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花】 Dear no one

食用注意:

*总裁佩x花店花【是的就是开花店的开花XD

*文中出现的花请务必注意,有一定寓意,花语会在结尾写出

*祝大家快乐情人节!♥♥♥

-------------------------------------------

  跟与花打交道的人相处是件十分惬意的事,那种独树一帜的气质总能让人从谈话中打自心底的放松。他的谈吐带有花香般芬芳,笑容仿佛绽放的花蕊,整个人温柔的就如同一束鲜花。哪怕只是闲谈上几句都能带来愉悦的心情,将阴郁一扫而空。

  上周才新开的花店有着醒目的蓝色遮阳伞,店门口摆放着新鲜的红色山茶花,与窗户两边的欧洲蒲菊和谐的映衬着融为一体。店主每天早上都会拿着水壶在九点准时出现,那些稚嫩的花朵需要极细心的呵护。

  对于早已习惯没日没夜加班到第二天这种作息时间的上班族来说,很少能对上花店营业的时间。李佩斯偶尔几次路过的时候都会不由自主的瞥几眼紧闭的店门,他很想再见到一次那个身影以确定那天所看到的是不是幻觉。

  这片地域很少有落小雨的时候,更多情况下雨水如同倾盆而下。由于企划上为了赶一个进度,李佩斯不得不加班到了早晨。他拖着随时可能累趴的身子,迈着沉重的步伐往家赶。在路过公寓前的街道时碰巧遇上了在门口忙碌的花店主人,对方正在仔细打理着雨后的花朵。

  和蔼的性格让他在周围居民中格外受欢迎,谁能拒绝一个围着浅蓝色围裙身着白色衬衫的大男孩拿着鲜花冲着你微笑呢?

  将手中的香甜花递给等待许久的小女孩,红润的双颊在轻嗅花香时显得格外明艳动人,微卷的长发扎成松散的马尾披在身后,稚嫩的脸庞与纯净的花瓣格外相称。“要好好照顾他们哟~”奥兰多蹲下身摸了摸女孩的脑袋,笑着道别。

   他在起身的时候注意到了从门前路过的人,虽然有着高高的个子却看上十分颓废。

   “喔……你看上去精神可不算好啊,”不由自主的搭了句话,语气就像以往和邻居们聊天那样自然。只不过对方回过头冷冷的看了自己一眼却是他完全没有意料到的。

  积攒了一天的疲劳让李佩斯几乎就处在爆发的边缘,他以往并不排斥店主友好的问候,此刻却只觉得烦躁。对方看到自己冷漠的神色似乎愣了几秒,但随后又换上了熟悉的笑容。

  “一直板着脸可是会老得很快的哦?”似乎是看出了李佩斯现在心情不佳,奥兰多倒也没有再多说什么。他从整理的花束中抽出几朵递给男人,经历雨后滋润的淡紫色花瓣上附着着几滴水珠,“酢浆草的叶子泡茶对身体有好处,回去试试吧。”

  指尖被花茎上的雨水沾湿,因为长期间的遇水而略微发白。随着动作有淡淡的花香散开,味道比那些所谓的香薰还要好上许多。对方的笑容温柔的比眼前的这朵酢浆草更加明媚,李佩斯看着奥兰多手里的花,犹豫再三还是接过了,只不过那声道谢轻的微不可闻。

  他确实回去试过了,茶水略微带酸的味道却格外可口。几天之后李佩斯托人去花店买了一大束放在办公室,除了观赏有时也会用来泡茶。只是一尝到这种味道,总是会不由自主得想起那次雨后的早晨和那个人。

  那本来是一次再简单不过的交集,两人说过话也打过招呼了,他甚至还得到了礼物。李佩斯心里一直盘算着哪天有空想要当面道声谢,却忽然发现事情的发展因为一次偶然开始完全脱离原本的轨道。

-------

  “你真是我见过的,最无耻,最无法忍受的男人!”面容姣好的长发女子怒不可置瞪着眼前的男人,精致的妆容却因为泪水而糊成一片。她将手中的皮包狠狠的砸在男人身上,右手毫不犹豫的扬起甩了一巴掌。高跟鞋根与地面摩擦的声音格外刺耳,清脆的耳光声更让太阳穴猛跳,“李佩斯,我们结束了!”

