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花】 STK (修改版)

食用注意:

  *感谢兔兔小天使做的视频!!能够看到剧情被做的这么带感真的好感动!!!!

  *推荐先看文再看视频!!

  *观看地址地址: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021843/?seid=5590601213609347470

  * cp为:lee pace x orlando bloom

  *** STK注意: stalker:狂热的暗恋、跟丒踪、偷丒窥狂

  * 可能会引起些许不适

  *与原文相比有大幅度改动,丰富了一下人物,还有佩佩的角度XD

  *感谢看了这么长的注意qwq祝食用愉快!!

  ========================

  午后阳光的暖意与昨日相比越发的燥热,暗橙色的光芒照射在身上不出一会便会热出薄薄的细汗。

  透过玻璃照进房间的日光温和得令人眩晕,末夏残留的余温往往更使人难耐。空气中的水分随着气温的上升减少,深呼吸后咽喉的粘膜因为干燥颗粒而带起轻微的痒意。

  将最后一位病人送出急诊室,奥兰多眺望了眼远处的落日。刺眼的光点被房屋掩去了大半,只留下小块醒目的荧白。最近的病患逐渐多了起来,他偶尔会临时被安排在这个点值班。

  柏油路上熙攘的人群三三两两的往返,孩童追逐嬉戏的笑声时不时的传来。倒也并不是对这个时间点有什么不满,通常在夜间上班的奥兰多对午后多少有些倦怠。他打着哈欠伸了个懒腰,随后走进屋子趴在办公桌上准备小佯片刻。

   神经松懈后倦意立刻席卷了全身,身上暖洋洋的感觉让奥兰多没过一会便沉沉睡去。

   他很少再像这样安心的睡了。

   不确定是不是自己最近过于神经质,毕竟到了一定岁数做任何事都会变得小心翼翼起来。但这件事实在是让奥兰多不得不去在意,甚至每当回想起来都有些胆战心惊。

   似乎是从半个月前开始的,他像往常一样下班回家。很平常的事,只不过途中必经一条巷口。这毕竟是在住宅区,两侧都是居民楼,难免会有几个人经过。

   夜色催促着脚步,所以他向来不会在外逗留太久。奥兰多选择了不耽搁直接回家这一项,他总是这么做,疲惫的身体早就没有精力再去哪里闲逛。

    除了那一次。

    骤然降温的天气的确符合了末夏的气候,但却让人措手不及。由于气温猛降得太厉害,奥兰多在走出诊所时狠狠的打了个喷嚏。

    不由自主的搓了搓胳膊,晚风吹在身上直接卷走了丝缕的暖意。感觉实在太冷,奥兰多便在下班后顺路去附近的便利店买了杯罐装咖啡,从进店到结帐出门前后所花的时间总共不超过十分钟。

   然而他的整个世界就在走出商店的那一刻完全变了样。

   照理说同住一个小区的邻居也有几个是像自己在这个点下班的,所以出于可能是巧合的想法,奥兰多刚开始并没有过多的去在意跟在身后的脚步声。

  对方的步伐很轻,但在安静的巷子里还是能够隐约听到鞋底与地面轻微摩擦的声响。

  也许只是个方向相同的路人吧,奥兰多饮尽最后一口咖啡默默想到。他将易拉罐丢入垃圾桶,连同着这件事一并抛之脑后。

  频繁发生的巧合便是必然,几天下来奥兰多渐渐觉得这件事并非他想象的那么简单。

  像是算准了时机般,每当自己经过那个拐角时脚步声必然会响起。

  就算再怎么碰巧,那这次数未免也太多了。在接下来的几天奥兰多试探性的刻意放缓了脚步,要是那个人依然按照原来的步伐从后面超过他,那么便可以确定这只不过是自己多疑了。

  然而对方却像是早就猜出了他的心思,不仅是没有从后方反超,就连接下来的几日都像是躲藏起来一样凭空消失。

   如果说这还不算是事件的导索,那么之后所发生的一切才算得上是真正的噩梦。

   不知道是从哪里得知的手机号,对方开始不断得给他发送照片,而里面的主人公自然便是自己。首先是连续的发送,接着一天几十条如轰炸一般让奥兰多不得不选择关机。信息中的文字满是露骨的词汇,各种不堪入目的语句接连出现。

