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花】——(名字还没想好


食用注意:

*复生梗(丧尸)

**第一人称注意

*似乎有点冰恋?【不知道算不算…

*以上没问题就请往下看吧

============

  夜幕笼罩着这片废墟,由倒塌大厦内的钢筋碎石所构成的水泥丛林使得到处都透出诡异的氛围。积水细长成串的从断口滴下,掉落到地面的小片水滩上发出清脆的迸溅声。碎裂的玻璃溅上了泥泞的水渍,那是大雨过后所留下的痕迹。

  孤身一人的主人公手持枪支在其中缓慢探索着,他需要尽可能快的救出遇难的同伴并时刻提防着埋伏在阴暗处的袭击。

  靠着腐烂躯体苟活残存的怪物会出其不意的现身,狠狠咬破你的脑壳,在意识仍清醒的时候狼吞虎咽的享用起仍然炙热的脑浆。

  周围如同死一般的寂静,再没有第二个呼吸声响起,鞋底与沙砥的摩擦声被空旷的场地无限扩大。时间不停的流逝,主人公迅速意识到如果再不找到同伴他很可能也要葬身于此。

  他似乎在前面的一片水泥快掩盖住的废墟中听到了动静,试探性的呼唤了几声却只听到微弱的声响。心急火燎的搬开那些碎石块,等到精疲力竭的挖出他的‘同伴‘时,一只皮肤干枯脱落露出深褐色血管的手早已扼住了他的脖子。

  巨大的冲击将主人公扑倒在地,缺氧所造成的眩晕感令他几乎快要抓不住枪。地上的玻璃渣划伤了他的胳膊,随着空气逐渐弥漫开的血腥味开始吸引更多的怪物前来。

危在旦夕的主人公似乎就要命绝于此,但信念鉴定的他又怎么会如此轻易的向命运认输。

只听BGM一变,像是忽然变异了的主人公抬脚将压在他身上的丧尸踹翻在地,随后就如同开了挂般开始吊打那些陆续前来送人头的炮灰并顺利救出了队友。

  好了,以上就是普通丧尸生存电影通常所使用的套路。尽管剧情老套,主角怎么也死不了,但我却特别喜欢看这类。

  当然如果我的角色不是作为被打的那一方,我觉得我会更加喜欢这种片子的。

  大概是在几个星期前,本该在地下安分躺着的我忽然又睁开了眼睛从泥里爬了出来。你可以想象一下我头发上全是泥,各种虫子在身上乱爬的狼狈模样。据他们所说这就是我被发现的时候样子,比一个两年不洗澡的流浪汉还要邋遢,事实上更糟。

  接受了大概差不多一周的机能辅导后我又重新回到了人群中,开始崭新的生活。几天过后我已经从震惊中彻底缓过神了,因为像我这样的人并不是唯一,基本上只要出趟门就会遇见五六个同类。

  看到这你可能会觉得我是在开玩笑,但这种死而复生的事就这么发生在我的身上了。迎接我的世界已经接纳了死者与活人共同生存,电影中丧尸那种凶恶的形象也逐渐被人淡忘。

  如果不是皮肤白的就张白纸,瞳色一律是浑浊的黄色,我们看上去就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说到这里我有必要庆幸一下自己只是败在了癌细胞手上,因为各种意外死亡的人不胜其数。一些人为了接下来的生活会做个整容,但也有像隔壁德森太太那样愿意保持原状只为提醒自己别再犯同样失误的,那张由于车祸毁容的面孔就连我也不敢多看几眼。

  所以出于友好相处不吓到别人的目的,在出门之前我们还是会使用配发的有色隐形眼镜和粉底将自己打扮的更像活人一点。

  完全适应后的生活就如同以往一样,新的生命新的体验,唯独不变的就是便利店那个讨厌的家伙了。

  “奥兰多!”他又开始叫唤了。

  “奥兰多·布鲁姆!你是爬出来的时候耳朵被泥堵住了吗?我在叫你!这种服务态度我可得向你的管理人投诉了!”

  这个混蛋!如果现在不是在工作时间我会很乐意跟他打一架的。

  将手里正在摆放的包装盒放到架子上,我冲到他面前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用自认为已经是最凶狠的表情怒视他,“如果你要买玉米片,请到从门口往里数第二个走道里找,原味和椒盐在左手排,芝士烧烤在你的右手边!”