  动作手起手落,干净利落的不留痕迹。女人泄完愤后重新挎上包,登着高跟鞋毫不留恋的走人,只留下男人呆立着。

  站在原地的李佩斯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左脸颊火辣辣的痛觉提醒着他刚才被打的事实。女人的无理取闹让他打从心底觉得无辜,自己只是和秘书走的近了一点就发这么大的脾气。哪个男人身边没有几个女人围着?虽然她们的目的都只是想爬上自己的床罢了……

  这不过是万花丛中少摘了一朵,后面还会有更好的在排队等着,想到这一点李佩斯忽然就释然了不少。

  对,没错,这不过是个小插曲而已。

 

  他重新理了理有些凌乱的衣物,将因为拉扯而皱起的西服拉平,试图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这个时间路上几乎没有什么行人,自己刚才出糗的模样应该没被看到才对。不然被哪个熟人碰见这‘情场高手也有被女人扇耳光的这一天‘的罕见场面并且传出去,十个面子也不够丢的。

  但上天似乎就是爱故意和他对着干,李佩斯一回头就瞅见了嘴巴张成O形的奥兰多正站在店门口吃惊的看着他。

   好了,这下彻底从小插曲变成了交响乐。

   可怜的花店主人现在吓得连手里的花都快拿不住了,自己只不过是比平时晚打烊了那么一会就碰上了这么出好戏。本来打算装作没看见的,这下可好,当事人直接找过来了。

   “……你都看到了?”李佩斯几步冲到奥兰多的面前,他倾身上前,首先在身高上占据了优势。试图拿出气势,却又因为心里过于尴尬而在脸上露出了有些可笑的表情。

   “看、看到什么?”店主不安的往后退了几步拉开了点距离,两人过近的距离让他有些紧张。随后他灵机一动决定装傻,只不过被飘忽不定的目光给完全出卖了。

   “别装了!你分明看到我被那女人……!”气急之下李佩斯激动的扬起了手上下比划着,不情愿的提醒着,“总之你就是看到了!”

   被这看上去蠢透的动作逗乐了,奥兰多哧哧的笑了起来。倒也不再卖关子,眉尖上挑一脸戏谑的模样,“没错,看到了,你想拿我怎样?”

   对方得意的表情让李佩斯意识到自己已经站在了下风,他也就干脆耷下脸,神色沮丧的说到,“你必须得…保守这个秘密,绝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

   “嗯……那我能得到什么好处?”奥兰多环臂佯装思索了一会,接着笑眯眯的问。

   “我不知道,说说你的条件吧,”无奈的撇嘴,李佩斯觉得自己现在就像刀俎上的鱼肉,只有随对方痛宰的份了。他看对方很久没有说话,心虚的又加上了一句,“要是我力所能及的啊。”

   “你觉得我是不是该问你要一张支票意思意思?一千万的那种。”像是在挑选水果一样的语气,奥兰多张口就差点把李佩斯吓晕。

   “喂!你有点分寸好吗!”男人立刻就急了,敢情这家伙把他刚才说的话全当做了耳边风。

   “但是是你刚才让我自己说条件的,”奥兰多不满的瞪着李佩斯,他眼睛一闭,忽然大声并且字正腔圆的说起来,“哦——可怜的李佩斯,不仅遭遇了感情上的挫折,还被那不解风情的姑娘给……”

  “够了够了!快住口!”为什么这里的人都说他像天使一样,分明就是个恶魔好吗!自己居然还天真的打算给他道谢,现在一看完全就是被外表给蒙蔽了。

   “抱歉,刚才是逗你玩的……”话音刚落奥兰多就看到对方硬生生忍住了握拳的手,他急忙解释,“我的条件不高,每天上班的时候带一束花,但一定要是从我这买的。能做到吗?”

   与那些标着昂贵标价的条件相比起来,奥兰多的这个要求虽说能够很轻易的做到,却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就这个?”虽然松了口气,但这个条件似乎听上去更奇怪。李佩斯迟疑的盯着店主,上下打量这个家伙是不是脑子出了毛病,哪个正常人不会借此机会敲诈一笔?

