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L】浸溺花潮 part⑤

食用注意:

*花吐梗

*设定改动有

*希维柯尔为私设人物

--------------

part    ⑤

   在推开门之前莱格拉斯仍然有着几分犹豫,因为他不知道自己会得到什么样的答复,也不敢猜测任何一种可能性。心中的不安隐隐作祟令他迈不开脚。面前的门把似乎一下子有了千斤重,双手忽然疲乏的使不上力。

   原本打算着如果可以忍耐的话就尽量不让第二个人知道,但年轻的精灵心里总觉得再这样拖延下去绝对不会单单只是吐花那么简单了。

   距离那诡异的症状头一次发作已经过去了至少有五个昼夜时,然而情况也随之越发严重。吐出的花瓣不再完整并且开始沾染上红色的印迹,喉咙有时沙哑疼痛的根本无法出声。

   踌躇了许久后莱格拉斯还是走进了房间,开门的声响倒是把屋子里正在聚精会神制药的精灵吓了一跳。

   “殿下?”希维柯尔放下手里的药勺扶正歪斜的眼镜,带着一脸不可思议的神情打量着这个出乎预料的来访者,“您怎么会来这?”

   “呃…呃……我来帮我的朋友,询问一些事情。”显然是不善于撒谎,莱格拉斯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眼神因为心虚不停的四处张望。他把所有能看的,包括炉子、书柜、花草全部看了个遍,就怕和这个睿智的精灵目光交接而被识破。

   “原来如此,那么是什么呢?”早就因为王子的到访而喜出望外得过头,希维柯尔倒也没有在意那些不自然的细节,而是立刻对莱格拉斯的话产生了兴趣。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我的朋友他…从某一天开始……开始吐花了,”生硬的将话中的‘我‘改成‘我的朋友‘,精灵时不时的偷瞄几眼看看希维柯尔的反应,“就是普普通通白色的那种,我知道这听上去很像一个玩笑…”

   “不不不,我亲爱的殿下。您朋友的症状我确实有所耳闻…”希维柯尔的表情忽然严肃了起来,他让莱格拉斯先在椅子上坐下,自己则走到用整面墙凿成的书橱里仔细翻找。

   看着对方来回走动的身影年轻的精灵感觉整个心都悬了起来,并且剧烈的跳动撞击着胸口。他情不自禁的揪住了衣襟,明明是合身的尺寸此刻却只勒的让他难以呼吸。

   也许希维柯尔待会就会来告诉自己这并不是什么大的毛病,只要吃点药很快可以治愈,再休息几天就能恢复到从前了。现在莱格拉斯只敢这么自我安慰,他在心底小声的说着这些尽管连自己也不相信的话。

   “抱歉让您久等了!”捧着一本字典般厚重的书放到了桌上,希维柯尔伸手拍了拍上面的灰尘却被呛得咳嗽起来。他打开目录熟练的查找词条,迅速翻找到了相关的页码,“我想您说的大概是…花吐症。”

   “那是什么?”莱格拉斯好奇的走上前,只不过书上密密麻麻的文字使他望而却步,只能抬头询问,“这种病很严重吗?”

   “准确来说,并不能用严不严重来概述。花吐症不同于别的,而是属于心病。如果找到有效的治疗方法很快就可以痊愈,但要是没有的话,就相当于绝症…”逐字逐句的仔细讲解,希维柯尔忽然惋惜的摇了摇头,“可惜这方面的记载实在是太少了。”

   “并没有…写什么治疗的方法吗?”在听到绝症两个字后莱格拉斯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响,像是被人狠狠的砸了一下。他浑浑噩噩的拿过书不放过任何一处细节,但那些文字此刻却只表达着同种意思。

   无药可治。

   “对于您的朋友我感到很抱歉…”爱莫能助的拍了拍莱格拉斯的肩以示安慰,希维柯尔叹了口气拿回书又反复看了几眼。

   “我知道了……”完全一副失了神的模样,莱格拉斯站起身向长者道别随后才向门口走去,“抱歉打扰了…”

   有些担忧的看着年轻的精灵,希维柯尔觉得王子这次来找自己一定另有隐情。他不禁喊住了快步离开的莱格拉斯,迎上对方不解的目光说出了最后一句嘱托,“请不要,千万不要让您的朋友喝酒。”

--

   莱格拉斯在离开后并没有马上回去,而是再次来到了湖边。

   雪季里难得的出了太阳,寒风也逐渐变得柔和下来。温暖的阳光照射在半融化的冰面上反射出耀眼的光点,积雪批裹着薄薄的淡金色光芒。树底的雪融化了大半,露出了浅浅的绿色坪地。

   手指抚摸过粗粝的树杆,深刻的划痕依然清晰可见。莱格拉斯找了块空地坐下,双手抱膝尽可能的将自己拢紧。

   没来由的感觉到一阵刺骨的寒冷,明明沐浴在阳光下却身同如坠冰窟。像是被一层无形的纱网包裹住,缓慢的紧缩所带来的压迫感几乎要让他窒息。

   对方的名字就如同一句魔咒,只要想起莱格拉斯就会猛地心悸。来不及让他缓过神,紧跟而来的便是那种早已熟悉的令自己撕心裂肺的疼痛感。

   花吐的过程不再像以往那么艰难,却换了另一种折磨他的方式。干涩的花瓣沾染上液体后没有了哽咽感,喉咙宛如刀割般的痛楚却与日俱增。

   染上鲜血的洁白花瓣散发出妖艳的美感,但在干涸后只变成了狰狞的污渍。每次所经受的煎熬都仿佛直接施加在灵魂之上,莱格拉斯将脑袋深埋进臂弯内搜寻着任何细微的温暖。

   莫大的悲伤令莱格拉斯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体内的绝望无声叫嚣着随时可能喷发而出。他无比渴望再次回到父亲温暖的怀抱,只是现在自己所持有的感情让他该如何去面对瑟兰迪尔。

   他流不出泪水,因为这一切全都是自己的咎由自取。

tbc.

--------------

久违的更新呜呜呜呜

其实我是卡住了,一直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安排…

不过现在大纲写好了所以应该会一周更新两次qwq

真的很抱歉拖了这么久!!【土下座

没有弃坑的都是真爱……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31)
热度(108)

© 不知不無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