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L,佩花】 我好想你 part①

食用注意:

* 本文写自【TL衍生,佩花】同名MAD《我好想你》

  【up主:白涂涂】

  【观看地址:http://m.acg.tv/video/av1988739.html】

* 视频简介: 自制 佩佩吸血鬼设定。大概就是开花觉得佩佩是瑟爹,但佩佩却并不记得前世的事情,后来佩佩杀了开花却又记起了前世这样一个前世今生狗血的故事_(:з」∠)_素材不够填充脑洞,希望这个视频能让你们看懂qwq最后萌佩花的小伙伴来找我玩呀!!!

* 剧情走向基本一致,有些许改动

* 头一次根据视频写文肯定有些许不足望见谅qwq

* 强烈建议先看视频再看文!!

====================


   虚无缥缈错综交织的梦境存在于深度睡眠之中,真切的如同现实却又难以捉摸。 它体现着深埋在潜意识里的思想,重组那些被回忆起来且深藏情感的碎片。

   任何事都有可能在梦中发生,无论是好是坏都必定有一部分与现实相关的联系。大多数人控制不了它的发生,更多情况下会在醒来时忘记从而无法探求。

   尸横遍地的废墟几乎没有落脚之地,尖锐刺耳的惨叫哭喊声从四面八方传来。狰狞的怪物无情的残杀着,粘稠暗色的血液飞溅到他们的脸庞上干涸后如同烧伤般留下大片黑色的痕迹。

   站立着的双脚不由自主的奔跑起来,兵刃相碰所发出的嘈杂声逐渐远去,眼前的一切快速流过转而大片开阔的冰川随之出现。风声从耳边呼啸而过,手中匕首狠狠刺穿粗砺质感的肉体,弓箭离弦带起的震颤仍在指腹残留。

   这是场从未亲身经历过的战役,然而一幕幕的场景却如同骨髓般深存在体内。他甚至能够回忆起拉动弓弦时所需要的力度,在碎瓦上轻盈跳跃的每一处落脚点,以及如何行云流水般的将高大的敌人打败。

   陌生却又熟悉的世界每晚都会在梦境中出现,也许是在尽可能的传递着什么信息,亦或者是试图将其牵引进永无止境的深渊。

   纱织般的金发时常将双眼蒙蔽,听闻的声音都变成了着浑浊的呢喃。所有的一切开始变得模糊不清,当视野逐渐清晰时那熟悉的身影再次出现在面前。

   俊美的男子身着冰冷坚硬的铠甲,绸缎般的长发自末端打结缠绕在一起。手中的锐剑布满斑驳的血迹,额冠上夺目的钻石此刻却黯然失色。

   他眼中的悲痛像浓墨般缓慢沉淀,望向自己的目光绝望得令人感到窒息,那其中饱含的情萦几乎快要满溢出来,“……love you.”

   然而梦境中的另一方却选择了沉默不语,就像是重复了千百遍一样毅然决然的转身。

   为什么不回答,为什么要选择离开。

   内心剧烈挣扎着想要回去,但双脚如同灌了铅一样无法动弹,胸口仿佛被重物压住般透不过气。右手沉重的像是被无数根锁链牵扯住,等到他完全挣脱开所有阻碍后眼前的身影早已开始消减涣散。

   “不要!”

------

   无意识起的伸出手却扑了空,什么也没有握住,梦中的人早已走远。喊声在安静的房间内带起了轻微的回音,接着一切又都恢复了平静。

   从梦中惊醒的人深吸了几口气平缓呼吸,他毫不惊讶的发现自己又是出了一身冷汗,喉咙也沙哑得厉害。拿起床头柜的水杯却因为不住的颤抖而失手掉在地板上,玻璃碎裂的声音让头皮一阵发麻。

   疲惫的抹了把脸,这诡异的梦境就算服用再多的安眠药也无法从脑子里驱赶出去。

   奥兰多已经记不清这是他第几次做这个梦了,越发频繁的次数致使他完全没有精力再去记录,而且每次醒来时无非就是这种情况。搏动的太阳穴如鼓点般敲击着,惊醒所引起的眩晕感让他头痛欲裂。

