉。”对于自己的失态感到惭愧不已,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无意间咬紧了下唇,脸颊涨的通红。

   左手支着下巴看着记者的simon在注意到这一小动作后饶有兴趣的微微挑眉。
   
   打开录音笔,将本子翻好。在准备提问时kieren却绝望的发现自己带的笔一定是因为刚才的那一跤不知道甩到哪去了,不知所措的看了看周围都没有发现笔的身影。

  他从没有一次采访像今天这般失败,忐忑到如此也是从未有过的。

  “你很紧张。”看着kieren瞬间僵的动作后simon立刻意识到了原因,他唇角扬起细微的弧度。拿起桌上的一支铅笔递给男孩,随后才回到办公座位上坐下。

  “……是的…”接过笔后kieren又低下了头,对方所散发出的强烈气场压得自己甚至迎上目光直视。那双如同狼眸的浅灰色眼瞳带着绝对的威严,从不掩饰其中掠夺的欲望和野心能将一切心智吞噬。

  “你应该紧张,每个看到我的人都会这样。但说出来的,你是第一个。”翘起腿换了个坐姿,simon面带闲逸的将胳膊搁在扶边上,“采访还不开始?”

  仍未从男人的那句话中回过神,kieren直到simon说出本该是自己说的话后才恍然。

  “呃…那么你准备好了吗?”

  “随时都准备着。”

  展开另一张写着问题都纸张,“这些是由报社提出的特殊问题。”念完这句话后kieren抬头看了眼对方,男人只是点头示意继续。

  “你将要参加伯顿学院的毕业典礼?”

   “是的,我会在毕业典礼开始时演讲。”
   
   将信息在本子上记录,kieren习惯性的咬住笔杆的末端,“…你如此年轻就掌管如此庞大的帝国,请问你是如何…”

  “如何做到这么成功的?”抢先一步说出了后半句话,simon满意的看到了kieren惊讶的神情。

  “是…是的…”不可思议的看着男人,kieren觉得他给simon擅自贴上的几个标签里还应该加个灵敏。

  “首先我善于演讲,鼓舞激励人心,从他们最容易切入的点出发,逐步递进。”男人停顿了一会,看着急于做记录的kieren。这类问题他回答的次数实在是太多了,答案早已烂熟于心,“我欣赏人才,会在发展他们能力的同时挖掘巨大的潜力。但他们必须按制服工作,无一例外。”

  “…所以你是个控制狂?”simon说了一大段话kieren听懂的却只有一半,在话出口后才意识到自己无意间问了个十分失礼的问题。

  但simon却并不在意,他站起身走到男孩身旁的沙发上坐下,“我控制所有事情,kieren。”

  在男人一步步走近时kieren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巨大的压迫感随着靠近而完全笼罩住了全身。就像一只猛兽正虎视眈眈的靠近猎物,随时都能将自己轻易的捕获囊中。
  
  “…请问,simon先生你是gay吗?”想也不想的问出了下一个问题,kieren忽然瞪大了双眼低头再次确认了一眼题目。题目是他今早才拿到的所以并没有太仔细看,而白纸黑字清清楚楚写着的就是这句话,男孩窘迫的看着对方。

  显然也是被这个问题弄的有些出乎预料,simon先是愣了愣,随后才蹙眉,“你认为呢?”

  “我…我不知道……”

  kieren确实是诚实的回答了,simon很少有见到像这么单纯的人。他原本只是想像以往接受采访时那样板着脸,顺便吓唬这涉世未深的小伙子,却还是在质朴的对话中宽下了心。

  以为气氛因为自己的那个问题而陷入了微妙的僵持,kieren感觉到男人已经对这些问题感到不满,他顿时不敢再继续问下去了,幸好只剩下了最后一问。

  “我只做我想做的事。”低沉的笑声伴随着声带的震动响起,“这个答案你还算满意吗?”

  连忙点了点头,也不管这句话的含义,kieren只是迅速在本子上记下。

  缓慢的直起身看向男孩,simon有些厌倦这些如出一辙的采访题目了,他向男孩提出建议,“与其问这些问题,为什么不问问你想知道的?”