   对于留给病患和日常使用的号码奥兰多区分的很清楚,他平时也都是分开使用的。如果不是自己告诉,别人照理说不会知道,所以这应该不可能是病人做出的行为。

   似乎还不满足于霸占讯息方面,对方不知从哪找到了奥兰多的邮箱地址,直接用无数封信填满了他的信箱。惨白的纸张上渗透着鲜红的墨水,狰狞的字迹一笔一划都大力的划刻出了痕迹,宛如血液般的颜色使其看上去格外渗人。

  因为这件事,奥兰多几乎开始连夜做噩梦。很多时候他会从梦中直接被惊醒,梦魇始终扎驻在他的脑海内。萦绕在耳边脚步声越来越清晰,病态的言语诉说着爱语,循环往复直至天亮。

------

  “奥兰多……奥兰多!”没好气的拍了拍办公桌,同事显然对对方的这幅模样早已习以为常。他将奥兰多从梦中叫醒,面露无奈,“我知道你很累,但接下来该你值班了。”

  连忙慌张的道了几声歉,尽管勉强着打起精神却还是难掩语气中流露出的疲惫。奥兰多不好意思的将同事送到门口,目送对方离开后才转身回到诊所。

 

  坐在椅子上百无聊赖的用笔杆戳着病历本,奥兰多看了眼墙上的时钟。两根指针不偏不倚的指向十点四十五,只要再过一刻钟他便可以下班了。分明是件可以让人舒口气的事但奥兰多却不由自主的恐惧起来,他不确定自己今晚是否再会遇到。

  异样的感受和不停揣测所引起的疲劳一下子堆积起来,奥兰多烦躁的挠了挠头。他重新趴回桌上,笔杆往桌面随意一甩,滚动了几下后掉在了地上。

   “看来你今天的心情不是很好?”

   突兀响起的声音立刻引起了奥兰多的注意,他抬起昏沉的脑袋看了眼,在看清楚对方的面容后立刻紧张的端坐好。

   冲奥兰多咧嘴一笑,来人将从地上捡起的笔重新放回桌面,洁白的笔杆黏上了几滴暗红色的血滴。

   “哦,我的天!”奥兰多不禁惊呼出声,他连忙离开座位走上前,“你这伤口是怎么回事?”

   显然是意料到了对方会气急败坏的问出这个问题,来人说话忽然支支吾吾起来,“也没什么…就是遇到了点小意外。”

   “小意外能造成这么大的伤口吗?”拉着人坐到一旁的椅子上,奥兰多拿出消毒酒精用镊子夹着开始仔细的清理起伤口,“李佩斯,你找借口的水平越来越差了。”

   被称呼李佩斯的男人因为伤口的刺痛皱眉,丝丝的倒吸凉气,“抱歉,为了抓住那个歹徒一不留神就……”

   “好了好了,勇敢的警察先生,你这语气好像是我在欺负你一样。”起身戴好手套和口罩,到无菌柜里拿出针和缝线,奥兰多伸手摸了摸伤口边缘,“幸好口子不算大,我帮你处理一下几天以后就可以拆线了,不然非得送你去医院不可。”

    “可你已经到下班时间了,我会不会打扰到你?”李佩斯看了眼时钟有些担忧到问道。

    “那我是该把你丢在这吗?”没好气的瞪了眼对方,敢情这家伙是把自己当见死不救的不良医生看待啊。注射好麻醉剂后奥兰多聚精会神的缝合起来,但他还是忍不住打破了因为自己而造成的沉默,“作为朋友,这也是我义不容辞的,别再问这种问题了。”

   细刷般的睫毛轻轻颤动着,温热的呼吸近在咫尺。聚光灯从上端将光线打在脸颊两侧,使轮廓和周围柔和相融,奥兰多往常咄咄逼人的姿态此刻看起来乖巧温顺的不可思议。李佩斯忽然没来由的心跳加速,他死命按耐住心底的某种冲动,坐在椅子上一动不敢动。