  不经意间我的肺活量什么时候变这么大了,一口气到低的说出这么多话后我自己也暗暗吃了一惊,更别提他。

  似乎没意料到我会这么果断的阻止了他想找的茬,李佩斯愣了一会才悻悻的走开。

  看着这家伙吃瘪的样子真是心情舒畅,说不出的那种。以前我可是对他厌恶到了极点,好比你走在他身后就有种想冲他屁股踹一脚的冲动。因为他特别喜欢没事找事,还专门找我的事。

  说感觉不到这其中的意图是不可能的,但如果换作是生前的我绝对不会往那一方面想的,何况那时候的身体也不允许我这么做。

  现在?说实话我还没考虑过,因为我不知道他是否对这样的我还保持着兴趣。

  “你今天气色不错。”

  “你见过有气色的死人吗?”

  在结帐的时候他显然是想和我搭话,但却找错了话题。被我反驳了一句后人群里依稀有嗤笑声响起,李佩斯有些兜不住脸了,但他还是尽量的维持住语气的冷静跟我说了最后一句话才快速离开。

 

  “如果你今晚有空,我能见见你吗?”

  妈呀,我难以置信这么过时的话会从他的嘴里说出来,因为李佩斯看上去就像个情场高手,谁知道有多少人为他沉醉却又心碎。

  尽管嫌弃的不行但我还是照做了。

  在下班前我发了个消息给李佩斯,他很快便来到了店门口。

  “你想跟我说什么?”

  “我们必须得现在这儿吗?为什么不换个地方?”他看了看人来人往的门口有些为难的说道。

  “你想把我带去哪?以你的作风来看…一定会把我骗到一个小巷子里打一顿,因为我今天让你吃瘪了。”我忽然自顾自的说了起来,设想了无数种可能,“接着你会趁我神志不清的时候趁热…哦不,是趁凉……”

  “够了够了,奥兰多!”是在听不下去我的玩笑,李佩斯皱眉阻止了我,“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和你说。”

  “好吧,现在这地方可以吗?你想说什么?”

  经过协商之后我们来到了距离便利店不远的公园里,这里照样会有人走来走去,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奥兰多,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当然这大部分都是因为我的态度引起的。”

  “算你今天说了句对的。”我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这时候李佩斯忽然不说话了,诡异的沉默弥漫开来。

  “对了,今天的玉米片…两包应该打九折,你没跟我算……”

  “…李佩斯,如果你就是想跟我说这个,那以后你都别想约我出来了!亏我还把下班时间留给了你!”

  这家伙明显有话想说,但却因为太紧张居然开始说起了题外话。我可不是专程来听他抱怨的,更何况价钱我也是不故意算错。

  “……当我知道你复生之后我差点就要冲到你家了。”

  “你是想再把你的对头重新按回土里吗?”我总是不合时宜的开起玩笑,尽管我也不想这么做但却控制不住。

  “不,”幸好他没在意这么毁气氛的话,只是摇了摇头,“我忍住了,忍着没有去找你。不管你以前有没有察觉到,我现在都要向你坦白。”

  他闭上眼睛做了个深呼吸,随后像是终于下了决心般目光直直的盯着我。从没见过他这么认真的表情,我不由自主的也跟着紧张起来。

  “我喜欢你。”说完后就像如负释重般,李佩斯的表情瞬间放松了下来,接着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这句话我很久就想跟你说了,但却没能来得及,而这几天我也一直在思考要不要说。后来我明白了,我简直愚蠢到家。你就是你,无论是以前的还是现在的,我喜欢的是奥兰多,而且非他不可。”

  等等,这个红着脸告白的纯情大男孩是谁家的?这和我印象中的李佩斯的画风可不太一样。我的脑子有点转不过弯了,他这是疯了吗。我可是个只要一不高兴就能吃了他的丧尸,而他居然有胆子说出这些话,还是在独处的时候。

  如果换做是以前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拒绝,以泄以往的愤恨再转身离开。但现在的我早就不是这么打算的了。那些恶作剧,好吧我喜欢他这么做。不管是针对我还是别的什么,他都只是想引起我的注意罢了。

  可是李佩斯完全不用这么大费周章,因为我好像早就先一步喜欢上了他。

  “你平时那股嚣张劲哪去了?说出这话可意味着你得每天握着冰凉的手,夏天冬天都必须得开着空调,还要保证每顿都有新鲜的肉类。”我尽可能的用眼神暗示李佩斯我已经接受他的事实,“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然而他只是看着我,此刻我真的想大喊一声“我的天呐”!因为这个混蛋,我都说到这份上了他居然还在装傻!

  实在没辙,我只好双手一摊对他也坦白,“好吧,我是说,为什么不试试呢!”

  当李佩斯抱住我的时候我忽然很想知道他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但现在已经无所谓了。我仰头看着他,只觉得那扬起傻笑的嘴角真想让人抓住亲一口。

end.

==========

嚼嚼生日快乐!!!你真的很好!我超喜欢你!!

祝你学业进步,考试加油啦!!

♥♥♥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13)
热度(39)

© 八万斤扇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