  “就这个。”看着对方不解的神情奥兰多倒忽然想再多耍耍他,“嫌少?”

  “不不不,只要你肯保密,我答应!”生怕对方反悔,男人赶紧一口答应下来。

  “那么交易达成!”奥兰多开心的握住了李佩斯的手,原本治愈的笑容此刻却让对方汗毛倒竖。

  腹黑,绝对是个大腹黑……

-----

  接下来的几天无一例外都是好天气,花店在晴天的日子里到处都洋溢着生机。应季的庭荠绽放出金黄色的小碎花,随着微风摇曳的身姿十分夺人眼球。倒是一旁的野荨麻花被完全夺走了风采,孤寂的落下几片纯白。

  将两盆冬樱花搬出店外放到阳光下,奥兰多直起腰擦了擦额头溢出的薄汗,碰巧遇上了赶去上班的李佩斯。

   “你没忘了昨晚的承诺吧,李佩斯先生?”看着对方不情不愿的走过来,奥兰多有些好笑的将手上的花递过去。

  “当然没有!”一听到敏感词汇李佩斯立刻就紧张起来,他看了眼手上白色的鲜花,略有些不满,“为什么是风信子,明明你刚才拿出来的要更加好看…”

  “因为他们适合你呀,游戏人间的花花公子~”丢下这句话后店主就忙着招呼客人去了,只剩刚反应过来男人一个人气鼓鼓的直跺脚。

   有些小情调的东西一向不是李佩斯注意力的着重点,但他这次却神使鬼差的顺手查了一下风信子的花语。果不其然就是奥兰多说的意思,但还有第二个意思紧跟着。

  滑动鼠标的手在看到后停顿了一下,很久没有动作。

  豆蔻淡粉色的花瓣多了份俏皮的意味,和高个子搭配起来格外的适合。偏偏这次奥兰多塞给了李佩斯一大把,搞得男人在上班的路上被议论纷纷。

  等到办公室将花放进花瓶里,李佩斯的脸颊早就有些飘红。他盯着像绣球般堆聚在一起的小粉花,不知道那个恶趣味的店主到底是故意为了让自己出糗,还是试图表达什么。

  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些色彩多样的鲜花恰到好处的调节了办公室内单调的氛围,李佩斯逐渐觉得在这里工作不再有以往的那种窒息感。

         

  “哦,别开玩笑了,你要让我拿着这个去上班?”看着对方手里的大红色的盆栽,李佩斯一下子慌了。上次的豆蔻花已经够让他为难的了,这次要是真把这带去同事会怎么看自己啊。

  “可你上次说你想要他们的……”听出了对方语气中的拒绝,奥兰多立刻委屈了起来。他好不容易才找到了这么一盆花朵大颜色又是鲜红色的樱草,没想到男人居然这么不领情,“你看多美啊!”

  自己也不是没有半点审美眼光,他固然也知道这盆植物有多好看……最后李佩斯还是屈服了,得到的结果却是出人意料。

  下属渐渐觉得他没有想象中那么死板强硬,印象也开始有所改观。而同事间的好感推进了配合的默契,让计划的进度加快了不少,男人一下子觉得工作相比起以前变得轻松起来。

  他忽然开始期盼着每天早晨的到来,不仅是好奇又会有什么样的花装饰进办公室,更是为了见到那总是拿把柄取笑自己的奥兰多。

  比起熏的人透不过气的香水味,花朵天然的香气似乎更加诱人。

  男人很少再搭伙出去,而是更愿意在花店里呆上一会。李佩斯不否认自己爱上了这种味道,爱上了这种崭新的生活方式。

  亦或许是在不经意间爱上了彻底改变他生活的那个人。

-------

   “今天关门的有些晚,很忙吗?”自己下班的时间已经将近九点了,李佩斯却发现花店的灯还亮着。他有些好奇的走近,发现店主一副沉默的模样。就连店里的鲜花也仿佛蒙上了一层薄纱,盖住了原本艳丽的色彩。