   “别紧张,放松一点。”感觉到了伤口附近的肌肉忽然变得僵硬,奥兰多低声道。回应着李佩斯看过来的目光,笑纹浮现在他的眼角。

   将最后一点血迹擦干净,看到没有血液再涌出后奥兰多终于松了口气。他习惯性的擦了擦额头的汗,却意外的被另一只手抢先一步。

              

   两个人一下子都愣了神,李佩斯立刻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他啊的大叫一声把奥兰多吓了一跳,接着两颊开始变得通红。只是还没反应过来的医生就那么呆呆得看着他反应过激,随后才做出同样的动作。

   气氛一下子变得尴尬起来,李佩斯撇过脸不敢再看,而奥兰多则是故作镇定的将工具收拾好丢进垃圾桶。

   “时间都这么晚了……”十二点的报时音打破了沉闷的快要窒息的氛围,李佩斯这才如负释重的抛出话茬,“最近的治安有些乱,不如我送你回去吧?”

   洗手的动作停顿了一下,奥兰多犹豫着不知道是否应该答应对方。因为这样的话很有可能再次遇到那该死的家伙,但转念一想这反而是个可以抓住那个混蛋的大好机会,“哦…好啊……”

   穿好外套将门锁好,奥兰多几步走到李佩斯身边。两人之间的距离不算紧贴却也离得不开,就那么并排走着。

  整条巷子唯独一盏的路灯投下只有小快区域的光亮,其余地面全部裹上了深夜的漆黑。也许之前走在这条路上奥兰多会因为紧张而不由自主的左顾右盼,但此刻他却感到无比安心。

   因为在他看来,没有谁能比他的新邻居更可靠了。

   李佩斯是在几周前搬进这个小区里的,而且两人所住的两间公寓房正巧在同一层。头一次和对方说话是在电梯门口,热情的性格让他在奥兰多的印象中一直是个高个子,并且为人和善的男人。乐于助人的个性,以及始终带着令人感到温暖的笑容。

   只不过做事却意外的马虎,毕竟出门忘记带手机可是很少人会有的失误。奥兰多到现在都记得李佩斯问自己借手机时因为看到自己憋笑而窘迫的表情。除了休息日回到家中,男人就在这附近的警局工作,离自己所在的诊所相隔也不是很远所以时常能够遇见。

   “到这里就可以了,”电梯门打开的时候奥兰多指了指不远处,“我们离的也不远。”    

   “让我送你到门口吧,我还是有些不放心。”露出像巨型犬般可怜兮兮的表情,李佩斯软磨硬泡的恳求。在看到对方无奈的点了点头后才重新开心的摇起了尾巴,将奥兰多送到门口后笑眯眯的挥手道别。

   随着门咔哒一声关上,男人原本温和的神情忽然阴沉下来。李佩斯反复看了几眼门牌号,在原地踌躇了一会才转身离开。

   回到家中后奥兰多高度紧张的精神才彻底松懈下来,他坐在沙发上叹了口气。只要跟李佩斯待在一起他就总是没来由的会变得紧张,而这代表了什么意思自然也是心知肚明。

   是的,他对这个像阳光般温暖的男人有好感。也许是平时的那几句闲谈,亦或者是现在热心的关切,李佩斯无疑在他心中早已占据了一席地。        

 

------

   那种莫名的心理作用在今天发作的格外明显,几乎到了让自己坐立难安的地步。下班后奥兰多匆匆的赶回了家,路上安然的状况丝毫没有缓解他的情绪。

   早上离开时客厅是什么模样现在也没发生任何变化,奥兰多看了看四周终于松了口气,只不过这种松懈感持续了还没到几秒便骤然终止。漆黑的屋子隐隐发出灯光,而这正是从紧闭的房门缝隙下传出的。

