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花】 Butter bread

 

食用注意:

*铁匠佩x人鱼花

*初试童话风

*其实也算是佩莱?

------------------

  躲在厚厚云朵背后的第一道晨曦刚照射在屋檐上,勤劳的人们便早已开始忙碌起来。迎着明媚的阳光越发耀眼,沉寂了一夜的小镇逐渐苏醒。

  他们用甘甜的泉水浇灌花坛中的鲜花,将上好的丝带装饰在每家每户的窗户上,就连那些很少清洗的地毯门帘也都被搓洗的发白重新布置。

  烤面包的香醇与奶油的甜蜜气味交织在一起蔓延至大街小巷,炉子上炖煮着的玉米浓汤散发出诱人香气。

  一年一度的节日自然是隆重无比,伊莎镇的每个住民都想要作出点奉献来表达对丰收的感谢。到处都洋溢着庆祝渲节日的活跃气氛,人们为了金稻节的准备忙上忙下,欢笑声伴随着汗水流淌。

  看着结伴玩耍的孩童嬉笑打闹着从门前跑过,年轻的铁匠却是不由自主的叹了口气。他两手支着下巴,一副闷闷不乐的模样。

   “我们帅气的小伙子今天是怎么了?”面包店的女主人领着一篮刚出炉的面包准备到街上分发,却发现对面铁匠铺的孩子愁眉苦脸的叹着气。她放下竹篮,捋好裙子在门口坐下,“有什么烦心事吗?”

   “哦…安蒂阿姨,”铁匠抬起头看了一眼,随后又无力的垂下,“你知道的,今晚有场舞会……”他的表情更难过了。

  举行盛大的交际舞晚会是每次金稻节的传统,原本只是朋友邻居间的活动,现在却逐渐演变成了带着心爱的姑娘参加的晚会。一直待在这个黑漆漆的作坊里,难得今天能够休息一天,可他哪有机会去找到属于自己的活泼可爱的舞伴啊!

 

  “来吧,别灰心!我亲爱的,没有人能拒绝一个帅气小伙子的示好。更何况是你呢,李佩斯?”听出了对方话里的苦恼,安蒂笑着拍了拍他的肩,从篮子里拿出两块香喷喷的黄油面包递到铁匠的手里,“找到合适的人就送给他一块吧,祝你有个美好的夜晚!”

  夜幕降临后的伊莎镇又变成了另外一副模样,比起白天更加的美丽。无数的彩色灯笼装点在树枝上,星火般的烟花在夜空中绚烂的绽放。

  广场高耸的火堆旺盛的燃烧着,辛勤劳作了一年的人们尽情享受着这难得的狂欢。就在所有人载歌载舞时,孤身一人的铁匠却推着小船到了镇子边缘的湖边。与其和那些有些舞伴的人格格不入的在一起呆着,他觉得乘着小船在湖面上到处闲游更令自己惬意。

   平静的湖面倒映着今夜耀眼的明月,只不过很快便被远处波来的涟漪扰乱。漫无目的的摇着浆,铁匠左顾右盼了一圈四周。

   他只带了一盏提灯和自己的小背包,那是母亲在生日那天送给他的礼物,而现在里面满满的塞着两块面包。

   失落的拿出因为变冷而已经有些发硬的食物,铁匠伤心的撅起了嘴巴。他根本找不到能将这两块面包送出去的对象,更别提找到舞伴了。

   轻轻吹掉上面的灰尘,有些惋惜的张口咬下一块,馅里甜甜的奶油这才让他的心情有所好转。尽管已经变冷但依旧很美味,再加上肚子有些饿,他很快就吃完了一个。

   正当准备再吃块时李佩斯忽然停下了动作,他迟疑的凑近了挂在船头木杆上的提灯,微弱灯光照亮的那一小片水面残留着浅浅的波纹。

   “是河里的鱼吗……”自言自语的重新坐回位子上,却被从船底传来的力度不小的撞击吓得大叫起来。船身左右大幅度的摇摆,湖水不停的拍打在木板上。他害怕的抱住头缩成一团,过了很久才敢抬起身。

   湖面上的波纹渐渐散去,不远处显出了埋没在黑夜中的身影。略微昏暗的灯光还是让李佩斯勉强看清了面前的东西,准确的说,是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男生,只不过却是赤裸着上半身浸泡在湖水里罢了。