   “嗯……下午去做了个检查,现在才有空照顾花。”奥兰多坐在门口的小凳子上,拨弄了几下手旁的茴香花,指尖粘上了黄色的花粉。蒲公英状蓬松的橘色花朵与店内相同颜色的灯光融为一体,在厚重的夜幕下如明灯般散发出柔和的光芒。

   “检查?你身体不舒服?”捕捉到了话语中的关键词,男人语气关切的问道。

   “……哦,并不,只是正常的体检罢了!”没想到对方会再继续问下去,奥兰多忽然慌了神。指尖一扫差点将手边的花盆打落,他紧忙扶住左右摇晃的盆身放好。随后似乎是为了躲避李佩斯的询问,也是试图掩盖自己不安的神色。他起身准备走进店里,却被一下子拉住了胳膊,“怎么……”

   “你的脸上,沾到花粉了。”李佩斯指着自己的脸颊示意对方。

   “哦、哦哦……”用手指擦了擦却将黄色的粉末涂得更开,晕染了一大片。奥兰多胡乱弄了几下发现擦的更脏干脆不去在意了,他催促着李佩斯赶紧离开,“你快回去吧,我要关门了!”

   店主的神色以及举动都一反往常,男人担忧的看了眼奥兰多。但他毕竟没有那么多权利干预别人的生活,踌躇再三最终还是离开了。

   “李佩斯!”奥兰多沉默了一会后忽然跑出店外,冲着马路对面大喊。却在看到对方的一瞬间还是将就在嘴边徘徊的话生硬的咽下,扯出一丝笑容,扬起胳膊大幅度的挥了挥手,“再见!”

   马路对面的人看到这幼稚的举动竟也做出了相同的回应,李佩斯止不住上扬的嘴角转身离开。

  

   看着男人走远的身影,奥兰多望着桌面放着的荚莲盆栽,下面压着的报告单上白纸黑字写着的东西触目惊心。他忽然觉得太阳穴如针扎一般,鼻腔猛的抽痛,温热的液体流了下来。手指轻轻擦过,暗红色的粘液与浅黄的花粉混为一体。

-------

   如果一件习以为常的事忽然被强迫性的终止不再进行,大多数人都会是憋屈到几乎发狂。李佩斯从没想过如果少了花店这一部分,自己的生活会变得如此糟糕。

   因为他根本就没有考虑过这种可能。

   蓝色的遮阳伞在这一天并没有照常撑开,就连生机勃勃的金盏花也都因为缺少关怀而有气无力的垂下了身子。木板反面的【close】就醒目的挂在门外的把手上。

   一切都发生的那么突然。

   也许只是身体不舒服或是别的原因才没有开门的吧。李佩斯掏出手机刚准备给对方打个电话,却发现这么久以来自己却连号码都没有存过。

   他打从心底觉得奥兰多在身边这件事太过寻常了,就好比一日三餐般已经成为了生活的一部分。

   没有鲜花日子里李佩斯始终觉得哪里空荡荡的,那盆鲜艳的樱草落下了第一片花瓣,豆瓣花的小叶瓣早就凋零了满地。

  换做是以前,他根本不会因为这件微不足道的事如此在意,相反也许还会暗自庆幸少了一桩麻烦事。李佩斯不禁蒙心自问,现在让自己如此犹豫不去寻找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答案或许从一开始就明了了,只是始终不敢面对。因为他将奥兰多看的太重要了,比任何一切都。

  是害怕得知对方真正的心意后发现与自己想的不符,还是从那天起就萌芽的不安已经扩散到了心里。

   他无法做出选择。

   是的,在见到奥兰多之前任何事都不能下定论。

  

-------

   从不迟到的李佩斯破天荒的晚点了,并且整整翘了一天的班。他从街头一直询问到街尾,人们似乎也在为这件事纳闷。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奥兰多,却又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说出花店主人的下落。尽管期望一次次落空,但男人始终锲而不舍的寻找着。