   呼吸不知何时变得微不可闻,浅浅的呼出。奥兰多缓慢的向房间靠近,他握住把手轻轻转动。

   离开时明明敞开的房门却被人为的关上了。

   推动着门却仿佛有股无形的力量从里抵抗着,奥兰多鼓起勇气猛地推开门警惕的巡视房间。

   书桌上的台灯散发出柔和的光芒,将整个空间都笼罩在一股诡异的静谧中。

   幸好屋子里没有人,这是奥兰多此刻唯一能够庆幸的事。他打开房间的灯走向前准备把台灯关了,却发现了桌上摆放着的相框有些许异样。

   那是一张自己在老家海滩边的照片,除了充满怀念意义以外平淡无奇。只是照片中湛蓝的海景却被另一种东西遮掩住。红色水笔在留白处密密麻麻的写满了文字,胡乱的堆在一起难以分辨,但奥兰多还是依稀分辨出了几个单词。

   i…wil…l……cat…

   奥兰多皱眉,不确定的再次看了一遍。

  【i will catch U】

   “!!”

   如同触电般立刻将相框甩到了地上,玻璃撞击破裂后碎块迸溅到四周。刺耳的声音仍然敲打着脆弱的耳膜,全身的血液在一瞬间逆流,指尖冰凉得可怕。

   这么看来,那工整的摆设根本不想自己所看到的那么简单。

   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床铺,奥兰多无法抑制的张大了嘴巴。刚才还在喉间沸腾翻涌的惊叫声此刻却一点也发不出来。所有的力气忽然被全部抽走,他看着被单上那块明显的皱起,脱力的跪坐在地上。

   不知道呆坐了许久,只是双腿在站起时因为酸痛发麻而不停颤抖。再次看了眼床单,奥兰多的表情忽然扭曲起来,口中低声的不停咒骂。失控般的扒掉床上所有东西,再囫囵塞到黑色的垃圾袋内到楼下丢进废品堆,整个过程奥兰多都觉得自己冷静的不可思议。

   他走进卫生间用凉水洗了把脸试图缓解现在近乎崩溃的情绪,“奥兰多…看看你自己……”浓重的眼晕以及散乱的发丝使他看起来刚十分憔悴,脸上挂着的水珠更显得颓废,“oh,god……”

   拿起座机拨通号码,连线的声响一下下敲击着他脆弱的神经。奥兰多忽然猛地一哆嗦,整个人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在电话接通后再也掩饰不了自己的绝望,“李佩斯…我想我需要你的帮助……”

------

  “你看起来精神很差,”接到奥兰多的电话后李佩斯差点就要冲到对方家门口了,但碍于还在上班时间他只能将奥兰多叫到警局来。察觉到医生和平时比起来整个变了样,李佩斯担心的蹙眉,“发生了什么吗?”

  犹豫了好一阵,奥兰多才缓缓的点头,刚才的事只要一回想起来就让他胆战心惊。

  “如果你愿意告诉我,我会很乐意帮助你的。”拍了拍对方的肩膀以示安慰,李佩斯抬了抬胳膊向奥兰多示意警徽。

  “这件事其实不知道该怎么讲述……准确的说,我应该是被人…跟踪了。”说出这句话时奥兰多几乎是强忍着作祟的恐惧感,他不安的抓紧了衣角。

   “放松,放松,这种事我也不是头一次遇到,请相信我会替你解决它的!”拿出记录册将奥兰多所说的一丝不露的写下来,李佩斯继续询问细节,“大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如果我没有记错,应该是半个月前。”

    在接下来与李佩斯的对话过程中奥兰多完全放松下来,紧绷的情绪也得以舒缓。对方会在适当的时候给予安慰,也会告诉他一些防范的方法。他甚至开始毫无顾忌的向这个男人抱怨起来,因为他知道对方会听,会真心诚意的帮助自己。

   奥兰多下意识的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了男人的身上,因为李佩斯是他现在唯一可以信任的人了。

   “嗯……大致情况我也了解了,”合上笔记若有所思的沉下目光,李佩斯反复看了几遍后对奥兰多说道,“我想你今晚一定不想再回那间屋子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就去我家过宿一晚吧?”