   看了眼床头柜的时钟,现在不过也才五点钟刚过几分钟。微弱的阳光从拉拢的窗帘缝隙间透出,细小的浮尘在光线中胡乱的飞舞。

   这尴尬的时间点让奥兰多不知道是该再睡一会还是就这么起床,他沉默着回忆了一番刚才的梦境,最后还是有些犹豫的避开水杯打碎的那一侧下床走进了浴室。

   温暖的水流从头顶灌溉而下,冲刷着汗湿的身躯。奥兰多满足的发出叹息,感受着长时间积攒的疲劳被短暂舒缓的愉悦。也许是作为设计师都有的失眠症,再加上被那奇怪的梦频频骚扰,他的睡眠质量越来越差。

   洗完澡后简单的准备了早餐,随后将地上的碎片收拾干净后奥兰多翻出图纸投入了工作中。只有在注意力被转移时他才不会去思索睡梦中的事物,无论再怎么真实也始终是不切实际的。

   笔尖与纸质相互摩擦的手感让奥兰多意外的感安心,他很快便沉浸到自己的世界中,尽情的挥洒的灵感。并没有过于在意时间,等到大致的画出草稿后天色早已渐晚。

   除了中途的几次活动和吃饭,奥兰多就那么在工作台前坐了一天。他扭了扭僵硬的脖子转动胳膊活动筋骨,虽然如同家常便饭但还是因为酸痛感时不时的发出轻声痛呼。

   早已习惯于三点一线的工作,奥兰多打算休息会后接着作图。他将三张图纸收拾好,却在拿起最后一张时愣住了。

   梦中的场景丝毫不差的在纸上浮现,就连那无数次出现的身影也都存在。从未想过自己会被影响到这种程度,奥兰多烦闷的将手上图纸揉成一团扔进了废纸篓,颓废的坐回椅子上。

   随手掏出手机看了眼信息,无非都是些总结和进度。一尘不变的表格和模式化的语气几乎将他的生活完全框架了起来,有时候看着这些枯燥的东西奥兰多甚至会情不自禁的羡慕起梦中那自由的,能够尽情的去感受,去奔跑的自己。

   点开未读消息慢吞吞的阅读着,忽然一条新消息闯了进来。提示音大声到吓得奥兰多差点把手机丢出去,他急忙抓牢心有余悸的点击阅读。

   发件人是他最熟悉的朋友,在从事了这份枯燥的工作后还愿意与自己来往的也就只剩这个家伙了,虽然对方发来的消息有一半都是无用的。

   这条也不例外,又是一场宴会的邀请。奥兰多笑着摇了摇头,打算删了这条消息再回复对方。他并不是想要拒绝朋友的好意,只是现在完全没有空闲的时间让他去参加此类的活动。

   页面刚显示出删除成功的提示又是一通电话紧接着,奥兰多猝不及防的点到了接通,健气的男声很快传了出来。

   “你每次都这么及时的接电话真让我开心!”分明是被你吓得,奥兰多不禁在心底默默吐槽。

   “这种时候你打电话来做什么?”

   “当然是邀请你去参加宴会啊,让我猜猜……”电话那头停顿了一会,“我打赌你一定把我刚才发给你的消息给删了!”

   奥兰多当即傻了眼,为什么自己每次做什么沃德森总是能准确的猜出来,“好吧,算你猜对了,然后呢?”