  最终他还是打听到了对方的下落,随着地址找到的却是市中心的医院。

--------

   走进病房的瞬间似乎时间都凝固了,李佩斯不敢相信此刻坐在病床上的人就是平时那个充满活力的奥兰多。

   房间内依旧弥漫着淡淡的花香,床头柜上的天香百合静静的盛开,却再没人有闲暇欣赏。病人的面色惨白的没有丁点血色,与白色的住院服相差无几。点滴瓶内缓慢落下的营养液随着细细的软管从静脉输送至全身,而那部分的血管早已因为长时间的输液而开始肿胀。

   “……奥兰多?”李佩斯沉默了许久,最后才试探性的开口。他走上前靠得近了些,生怕那单薄的身影会一眨眼就消失不见。

   盯着窗外出神的奥兰多听到声音后转过头,随后因为来访者而大吃一惊。他显得有些窘迫,但很快还是换上了平时的笑容,在此时看起来却只剩下憔悴,“你怎么会在这?”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吧?说好的每天一束花,自己却不打声招呼先耍约了。”将手上仔细包装好的薰衣草递给对方,深紫色在近乎纯白的病房内添上了笔重彩却不突兀。

   面露欣喜的接过李佩斯手上的花束,低头深嗅着芬芳的花香,医院里的消毒水味已经快逼得他窒息了。奥兰多轻拂过花瓣,手背上因为注射而留下的密布的针孔狰狞得可怕。他叹了口气,将花束放到手边的柜子上,“抱歉,但我的身体已经不允许我这么做了。”

   拉过椅子在病床旁坐下,李佩斯直直的看着奥兰多,“然后你就这么跑来了医院?不跟我说一声?”

   “我会有机会和你说的,”眼神四处躲闪着不敢对视,奥兰多端起茶杯喝了口水来掩饰自己的尴尬,“等我病好了以后……”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听出了话语中不对劲的地方,男人刚想再问下去却被突然打断。

   “马上要到治疗时间了,你改天再来吧。”

-------

   泄愤般的将易拉罐捏扁丢向废纸桶,李佩斯脱下西服外套狠狠甩在沙发上随后颓废的坐回原位。浓厚的菸味并没有让他烦闷的心情有所缓解,将手中不知道第几根的香烟按灭。李佩斯抓起一旁的外套掏出手机,打开了通讯录。

   首字母排序的列表很快跳出,而奥兰多的名字就排在头一个,他不知道自己在问到号码的时候几乎激动的手都在颤抖。

   屏幕亮了又暗反复多次,男人最后才按下了拨出键。

   接线状态的提示音仿佛将李佩斯此刻的心跳也拖缓下来,情绪逐渐平缓。等待了一会电话便被接通了,当熟悉的嗓音在另一端响起,李佩斯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医生说这周内再找不到匹配型进行移植,可能就没法拖下去了。”

   浑浑噩噩中男人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对方又回答了什么,通话结束后脑海中始终盘旋着这句话,占据了他的整个思绪。

   心中某种情绪疯长起来,他忽然迫切的想要为对方做些什么,并且是不求回报的。李佩斯联系了医院后发现确实在寻找白血病治疗的移植源,男人毫不犹豫的将检查时间约到了最早。

   手上的报告单写着的结果让李佩斯心中的大石终于落地,这或许就和那天一样巧合,他注定和奥兰多分不开了。 

   “你的病房里不再放花了。”看了一圈病房,李佩斯发现原本最常见的花朵全都被拿了出去,现在的屋子里单调得可怕。

   “因为我不想让鲜花与悲伤挂上钩,它们理应代表幸福。”奥兰多留恋的看了眼手里的百合,在花朵被抽走时发出了轻声短促的惊呼,接着一张报告单便被塞到了手里。

   “你会重新看见到它们的,因为我希望你能再次站到花店门口等我,”男人说完这句话后便离开了病房,在走出房门时向门口的护士点头示意。

   奥兰多从未因为伤痛而落泪,即使是在知道自己的病情时都没有现在的情绪激动。此刻心里快要涌出的酸楚感如同潮水般席卷了全身,那种被回应的喜悦给予了他无可比拟的希望。他拿着那份报告单看了很久,泪水最终因为底部的一句话溃不成堤。

    “我的未来一定要有你。”