  那实在是再好不过了!这句话几乎就要脱口而出,却还是被咽了回去。奥兰多忐忑不安的心得到了无比的宽慰,他发自内心的感谢男人所伸出的援手。

  就像本人一样,李佩斯家中的布置也是格外温馨。柔和的橙色灯光如同阳光般温暖,每处都透露出‘这是个好男人‘的气息。

  坐在柔软的沙发上,奥兰多闭上眼睛稍作休息。自从那个家伙出现后神经便一直处于紧绷状态,他很久没有这么放松过了。而现在与李佩斯共处一室,还会有什么比这个更让他安心的。

  “我泡了咖啡,特制无糖~”李佩斯端着两杯热饮走了过来,将其中的一杯递给奥兰多。

  “谢谢。”礼貌性的答复后他轻啜一口,咖啡的苦涩让他精神了不少,但嘴角却勾起甜蜜的弧度。

   “或许我们该聊点什么舒缓一下心情?”李佩斯看着坐立不安的奥兰多轻笑出声,他打开电视调到一个脱口秀节目。

   音响里发出的哄笑声有效的缓解了紧张的氛围,奥兰多也逐渐放松下来,开始有一句每一句的和李佩斯闲聊起来。

   他不知不觉间说了很多话,杯中的咖啡一下子见了底。

   “你呆在这,我再去帮你倒一杯。”发现空掉后李佩斯拿起茶杯起身走进厨房。

   “麻烦了。”奥兰多有些不好意思,他现在似乎在别人家中太过随散了,但对方只是对他微笑示意没有关系。

   电视中的节目碰巧进入了广告时间,奥兰多拿着遥控器换了几个频道没找到喜欢的,只好干坐着发呆。看着男人在厨房忙碌的身影,他实在按耐不住作祟的好奇心,趁着李佩斯离开的时候站起身四处打量起来。

   无疑都是些普通的摆设,并没什么特别的。几个精致的小盆栽倒是跟让他意外,而品种也和自己养的一样,奥兰多想着打算待会和李佩斯交换交换心得。但在这之前一间与众不同的房门引起了他的注意。

   站在原地犹豫了一会,很多次都想就这么算了却又有点不甘心。明知道这样做十分失礼,奥兰多最终还是打开门走了进去。

   漆黑的房间窗帘紧闭,只有微弱的月光从缝隙透进来。奥兰多一开始并没有过多的在意,但光线照到的地方所产生的反光却让他在意起来。墙壁的材质绝不会有这么强的反光,而这种光滑的发亮的表面通常是不会被用作墙纸的。

   贴墙摸索了一阵最终找到了开关,灯光亮起的瞬间奥兰多觉得自己的呼吸停滞了。

   暗红色的光线完全起不到照明的作用,整个房间依然笼罩在另一种黑暗中。一台桌子上摆满了清洗照片的工具,处理完的相片,还未处理的底片都被摆放整齐。

   但这并不是真正让他从心底感到恐惧的地方。

  

   奥兰多此刻终于知道了刚才自己看到的反光是什么。满墙的,甚至连天花板,地板上,全部贴满了照片。这场面实在是过于诡异,医生却无法控制自己的目光,他目不转睛的一张张看过去。

   数量众多的照片并不是一些风景图,而是全部围绕在一个人身上。而那人就是自己,照片中的内容几乎包囊了整个日常。

   被眼前的景象震慑的差点忘了呼吸,奥兰多的指尖抑制不住颤抖。他的心脏剧烈鼓动起来,战栗感从脚跟蔓延而上。

   脑海中瞬间闪过之前发生的一切,所有事在此时似乎都互相有了联系。

   半个月前搬来的新邻居,半个月前开始响起的脚步声。

   以忘带手机为由借打电话,无数条的骚扰短信。

   便利店的罐装无糖咖啡,特制无糖。

   去他的帮助,去他的跟踪,去他的邻居!!!