  “什么?我?我…并没有,特别想问的。”正因为气氛的缓和而松了口气,但男人不按套路的出牌让kieren惊慌的差点咬到自己舌头。

  “跟我谈谈你吧。”看着kieren慌乱的神情,simon嘴角翘得更上。

  “我并没有什么好了解的…”再次揉折起纸张的边角,kieren忽然害羞的笑了起来。他实在搞不懂一个衣着品位差到极点,一头亚麻色卷毛的人有什么值得男人感兴趣的地方,“…你看看我。”

  “我正在这么做。”几乎是毫不犹豫的接话,冷色的双眸从未离开kieren。

  停下了挠头的动作看着simon,笑容顿时从脸上消失,kieren意识到对方这句话的本意绝对没有自己理解的那么简单。

  “simon先生,下一场会议就要开始了。”开门声突兀的闯进两人的对话间,刚才带kieren进来的秘书推开了门提醒时间。

  “请取消,我们还没有结束。”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回答,simon甚至连目光也没有移开。

  “好的。”

  “等等!simon先生,我不能耽误你的时间…”看到男人因为这由于自己而拖长的采访而推脱掉了行程,kieren急忙站起身满怀愧疚的想要制止,只是对方表示只是一场会议而言并无大碍。

  让男孩安心在位置上坐下,simon弯下腰将两人之间的距离缩的更近,“你也是新闻系毕业?”

  “不,我主修的是英国文学。”

  “告诉我是夏洛蒂·勃朗特、简·奥斯汀还是托马斯·哈代让你爱上文学的?”

  “哈代,我喜欢他的风格。”话题转到自己所感兴趣的方向,kieren明显放开了许多,淡淡的笑意再次浮上他的脸颊。

  “但是我会猜夏洛特,”simon打趣的说道,两人相视一笑。

  在轻松的氛围中kieren顺利问完了最后一个问题,经管每个提问枯燥的就连他自己就觉得无聊。收拾完东西后男孩起身准备向男人道别离开,却在走向门口时被simon喊住。

  “你毕业后的计划是什么?”

  有点惊讶于这个问题,但出于礼貌kieren还是停下了脚步作出回答,“我会努力找到一份工作,然后在西雅图定居。”

  “嗯…不错的计划,但我觉得还有更完美的方案。”让秘书进来带kieren离开,这是simon这次采访的最后一句话,却是说给男孩本人听的。

  直到电梯门合上kieren一颗绷紧的心才彻底放松下来,长时间的维持紧张状态已经让他几乎要脱力了。

  目送kieren离开办公室后simon发现这个粗心的记者再次遗落了东西。拿起座位上的证件,照片中的男孩绽放着灿烂的笑颜。他让秘书将对方的联系方式全部记录好,随后再次坐回了桌前。
  
  虽然早已离开了办公室,但kieren却始终觉得那身影在脑海里挥之不去。长长的呼出憋着的一口气,他不断的在心里提醒自己,反复做着深呼吸。

  然而这些似乎在这时全都失了效。

  脸颊无法抑制的开始发热,滚烫泛红。每每与男人目光交接他的指尖都会一阵酥麻,心跳也偏差了原本跳动的频率,却与电梯到达楼层所响起的提示音合为同拍。

  阴沉的天气伴随着时间渐晚而变得更不容乐观,陆续响起的雷声伴随着绵延的轰鸣扩散开来。在一道响彻云霄的雷鸣划开浓密的乌云后大雨倾盆而下,不一会世界便沉浸在落下的雨点声中。

  走出大厦的人陆续撑起了伞,没有雨具的人则是快步跑开寻找避雨处。

  kieren却毫不在意的奔入大雨,冰冷的水滴拍打在他炙热的几乎要渗出血珠的双颊上。享受着沐浴在雨中的舒畅,片刻的清凉感这才让男孩心中肆虐沸腾的思绪得以平息。


TBC.


-------------------------------------------------


眼睛的图实在太美了!!!!

真的是画如其名!吉伦的双眼绝对是最传神的地方!

谢谢你的图让我再次重新燃起了爱sieren的❤呜呜呜呜

新坑不定期更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5)
热度(45)

© 八万斤扇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