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花】 初拥

食用注意:

*血族设定

*设定的概念可能有所不同

----------------------------------------------------

  屋顶悬挂着的唯一一盏白炽灯散发出微弱的光芒,因为电流的短路断断续续的摇曳着。不停闪烁的浅白灯光不足以照亮室内的每一个角落,那些畏惧光亮的黑暗被暂时驱散,蜷缩在不易被察觉的缝隙中。

  潮湿的瓷砖附满了蒸汽残留下的水珠,蜿蜒下滑与另一滴融汇后划出纵横交错的痕迹。空气中弥漫着长时间浸泡过后的水泥味,与少许藓类植物特有的气味混杂在一起,让人不禁有些反胃。

  牢实的铁门被打开,扶手经过长时间的腐蚀后在转动时发出了锈涩的摩擦声。夹缝内的粉末因为晃动撒落在地上的水滩中,倒映着灯光的表面被蒙上一层薄雾。

  “真亏你能找到这种地方,”像是到了个新奇的地方,奥兰多几步走了进来。四处打量了一番最终在地下室中央的浴缸边停下。他口中哈出淡淡的白雾,搓了搓胳膊扭头看向身后,“这儿可真够冷的。”

  “因为这里没有风,没有阳光,”拉过双手象征性的按揉了几下,尽管起不到任何取暖的作用,因为这温度相对于自身来说已经是非常高的了。李佩斯凑近奥兰多的脸颊,体会着温热的气息与肌肤接触的奇妙感觉。他轻啄对方的耳背,沙哑的声线如同梦喃般蛊惑,“……更没有人类所需要的温暖。”

  被小动作弄得有些痒痒,奥兰多缩起了脖子,低低的笑出声,“这么严肃?你平时可不是这样的。”他原本温彻的嗓音因为寒冷而带有了些鼻音,加上此刻发笑引起的颤抖,如同柔软的细刷一下下的扫过李佩斯的心间,“何况我就在这,难道还不够温暖吗?”

  “那你会一直在吗?如果……”话还没说完便被对方一把捏住了鼻子给打断,稍大的力度让李佩斯痛的咧了咧嘴。他知道奥兰多一向不喜欢自己问出这些愚蠢的问题,但心中的顾虑是不可能这么轻易就消除的。

  他是埋伏在黑夜中的野兽,冷血的狩猎着人类,轻而易举的剥夺他们脆肉的生命。但同时让他无可救药爱上的,恰巧就是本该成为猎物的奥兰多。

  如果两人没有相遇,对方一定是在虽然短暂但是充实的生命里享受着自己无法体验的事物,他会遇到一生的挚爱并延续血脉,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需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奥兰多是无辜的,没有人有权利剥夺他人类的身份。李佩斯再明白不过,甚至比任何人都要清楚。他曾经在无尽的犹豫中挣扎,但心中的那一点自私却随着时间的推移肆意增长。

  如果,如果他成为同类,那么便不必再忍受这种煎熬了……

  “我从来不会做后悔的事,包括跟你在一起。”像是揣测到了李佩斯心中的顾忌,奥兰多捏了捏对方板着的脸。他的声音此刻听起来是那么柔和,全然不像是一个畏惧血族的人类该有的模样。伸手拨弄了几下浴缸里冰冷的液体后体会着将要沐浴的温度,奥兰多前倾靠在李佩斯宽厚的胸膛上。他听不到对方的心跳声,却比任何时候都感到安心,“那么现在,能给我一个吻吗?”