----------

    一旦找到了移植源便可以马上进行手术,整个过程十分顺利,只要再住院一周左右两人便都可以出院。

    大病初愈的花店主人现在似乎又有了新的烦恼,他不知道男人耍了什么花招硬是将床铺都搬进了双人病房,明眼人完全看得出意图是什么。

    “我一直很好奇,你为什么不卖给我玫瑰花。”住院的日子无聊透顶,李佩斯躺在病床上干瞪眼,忽然想起了这个一直困惑了自己很久的问题。

    “你要玫瑰花干嘛,再去找女人吗?”奥兰多没好气的说。

    “no,”男人嘿嘿一笑,翻过身脸朝向一旁的床铺。他伸手抓住对方的被单扯了扯,轻声说道,“我会把它们送给你。”

--------

    重新开张营业的花店焕然一新,扫去那些在休业期间积攒的灰尘。蓝色的遮阳伞在艳阳下腾出了大片阴凉,刚浇过水的香桃木娇艳欲滴,如薄翼般淡粉色的悬着些许水珠,透过阳光的折射发出钻石般的光彩。

   “当心脚边上的紫罗兰!!”奥兰多近乎抓狂的冲李佩斯大喊,他现在觉得自己当初同意让男人来店里帮忙完全就是个糟糕透顶的主意。这长胳膊长腿稍微一不留神就会撞到东西,再加上本来就粗心大意,店主不知道这次搬完花自己又能剩下多少,“哎哎哎,胳膊要把花盆碰掉了!”

   “果然我还是干不来这种活……”腾出手放下花盆,李佩斯瞅着被自己弄掉大把花瓣的雏菊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就新手来说你做的……还是可以的。”捏着下巴扫了眼店内,奥兰多竟然觉整体看起来还不错。他扶正被摆放的歪斜差点漏土的银莲花,看着累的直不起腰的李佩斯,“lee,你知道为什么我喜欢花吗?“

   “……因为他们好看?”男人不走心的回答害得脑袋被杂志轻轻砸了一下。

   ”笨!但不能说全错,”将荚莲搬到正中央的桌上,这下店内的布置算是彻底结束了。奥兰多在围裙上擦了擦手,摘下一朵花枝递过去,“有的时候花语往往比人更加诚实,它们有勇气坦白那些我们说不出口的话。”转头看着李佩斯迟钝的接过花,“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当然,“趁其不备一把搂住奥兰多的腰,迅速的擦过薄唇,李佩斯舔过嘴角奸诈一笑,“从那天开始就明白了。”

----

   荚莲的香气在众多花香中尤为突出,典雅浑厚的气味恰好与风信子的清香融洽交汇。奥兰多亲昵的抵住李佩斯的额头低声说了些什么,两人轻笑着再次吻住了对方。

   香甜的蜜意包裹着花朵的香气浓郁的化不开。

   男人不再需要花店内的鲜花来装饰空洞的内心,因为他明白自己最想要的那朵花种早就在心底埋藏,花语为幸福的鲜花现在正绽放出最美丽的景色。

END.

==================

这篇文写了大概三天左右,怪我速度太慢而且太拖拉了quq

找花和花语稍微废了点功夫,因为还要想安排在哪里比较好。

试着想写出那种小清新的感觉,但是感觉失败了……

※以下是花语:(已按文中出现先后顺序排序)

红色山茶花:理性

欧洲蒲菊:友情

香甜花:香甜

酢浆草:健康食物

庭荠:优雅

白色野荨麻:相爱

冬樱花:悸动

豆蔻花:奉献

红樱草:除你之外,别无他爱

茴香花:明灯

天香百合:庄严

薰衣草:期待

红玫瑰:热恋

香桃木:爱情蜜语

紫罗兰:爱情

雏菊:纯情

银莲花:期待

荚莲:至死不渝的爱♥

风信子:游戏人间,注视(所以说佩佩看到的第二个注释就是这个意思啦,所以才会有点惊讶)

抱歉我写的这么麻烦,但还是建议看完花语之后再去看一遍体会一下qwq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55)
热度(192)
  1. 水光及笙不知不無罪 转载了此文字

© 不知不無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