   沙金色的发丝在皎洁的月光下镀上了一层银白,附着的水光反射着月色。胡乱的黏在脖子和胸口上,较长的部分漂在水面丝丝缕缕的散开。尖尖的耳朵轮廓显示着来者绝非是人类,略显苍白的肤色是因为长时间浸泡在水里所致。

   “你、你是谁…?”尽管已经害怕的发抖,但铁匠还是拼命镇定的开口询问。不过对方好像听不懂他的意思,眨了眨眼睛只是歪着脑袋看着。偶尔往水里浮沉几下,闷声吐着泡泡。

   耐下性子稍微等了会还是没得到答复,李佩斯快要认为对方不能说话了。心灰意冷的叹气准备示意对方上船顺路把他带到岸上,却在挪动船桨时被冷不丁的抱住了桨片。

   水里的人眼巴巴的看着李佩斯,低下眉梢露出哀求的神情。嘴巴开合了几下似乎是在努力的发声,先是一串模糊的音节,最后才皱眉把话给挤了出来,“i won't…hurt you……i won't hurt you!”接着他挽留般的抓住船边又说了一声,上仰的身体险些再次把小船弄翻。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住手!”心惊胆战的抓住船身两边,好不容易才维持住了平衡。李佩斯实在是对这个大半夜在湖里游泳的奇怪家伙没辙,他无奈的耸了耸肩,“我叫李佩斯,你的名字是什么?”

   饶有兴致得盯着李佩斯的脸看了会,说了几句完全听不懂的话后对方忽然扭头绕着小船游了一圈,期间不停的向里面张望,似乎是在寻找什么。

  仔细思考了一下后李佩斯抓起手边的面包示意,“你在找这个吗?”

  开心的点了点头在水里扑腾起来,水声在安静的湖中央尤为明显。布满鳞片的下半身在飞溅的水花里隐约可见,被提灯的亮光照射到后如星屑般闪闪发光。

  哦,我的天哪。

  李佩斯吃惊的瞪大了双眼并反复揉了揉,他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是真实发生的。在确定这不是幻觉之后他才结结巴巴的问道,“你…你不是人类?”

   这下子倒是很快理解了对方的意思,似乎是为了让李佩斯更直接的明白,对方毫不介意的从水里抬起了自己的尾巴甩了甩。与发色相同的浅金色鳞片以及尾鳍比例恰到好处的连结在一起,脊鳍随着水流微张。后背曼妙的曲线延伸直尾椎,以下的部分被繁密的小鳞片仔细的包裹起来。

   “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抹了把被溅了一滩水的脸,李佩斯情不自禁的赞叹起来。他不由自主伸出手想要抚摸那条美丽的鱼尾巴,却又在半路犹豫的停下。

   长年累月锻造铁器的双手早已布满了粗糙的老茧,而对方看上去是那么的柔软。就像一件脆弱的艺术品,虽然美妙绝伦却只要稍有不慎就会被毁坏。

  他是多么想摸摸看啊,结果最后还是垂头丧气的收回了手。李佩斯将面包掰了一半递给对方,却在看到湿漉漉的手拿住时瞬间满脸黑线。

  用手指撕下一小块递过去,人鱼先是试探性的凑上前嗅了嗅,然后才把面包叼走。简直就像在喂一只小动物,李佩斯不禁这么想到。塞了满嘴却还贪心的继续叼走面包,鼓鼓的两颊随着咀嚼一动一动。

   “好吃吗?”李佩斯不禁问道,看对方吃的那么津津有味他好像又有点饿了。

  人鱼点了点头,他冲李佩斯伸出手指了指手里,又指向身后的湖,将嘴里的最后一口咽下后忽然翻身跃进了水里。慌忙的伸出手想要抓住对方,却只摸到了滑滑的鳞片直接从掌心溜走。

  失落的看着湖面上最后一点波纹消失,李佩斯的心也逐渐沉了下去。铁匠的心思早就跟着那条不知名的人鱼一起游向远处,他知道对方这么离开自己以后就再也别想见到了。

  扶正两边歪斜的船桨,李佩斯最后留恋的看了眼接着准备离开。就在这时一大泼水直接从面前洒到了身上把他淋了个全湿,吓得呆住的李佩斯甩了甩脑袋看着重新回来的人鱼将嘴里衔着的几根东西凑过来。

