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花】 Pirate and Rum

食用注意:

*海盗船长佩佩x副舵手开花

*900fo感谢

*通篇肉我也没啥好说的了,大家吃好喝好duang!

*如果想要高乄清无乄码版的请不要大意的私信我邮箱地址ε-(´∀`; )

=========================

  海上生活并不像人们想象中的那么枯燥,也不是过着只将腌制品以及水果作为食物和缺乏淡水的日子。他们偶尔会抢夺别的船只上的金银财宝去岸上购置些啤酒和熏肉,极少数实在闲着蛋疼的时候会冲别的同行开几炮挑衅一下。

  别觉得奇怪,这种事不就是海盗专干的吗?

  在玛丽安海域成功劫乄持了一艘货船后这群海中强盗算是狠狠赚了一票,只不过诺特勒斯号上的家伙们似乎更懂得怎么消遣。

  酒会从日落时分便开始举办,直到星粒璀璨夜空也才正进行到高乄潮。他们向来都是这样,狂欢庆祝到精疲力竭为止。钱袋满盈后在聚餐上痛痛快快的喝个叮咛大醉,面红耳赤的睡个舒畅第二天继续以最好的状态进行海上的狩猎。

   尽管桌上玲琅满目的摆放着些平时很少吃到的食物,但副舵手还是觉得自己没什么胃口。刚才吃的一块淋着柠檬汁的奶酪已经让他食欲倒了大半,也不知道是谁想出来这么补充维生素的馊主意。配着木菠萝小口小口的喝着朗姆酒,他觉得这是自己现在唯一吃的下去的东西。

  海盗们手拿满满的黑啤勾肩搭背的站在一起大声的唱着歌,手里拿着熏制的咸肉时不时的咬几口。个别几个直接站到了桌上跳起了舞,脚下的蔬果全被踢得乱七八糟。

  这片闹腾的景象副舵手也不是头一次见,只不过每次都被这群醉汉吵的头疼。他叹了口气站起身,打算做点事分散下注意力。

 

  搬着被倒空得差不多的酒桶,奥兰多挤开三两个聚在一起喝酒的船员向门外走去,但显然那几个人已经醉的神志不清,在嘴里支支吾吾说些什么的同时硬是往他跟前塞酒杯。

  双手拿着酒桶不好推托又被挡着去路没法离开,奥兰多只能试着往后退几步打算绕开这几个醉汉。他慢慢的向后移动,臀部忽然被不轻不重的啪了一下。副舵手立刻吃惊的叫起来,不慎撒了手中的酒桶。空了大半的酒桶狠狠砸到了脚上,重量足以让他吃痛的吼出第二声。

  右脚因为刚才那一下痛的发麻,奥兰多抓着脚原地蹦跶了几下却重心不稳的向后倒去。隐约听到了声闷哼,副舵手意外的发现自己摔倒在地竟然一点也不痛,他好奇的坐起身看了眼才发现身下有张‘肉垫‘。

  “咦咦咦!sir?你还好吗,”手忙脚乱的站起身,奥兰多的脸色刷的一下变得像吃了口苦瓜一样难看。如果是其他人也就算了,但刚才被他当成‘肉垫‘的可是他亲爱的船长啊。

  一反平日里威风凛凛的样子,李佩斯现在整个人平躺在地上轻声哼唧着。手里拿着的酒洒了一身衣服湿了大片,酒杯也被甩的老远。

 

  “奥…奥兰多……我是不是,被谁撞倒了……”迷迷糊糊的打了个酒嗝,李佩斯眼神发飘的看着自己的副舵手。

  “不不不,”绝对不能让对方知道他是被自己一屁股坐倒的,否则可有好果子吃了。奥兰多情急之下随便找了个借口,“…你是刚才自己撞到柱子摔倒的。”

  “可我怎么…感觉不到痛……”条件反射的伸手揉了揉额头,船长觉得自己该痛的地方不痛,倒是肚子有点疼。

  惨了,要被发现了。

  就在手足无措的时候奥兰多突然急中生智,毫不客气的冲李佩斯脑门上呼了一记,“现在痛了吗?”