   “然后?然后你去参加啊,这可是难得的机会,你会遇到很多同行可以交流的。”

   “可是我……”为难的看了眼桌面上一叠空白的图纸,奥兰多真想让对方亲眼见识一下。

   “奥兰多,我不希望你一直闷在屋子里。”听出了友人语气中隐隐拒绝的意思,沃德森不得不放缓语气劝说,“别让那个梦一直困扰你,偶尔出来散散心吧。”

   沃德森是对的,奥兰多也觉得自己确实已经憋在屋子里太久,或许那些梦里的胡思乱想可能正是因为这个而导致的。

   适当的放松是他当下唯一的选择了。

------

   长时间不再参加社交活动让奥兰多在进入宴会场所后情不自禁的紧张起来,他步伐僵硬的走到会场中心拿了杯龙舌兰,随后便一个人站在角落沉默不语。

   熙攘的人群融洽的交谈着,偶尔会有几个以往的朋友过来打招呼,但也只是寒碜过几句就离开了。奥兰多小口的抿着酒,越发觉得无聊。果然自己来参加就是个错误的决定,有这闲工夫还不如在家多画几张。

   站在原地踌躇的期间奥兰多发现周围的灯光忽然暗了下来,并逐渐向中央靠拢。漆色匀称的黑色三角钢琴被摆放在舞台上,身着同色燕尾服的表演者鞠躬示意,伴随着掌声在琴椅坐下。

   小调圆舞曲独树别帜的开头很快引起了奥兰多的注意,他不由自主的向台上看去,在那一瞬间屏住了呼吸。

   周围的一切仿佛都安静了下来,出了悠扬的琴声抑扬顿挫的响起,再无别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动作起来,因为推搡而漫不经心的说了几句抱歉,设计师穿过聚集的人群来到了琴声的源头。

   宛如从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般相似,奥兰多几乎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他难以置信的眨了眨眼睛以确定这一切发生的都是真的。除了及腰的金色长发此刻变成了微卷的深棕色,沉重的铠甲换成了合身的黑色西服,演奏者如雕塑般挺拔的鼻梁以及眉眼间深邃的神情简直就与梦中的人如出一辙。

   修长白净的手指在琴键上灵活的跳动着,熟练的弹奏手法让演奏者在一曲完毕后获得了雷鸣般的掌声。他站起身再次向台下鞠躬,无意间看到了盯着自己出神的奥兰多。

   发现对方注意到自己之后奥兰多急忙撇开眼神,却又在演奏者转身离开时急忙追上,“先生!请稍等一下!”

   随着表演结束后又开始嘈杂的人声几乎将这句话盖了过去,但对方仿佛听到般放缓了脚步。

   “抱歉,我想请问……我们是不是有见过面?”激动的情绪让奥兰多的嗓音有些颤抖,他微微仰头注视着演奏者。

   并没有及时的答复,甚至没有对这句老套的搭讪开一句玩笑。对方皱起眉头看了会奥兰多,随后缓缓摇头。

   “请你再好好想想!也许我们……”不肯放过这次交谈的机会,设计师几乎是面带恳求的询问着。

   但明显是对于这无厘头的纠缠感到有些不耐烦,演奏者几次试图绕开奥兰多走向后台都被对方固执的拦下。再次仔细上下打量了一番,

“sorry,i really really don't know you.”

  像是被一盆冷水从头泼下,奥兰多刚刚燃起的希望便被毫不留情的熄灭。他不再阻拦,沉默着目送对方走远,但最后还是不死心的跟上。

   “先生!先生!我觉得我们还是需要谈一谈!”

  

   吃惊的看着奥兰多,演奏者没想到这个人竟然会这么执着。他刚打开休息室的门就发现对方不屈不挠的跟了过来,看来不把话说明白自己今天是摆脱不了了。拖住下巴看着累的气喘吁吁的奥兰多,演奏者忽然伸手指了指。

   迷茫的眨巴了几下眼睛,奥兰多不知道对方想表达什么。

             

   “um……或许你得先换一件衣服。”语气中带有了一丝笑意,演奏者上移手指遮掩住自己上扬的嘴角。

   低头看了眼身上才发现此刻的模样有多狼狈,刚才没有喝完的酒因为跑动全都洒在了胸口,液体迅速扩散留下了大滩的水渍以及浓郁的酒味。奥兰多窘迫的挠了挠头,跟着对方走进了休息室。

tbc.

=============

兔兔的视频真的做的超级棒!!大家快去看!

而且这个故事的设定也超赞所以很想写出来XD

最后再放一遍地址: http://m.acg.tv/video/av1988739.html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37)
热度(86)

© 不知不無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