  有些好奇的接过一看,铁匠惊讶的发现这些居然是生长在湖底的水藻。

  “谢礼!”人鱼欢快的叫了声,用期待的眼神看着李佩斯。

  有些为难的想要解释他们并不生吃这些东西,但是看到那副神情他怎么忍心拒绝。铁匠艰难的张开嘴咬下一块,随着咀嚼表情越发难看,最后痛苦的咽了下去还得勉强表现出很好吃的样子。

  对李佩斯的配合感到满意,人鱼伸手抓住船边示意对方跟着自己。半信半疑的跟着,铁匠意外的发现那只长着蹼膜的手意外的有力。

  不知道划行了多久,可能已经穿过了大半个湖。李佩斯发现不远处有片白色的沙滩,他将船靠岸停好,转身便看到人鱼在水里冲他伸出双手。

  一步步向湖里走去,大概到水面齐腰时铁匠才真正触碰到了对方。细腻的肌肤让李佩斯甚至开始担忧一不小心就会被划破,他在水里揽住对方的腰,缓慢的走向岸上。

  明明看上去很结实抱起来却是轻的可怕,铁匠几乎毫不费力的就将人鱼抱在了怀里。对方身上有着浓浓的水腥气,意外的并不难闻,只是原本就湿了一大半的衣服现在算是彻底湿透了。

  

   远处的天际不知何时泛起了鱼肚白,李佩斯看着怀里的人鱼不舍的问道,“我还能再看见你吗?”露出思索的表情沉默了一会,人鱼忽然双手勾住铁匠的脖子凑上前。两唇轻触,以这种方式回答了问题。

  柔软美好的感觉还残留在唇上,不由自主的舔了舔唇边,除了水藻的气味还带有了一丝腥甜。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之后李佩斯原本就有点发红的脸颊更是鲜艳的像要渗出血,人鱼冲脸瞬间变得通红的李佩斯眨了眨眼笑了起来。

  距离那次相遇已经过去了半年左右的时间,在这期间李佩斯无数次到湖边,就是想再见那条不知名的人鱼一面。

  但对方就像是这么蒸发了一样再也没有出现过,李佩斯几乎就要认为那晚不过就是自己做的一场美梦,但被封存起来的水藻却又在时刻提醒着他。虽然错过了金稻节的狂欢完,但他却收获到了更加美好的经历。

  “李佩斯!别忙了,快来休息休息!”安蒂的呼唤打断了李佩斯的回忆,她把对方叫到门口,兴冲冲的塞了块热乎乎的羊角面包,“我特意给你加了奶油哦!”随后她像是想起了什么,忽然凑近低声问道,“上次给你的面包,送出去了吗?”

   动作停顿了一下,李佩斯想起了人鱼那时候欢快的模样。他笑着点了头,又咬了一口。

  “我就说,绝对没人拒绝的了!”可那是他自己要吃的不是我送的呀,李佩斯在心里哭笑不得的说道。

  “镇上最近搬来了一户人家,特别爱吃黄油面包,我得赶紧给他们送去!”指了指篮子示意自己得走了,将安蒂送走之后李佩斯在门口的台阶上坐下。

正打算把面包吃完时一只手忽然从他那抢走了面包,吃惊的抬起头,却在看清楚对方后嘴巴张的更大了。

  衣着光鲜的男子有着一头微卷的棕发,白皙的脸颊泛着淡淡的粉红。他三两口将面包吃完,伸舌舔去嘴角的那点奶油。

  看着眼前熟悉的面孔,除了发色有所不同他根本就是那条人鱼!哦,现在还有了双腿!李佩斯再次觉得自己大白天好像出现了幻觉,他刚想确认一下就被抢先了一步。

  “李佩斯,”捏了把因为巨大的惊吓陷入石化的李佩斯的脸颊,直到对方吃痛的皱起脸,“还记得我吗?”

  步伐轻盈的绕着对方走了一圈,就像当初做的那样。人鱼最后才俏皮的跑到李佩斯旁边坐下,冲年轻的铁匠露齿一笑,“你好呀,我叫奥兰多!”

end.

============

脑洞来自@洛兰 蠢萌蠢萌的佩花两只!

开花在人鱼形态的时候是叶子的样子,所以说的那句佩佩没听懂的就是莱格拉斯(名字)

一直在纠结这个到底是佩莱还是佩花……(。•́__ก̀。)

总之如果能觉得甜的话就太好了qwq

☆最后来发群宣!!!422466030!422466030!422466030!!只讨论allL瑟莱和佩花!!!!确定不一起来撸男神们吗!!(๑•̀ㅂ•́)و✧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34)
热度(105)

© 八万斤扇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