  “嗯……”又揉了揉头像是确认般,这回是真痛了。在酒精的作用下李佩斯似乎暂时忘记了现在所处的场合,他在地上扑腾了几下忽然撅起嘴冲罪魁祸首说道,“…痛你不给我吹吹吗?”

   这下奥兰多直接傻眼了,没想到这种私下里的小动作这家伙居然就这么毫无顾忌的给秀出来了。他站在原地无奈的看着那个船员口中冷峻的船长拼命撒娇的模样,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万般纠结过后奥兰多还是决定把这个麻烦的大家伙给送回房间去,免得再在外面做出什么丢人的事。

   “sir?你能坐起来吗?我送你回……啊!”奥兰多伸出手准备把李佩斯拉起身,却被对方仗着力气大直接拽倒。胸膛紧贴再加上就在耳边吹拂的热气,副舵手瞬间不争气的红了脸,他挣扎着想要爬起身却被按的更牢。

  “副舵…”醉酒后低沉的嗓音变得有些软糯,带着浓浓的鼻音。李佩斯咬住奥兰多通红的耳朵,双手不安分的抓住了对方的腰带,“我硬乄了……”

  你这事跟我说顶个毛用,奥兰多不禁在心里吐槽到,“你起来,我去帮你找人…”他发现自己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语气居然酸溜溜的。

  “不,不…我只要你。”语气平缓饱含深情,不管是被酒精冲昏了头还是酒后吐真言都着实让奥兰多感动了一把,但紧跟其后极毁气氛的酒嗝令他立刻就炸了毛。也不知道身高比船长差了一截的副舵手这时候哪来的力气,直接挣脱开顺便把大个子撂了起来。

   旁边围着的一圈看热闹的船员忍不住爆发出了阵阵喝彩声,没醉的差点以为自己醉了,喝醉的已经开始认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

   走廊上也横七竖八的躺着几个醉倒的船员,奥兰多用脚将他们拨到一边艰难的跨过。

   在走过左手的拐弯口后李佩斯迷迷糊糊的转醒了,他忽然凑在奥兰多的耳边口齿不清的说道,“我有个,秘密…非常重要,你得保证……绝对不向别人说出去!”

   “…好的好的,我保证。”无奈的答应下来,副舵手表示洗耳恭听。

   “…哦……我得保密,不能告诉你!”说完后李佩斯又醉晕了过去,一点没有把自己衷心的部下耍了的内疚感。

   “……”副舵手有那么一瞬间打算把这个满身酒臭的糙汉子拖上甲板丢进海里任其自生自灭。

   扶着大个子跌跌撞撞的回到房间的时候,奥兰多整个人已经红成了只全熟的虾子。一路上李佩斯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一直往他衣领里吹气,顺带着啃几下揩油。

   “sir?你还醒着吗?”将李佩斯放到吊床上后奥兰多发现对方一下子没了动静,他斗胆拍了几下船长的脸,“sir?”

  李佩斯皱眉揪住湿漉漉的衬衣,像是被人扰了好梦般哼唧了几下接着又恢复到挺尸的状态。

  看对方穿着这一身睡觉肯定也不好受,奥兰多任劳任怨的拿了件干净的衣服打算给李佩斯换上。将皮夹外套脱掉之后他忽然停下了动作,盯着李佩斯的脸又看了一会才继续解衣扣。

  褪乄去最后一件衣物后奥兰多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眼前的躯乄体就像是按最完美的比例琢刻成的雕塑。他的目光贪乄婪的往返于饱乄满的胸乄肌和精瘦的腹乄肌,全然没注意床上的人不知何时睁开了眼睛盯着自己。

  “好看吗?”李佩斯有些好笑的问道。

  还没从惊艳中缓过神来的奥兰多木讷的点了点头,又看了一会才恍然大悟的转过头怒视这个装睡的家伙。

  “你根本没有醉!干嘛还装睡!”羞愤的瞪着李佩斯,奥兰多现在几乎想立马在地上挖个洞钻进去,谁知道自己刚才盯着对方半乄裸身体流口水的样子被看到了多少。

  “唔…怪我咯?”耸了耸肩示意自己的无辜,李佩斯冲奥兰多手里的衣服抬了抬下巴,“还有你就想让我这么光乄着?”