   像是被一桶冰水从头泼到脚,冷汗直冒。奥兰多根本无法接受那个会冲他微笑,帮助他的李佩斯,就是一直纠缠自己,甚至闯进家里的跟踪狂。

   医生在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后全身寒毛倒竖,血液瞬间凝固停止了流动。奥兰多立刻意识到应该逃跑,他必须逃跑!

------

   今天是难得的调班休假。

   局里的同事基本上都会选择在家休息一天或者出去游玩散散心,但李佩斯打算做的事在他自己看来比这些都更加有趣。

   他的邻居会在晚上八点准时出门去诊所值班,在十点整从外面回来,而在十点半左右到达家门口。

   九点左右的公寓楼是人最少的时候。居民不是还没到家,就是已经在家里休息,楼道里很少有来往的人。

   这些天的观察让李佩斯对奥兰多了解了不少,比如说现在。他拿起门口的盆栽,从底下顺利的找到了备用钥匙。

   锁芯转动的声响让李佩斯情不自禁的振奋起来,那一次次将自己阻挡在外的房门被轻松的打开,对他来说形同虚设的感觉真是太美好了。

 

   屋子里清新的气味与自己设想的完全不同,他以为那种难闻的消毒水气味会波及到这里。这种好闻的味道虽然出乎意料,却使他身心愉悦。往里走了几步深深的吸气,李佩斯难以抑制脸上流露出陶醉的神情。

   留恋般的抚摸所经过的每一处,包括桌角、门把以及所有能够触碰到的地方。

   牵起衣柜内衣服的袖管凑近唇边亲吻着,李佩斯的气息忽然变得凌乱起来。他磨蹭着那些布料,臆想着这些穿在奥兰多身上的纤薄衣物在自己的手下被逐一褪去。

   走进卧室的瞬间男人觉得心脏一下子悬到了嗓子眼,并不是因为此刻正在犯罪所引起的紧张感,而是内心那极度的窥探欲终于得到满足的快意。

   在床沿坐下,洁白的床单意外的符合奥兰多在他心中的印象。虽然洁净单纯,却遥不可及。但现在不同了,他正与自己迷恋的人以绝对的近距离接触。能够得到这样的褒奖,李佩斯觉得胳膊上故意用匕首划出的那道伤口也是值得的。

   想象着奥兰多是如何在这张床上入睡,那张面庞在沉睡时又会是怎样一副模样,李佩斯趴在被单上深嗅着残存的气味,惬意的闭上了双眼。

  

   还不能操之过急,他的猎物早已无路可走,现在需要做的只是耐心的等待。

   而此刻对方终于自投罗网。

------

   走向门口的每一步都越发沉重,就像是被灌了铅般逐渐难以挪动。头脑更是开始发晕,身上酥软无力。

  是啊,因为那杯好喝的特制咖啡。

  死咬住下唇不让自己失去意识,短暂的疼痛唤回了奥兰多快要涣散的意识。他几乎是快要跌倒的跑到了门口,在下一秒抓住了眼前的把手。

  金属质感的表面在灯光下闪着刺眼的光芒,冰凉的触感与满是汗的手心紧贴。奥兰多抬起胳膊试图转动把手,只要把门打开,逃出这个地方。找到走廊上的任何一个人叫他报警,一切就都结束了。

  但是……奇怪,这件屋子有开暖气吗。奥兰多疑惑的眨了眨眼,灯光散发出的亮光带上了层层叠叠的光晕,景物的轮廓逐渐模糊,随即一切都开始天旋地转起来。

  抱着最后的希望,奥兰多两手一齐抓住了把手。额头密布的汗珠些许流进了眼角,使他难耐的不停眨动眼睛。

  沉重的把手此刻终于有了转动的迹象,只是带着特有步调的脚步声早已在耳边逐渐逼近,是那么的熟悉。

  “奥兰多,”

  在失去意识前奥兰多似乎听到了呼唤,那是属于恶魔的声音,

  “你想去哪。”

END.

===========

个人非常喜欢的一篇终于写完了!!

总体来说还算满意(๑´ڡ`๑)

欢迎大家提出意见!!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53)
热度(206)

© 八万斤扇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