  “既然没睡着干嘛还骗我把你送回房间!”仍然沉浸在被欺骗的愤怒中,奥兰多没好气的把衣服丢给了笑得一脸得逞的李佩斯。

  抓住衣服麻利的穿上,船长站起身从后面将自己的船员圈进了怀里,亲昵的啄乄吻对方裸乄露的脖颈,“不然你说怎么找我们能单独相处的机会?”

  “干嘛要单独相处!”闹别扭般的抗拒着李佩斯的示好,奥兰多刚准备推开对方转身离开,却被抵着后乄臀的滚烫乄硬乄物吓得一动也不敢动了,“你,你……”

  “我说过我硬乄了的,”扭动胯乄部不急不缓的研乄磨起来,李佩斯伸手探进奥兰多半乄敞的衬衣内用大拇指揉乄捏着乳乄首。舌尖顺着脖颈凸乄起的脊骨来回舔乄舐,湿咸以及铁锈味混杂在一起的汗液刺激着味蕾。手指轻轻划过对方下体同样隆起小坡的私乄处,“难道你不想为你亲爱的船长做些什么吗,我的小海盗?”

   咬紧下唇勉为其难的转身与李佩斯面对面站着,奥兰多甚至害羞的不敢抬起头对视。他哆嗦着解开两人的腰带,先是将对方的家伙掏了出来握在手心搓乄揉。极高的温度和满布凸乄起的青筋都在昭示着蓄势待发,只乄撸乄动了几下从顶乄端分乄泌乄出的粘乄液就已经沾满了他的右手。奥兰多紧张的咽了口唾沫,将自己同样已经勃乄起的分乄身释乄放出来与对方的紧贴在一起。

  肌肤相贴的舒适感让两人都忍不住连连叹息,李佩斯往前顶乄送了几下使距离变得更近。柱乄头下端的褶皱互相摩乄擦蹭乄动所产生的轻微痛楚与快乄感混杂,小孔中吐出的透明液体黏乄腻在一起在上下的动作中发出滋啾的水声。

  双手撑住墙壁将奥兰多完全欺在身下,李佩斯的眉头时而舒展随即又蹙起。副舵手灵活的手指划过顶乄端及柱乄身将液体均匀的涂抹开方便动作,很好的顾及到了两边。船长对这种由对方为自己服务的快乄感欲罢不能,他一把将奥兰多揉进了怀里加快了速度。柱乄身相互抵住挤压着,皮肤因为大力的摩擦火辣辣的疼痛却只让欲乄望更加高涨。沉甸甸的囊乄袋随着身体的晃动时不时的磨乄蹭着碰乄撞到一起,被从下方托乄起温柔的搓乄揉挤乄压。

  “哦…奥兰多,你做的很好……”李佩斯情不自禁的低声赞叹,褒奖似的贴上对方红润的双唇撕乄扯啃乄咬。硬是将奥兰多压的整个人都贴在墙上仍不罢休,李佩斯靠的越发近让两人贴的更紧。勃乄起的柱乄身被挤在小腹间轻轻的颤抖着,顶乄端被粗乄糙的布料不停摩乄擦,分乄泌乄出的粘乄液中开始混杂进丝缕白色。

  双方的呼吸都开始急乄促起来,动作也从原本节奏性的摩乄擦变成了缓慢但有力的磨乄蹭。船长低下头轻轻的吮乄吸着部下的锁骨,探进敞乄开的衬衣内咬住乄乳乄首舔乄弄啃乄咬直到充血挺乄立。滚烫的吐息交融在两人唇间,吐纳进彼此的呼吸中。

  随着堆积起的快乄感越发强烈,奥兰多终于按耐不住呻乄吟出声,只是他刚发出一丝细微的呜乄咽就被突兀的敲门声完全盖过。世界上最痛苦的事之一莫过于在迎接高乄潮时被打断,李佩斯不耐烦的咂舌,快速的收拾好将奥兰多掩在身后才叫门外的人进来。

  “报告船长,今晚的最后一轮值航轮到您了…”来人刚一进屋就发现房间里船长的脸色都红的不正常,还有身后根本没被遮住的奥兰多。领悟到自己在不经意间坏了人家的好事后瞬间尴尬起来,简单几句汇报完后就匆匆忙忙的离开了。

  “…你还好吗?”从背后探出脑袋,奥兰多有些担忧的问道,在看到李佩斯脸上写着的‘我很不好‘几个大字之后悻悻的闭了嘴。过了一会才又小心翼翼的开口,“要不…我陪你去?”

  副舵手在今晚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为自己不经大脑的话懊悔了,如果能早点料到李佩斯绝对不会只是让他陪着那么简单就好了。

  被充分扩乄张的后乄穴中三根手指顺畅的进乄出着,抠乄挖按乄揉着内乄壁柔软的嫩乄肉。刚泄乄过一次的分乄身在搓乄揉下再次勃乄起,颤抖着断断续续的吐出白色的浊乄液。

  “奥兰多,专心。”李佩斯漫不经心的提醒着自己的副舵手,右手则是恶意的揉乄捏着囊乄袋迫使对方发出几声急促的喘乄息。狠狠瞪了眼嚣张过头的船长,奥兰多正打算让他吃点苦头却因为体内的某一点被碰到而身子软了大半。他半趴在桌上,不禁因为快乄感而惬意的眯起了双眼。

  “很舒服吗?”轻笑着问道,李佩斯看着部下这么温顺的模样心都化了大半。他将对方褪乄至肩头的衬衣又往下拉了点,用布满胡茬的轻蹭着裸乄露的后背令奥兰多痒痒的缩起脖子。蠢蠢欲动的将勃乄起的分乄身抵到穴乄口,沿着周围的褶乄皱缓缓摩乄擦最后才进乄入。

  体内紧乄致的每一处褶乄皱都被硬乄物舒展平整,奥兰多因为下乄体充乄盈的饱胀反射性的直起身体试图缓解那种要被顶穿的压迫感。他向后靠紧贴着李佩斯的胸膛,抬起的臀乄部将分乄身又往里吞乄入了几分。

  因为可观的长度及被刻意放慢的进入速度,每每往里几分括乄约乄肌都忍不住收乄缩着吞乄吐。奥兰多张开嘴大口的呼吸着,顺着嘴角流下的涎乄液被身后的人轻柔的舔乄去。等到分身全部没入时副舵手已经只能靠着背后的那一点支撑站立着,双腿不由自主的颤抖发乄软。

  等到奥兰多适应的差不多之后李佩斯将他的双手按牢在桌上,腰部动作起来大力抽乄插着湿乄滑的后乄穴。囊乄袋间的碰乄撞及臀乄肉被撞乄击所传出的拍打声在狭窄的驾驶室内被无限放大,包括络绎不绝响起的水声不断刺激着耳膜。

  每一下都直直的顶乄到了最深处,李佩斯不留余地的竭力索取着。他将脱力的奥兰多捞进怀里狠狠搅乄动着因为快感蠕乄动个不停的肠乄肉,肿乄胀到极点的顶乄端像是被一张灵活的小嘴吮乄吸着,边抽乄送边抑制不住的吐出白乄浊。

  “你真是太棒了…我几乎边乄插乄边乄射……”发自内心的赞叹着部下身体的美好,却忽略了对方脸皮薄的性格。毫无防备的被一阵绞紧,李佩斯差点把持不住泄乄出来。他赶紧调整好状态捏了把屁股,“嘿,好家伙,你是想让我这么早就缴械吗?”

  作为回答的只是一声轻哼,但李佩斯知道到对方此刻害羞到了极点。他也不再说话,只是陡然加快了抽乄插的速度。索性直接把奥兰多的两条腿提了起来让对方趴在桌上,扭乄动胯乄部连续不断的向穴乄内的最深处抽乄送。

  清脆的肉乄体拍打声有节奏的响起,包括体位的变化使括乄约乄肌含的更紧。李佩斯觉得自己快要抓狂了,奥兰多夹杂着痛呼的呻乄吟声只叫他更加的兴奋,无法再维持残存的理智开始毫不怜惜的蹂乄躏起娇乄嫩的后乄穴。他的大脑一度空白,等到恢复意识时自己已经趴在奥兰多身上喘着粗气了。

 

  “lee……我快被你乄干乄死了……”感觉到身后疯狂的家伙终于恢复了理智,奥兰多立刻抱怨起来。他虽然也有爽到但现在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就像散了架一样,不光酸软无力就连胸口也有点透不过气,“你好重,快点给我起来。”

  “抱歉,不过可是你先挑衅我在先的。”分乄身抽乄出时发出的噗啾声让头皮一阵发麻,红乄肿不堪的穴乄口一时间无法闭合,粘乄稠的白色液体缓缓的流出顺着大腿根蔓延滑下。眼前的美景极大的刺激了李佩斯的视觉神经,他觉得自己刚发乄泄乄过的家伙又开始变乄硬乄了。

  “那我是不是还得向你道歉……哦天,你这个色乄情乄狂!”感觉到重新勃乄起的硬乄物再次挤乄进体乄内,奥兰多绝望的哀嚎起来,“今晚难道做乄的还不够多吗!”

  “当然不够,但我会听听你的意见的。”李佩斯将奥兰多扶起身指了指窗外,船舱内一片寂静,只有几个蜡烛散发着微弱的光芒,“现在他们都睡了,外面没有人。”

  “…那又如何?”奥兰多打从心底觉得李佩斯忽然说出这句摸不着头脑的话一定又在打什么主意。

  “你可以从这里走出去,回到你的房间,咱们今晚就到此结束,”将分乄身又顶进几分,李佩斯轻声凑近耳边说道。海盗本性让他此刻就像是在胁迫那些跳板上的人,警示般的语气不容拒绝,“但只要你一停下,我就开始干乄你。”

  刚才的顶乄撞差点让奥兰多叫出声,如果不是及时的捂住嘴那么记得最近的房间里的人很可能就已经被吵醒了。副舵手因为李佩斯说的这个条件惊诧不已,对方忽然变得这么通情达理让他有点不习惯,但转念一想这实在是太难办到了。奥兰多开始有些怀疑李佩斯到底是真的打算放过他还是纯属在逗弄他。

  “还不走?我可要反悔了哦?”看着部下迟迟没有动作,李佩斯出声催促着,因为他急着想看看对方在这种情况下到底能够坚持走多远。

  颤乄抖着迈出第一步奥兰多就已经难乄耐的皱起了眉头,因为走路而牵扯到了后乄穴的肌肉就像是硬乄物被抽乄出又乄插乄回去般。腿乄软的几乎快要站不住,奥兰多伸手扶住墙稳住身体。尝试性的准备迈出第二步,脚刚一抬起副舵手就因为体内的敏乄感乄点被碾乄压到而呻乄吟出声。身体全然像是被抽走了力气摔倒在地上,奥兰多知道他是彻底没戏了。他坐在地上生了会自己的闷气,然后转身握住李佩斯勃乄起的分乄身吻了吻前乄端。

  “亲爱的奥兰多,这回可不是我不放你走,”早就料到对方走不远,李佩斯此刻笑的就像一只偷了腥的猫。他享受着分乄身被舔乄舐的快乄感,挑眉对奥兰多说道,“说你想要乄我。”

  从刚才开始体内的空虚感就在折磨着自己,失去慰乄藉的内壁无法抑制的瘙乄痒起来,奥兰多立刻仰起头看着他亲爱的船长,“…难以置信……我输了这游戏!该死的,我想要你想的快疯了!”

  对部下的服从感到十分满意,李佩斯将奥兰多抱起身拿起烛台径直向房间走去。熄灯后的船舱内安静的只剩下鼾声偶尔响起,食物残渣和酒液洒的到处都是。虽然明早就会有清洁员来打扫干净,但李佩斯还是看着有点不爽。

  “哦,这个该死的酒桶……”奥兰多忽然看着一个地方嘟囔了声,顺着目光看过去李佩斯发现那个现在被方正的酒桶正是刚才砸了脚的。

  “你居然对一个无辜的酒桶也这么记仇!”船长不禁感叹他怎么会有这么蠢得可爱的部下。

  “因为他砸了我的脚…”又嘀咕了几句后奥兰多忽然想起来,酒桶之所以会砸到脚是因为在那之前有个臭不要脸的流乄氓摸自己的屁股!

  故作镇定的不去对上副舵手刀子一样的目光,李佩斯走上前在酒桶上坐下,将奥兰多抱在怀里试图转移话题,“那我们现在就来惩罚他吧。”

  因为残留乄精乄液的润乄滑作用,这次的进入格外顺利,而正坐着的姿势也让分乄身被吞乄得更深。李佩斯将下巴搁在奥兰多的肩上,双腿挤乄进对方的腿间将其撑得门乄户乄大乄开。

  “你疯了吗!这里随时可能有人来!”奥兰多刚想起身反抗才发现已经太迟了,他现在恨不得将手里的烛台扔在对方身上。

  “只要你轻点声,不会有人发现的。”拿过部下手上的烛台吹灭后放到一旁,黑暗中李佩斯的声音变得如同魔咒般蛊惑人心。

  由于是双腿被乄迫分乄开的姿势,奥兰多现在只能安分的坐在腿上任由对方将自己顶乄撞起伏。李佩斯倒是很喜欢这个姿势,他是强盗,是主宰者,所以在掌握全部控制权的同时更希望对方能顺从自己的一切要求。

  一片漆黑中奥兰多只能感觉到双手在自己的身上游走,所到之处都仿佛点起了一团烈火随时可能将他燃烧殆尽。而耳边的轻声低语更像是最好的催乄情乄剂,他觉得自己的意识逐渐消散,被更为强烈的欲乄望取而代之。

 

  分乄身快速抽乄动所发出的水声直接撞乄击在耳膜上,紧张与兴乄奋共同迸发的快乄感直直的将人逼上情乄欲的顶乄峰。穴乄口因为持续的侵乄略而开始肿乄胀,却仍在贪乄婪的吞乄吐着硕乄大。被冷落许久的分乄身也得到了很好的照顾,食指抠乄挖着顶乄端的小乄孔刺乄激其吐出成串的粘乄液。

  抓着对方的肩将对方压向自己,李佩斯在猛地一阵抽乄送后将分乄身深深埋乄进了穴乄内。全身的肌肉骤然绷紧,鼓乄胀到极点的勃乄发终于射乄出了滚烫的白乄浊,着实的灌满了深处。内乄壁被高温烫的一个激灵,奥兰多也脱乄力的嘶乄哑着喉咙在对方手中乄泄乄了出来。

------

  “不好了!船长他又醉倒了!”路过餐桌旁的船员忽然大叫起来,他惊恐的发现自己的船长正神志不清的躺倒在地。

  “没事,别去管他!一会就自己爬起来了!”奥兰多远远的瞅了眼,居然同样的把戏还想来第二次,自己是绝对不会再上当的。

  “可是、可是船长他忽然开始吐了!”又是一声惊叫。

  “什么!”这下奥兰多慌了神了,他急匆匆的赶到桌边,发现对方的裤脚已经被李佩斯吐出来的酒弄湿了大半。

  连拖带拽的将人送回房间丢上乄床,奥兰多抱着‘这回都吐了总不可能再是装的了吧‘的想法安心的去拿干净的衣服。

  等他回来的时候却发现吊床上的大家伙忽然不见了踪影,站在原地思考了半会后奥兰多心里暗叫一声不好,只是背后扑过来的人早就把他牢牢按到在了地上。

  “你这个混蛋!”奥兰多挣乄扎了几下发现无果后冲对方怒吼,虽然更多的是在责备自己的失误,通红的脸不知道是因为生气还是害羞。

  “不混蛋我还怎么当海盗?”李佩斯笑的一脸无害,双手倒已经开始脱乄起了奥兰多的衣服。

  不甘的别过脸,副舵手暗暗在心里发誓,

  下次,下次绝对不会再上当了!

End.

==============

谢谢大家这么长时间的关注!

包容拖延症的我拖了那么久的更新和喜欢我有待进步的文字!

如果能办到的话真的希望和每个人都能做成朋友qwq

爱你们!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15)
热度(188)

© 不知不無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