  李佩斯将恋人按向自己,贪婪的汲取着残存的温暖。他迫不及待想要品尝对方甜美的气息,深切的如同要钻入骨髓,啃噬般的舔咬着欲罢不能的柔软。充血的薄唇似乎只要轻微拉扯便会破裂,而那些诱人的液体则会以极缓慢的速度渗出供自己慢慢享用。

  特意冷却过后的水冰凉刺骨,几乎要将血液凝固般从脚底一直浸泡到胸口。尽管先前已经做足了心里准备,但还是不禁打了个冷颤,小幅的哆嗦着。生怕那唯一的些许体温被带走,奥兰多一动也不敢动,直到恋人从后面环抱住他。

  对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既感到期待却又有些害怕,奥兰多咬紧了下唇试图舒缓自己急促的呼吸。他想要转身看着李佩斯,却被一只手掌温柔的盖住眼睛遮挡了视线。此刻除了呼吸声,阴暗的地下室内寂静的可怕。

  这场仪式必定是虔诚而又痛苦的,在整个过程中体会濒死的恐惧,却又能够感受到血液交融的蜜意。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烙印属于自己的所有权,与恋人缔结下血的契约。李佩斯从没打算为谁做过,但他此刻却愿意为奥兰多付出所拥有的一切。

  敏锐的感官迅速被逐渐弥漫开的体香俘获,李佩斯埋在颈间缓慢舔舐着,陶醉般的感受着肉体的美好。他将嘴唇贴在冰凉的皮肤上,感受着动脉在肌肉下跳动的生命力。伸出獠牙滑过光洁的脖颈留下浅浅的血痕,纤薄的肌肤轻易的便被刺穿,直接嵌入了充盈着滚烫血液筋脉中。

  不得不承认他实在忍受了太久的饥饿,那些平时被视作琼浆玉露般珍贵的体液终于可以彻底的畅饮。喉结上下滚动,大口的吞咽着鲜美的血液,忍受如同灼烧般疼痛的胃立刻舒缓了过来。

  随着血液的流逝,奥兰多感觉自己的四肢逐渐开始麻木,颈部的疼痛感也变得不再那么明显。在冰水的浸泡下心脏跳动的频率降到了最低,他此刻只觉得疲惫无比,脑袋沉重的快要抬不起来。

  “我是不是……快死了?”体会血液从体内流逝的感觉说实话渗人的可怕,再加上自己已经开始出现贫血症状,奥兰多不安的咽了口唾沫,轻声问道。

  “那只是暂时的,”贪婪的舔舐着仍然在源源不断溢出血液的伤口,李佩斯的舌尖顺着滑过锁骨留下的血迹轻轻的吮咬,“等到你醒来的那一刻,从今往后死亡只是个名词,你将获得永恒的生命……”

  “可我觉得……好冷……好…黑……”奥兰多竭力抬起胳膊拉住了李佩斯支撑在浴缸边沿的手,而对方立刻回握住,十指交缠。他努力的眨了眨眼睛试图唤回逐渐涣散的意识,却只觉得眼前的黑暗越来越接近,“我要抓不住你了……”

  “嘘……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直到永远。”将恋人的手拉至唇边吻了吻,李佩斯起身坐到浴缸边沿。由于失去了大量的血液,原本淡粉色的肌肤此时白皙的几乎透明。奥兰多闭上了眼睛,他实在抵抗不住浓重的睡意。被水沾湿的睫毛轻颤,如果不去在意微弱到随时可能消失的呼吸,奥兰多看上去就像只是陷入了沉睡。

  尽管咬开血管是件轻而易举的事,但李佩斯还从来没对自己试过。他将手腕凑到唇边,尖牙一点点扎进了静脉中。血族的血液相比起人类的要暗上许多,味道也不及新鲜来的美味。

  吸食了足量的液体后李佩斯将水中的奥兰多扶起身,怜爱的拭去脸颊上的水珠。捏住下巴使对方的双唇轻启,浓稠的暗红色液体被细细哺到奥兰多的口中。无意识的做出吞咽的动作却因为强烈的铁锈腥味而排斥着。来不及咽下的血液从嘴角溢出,顺着下颚优美的弧线滑落到水中。染料般的液体逐渐晕染,如丝如缕的漂散开来。

  舔去最后剩下的一点血渍,李佩斯将奥兰多放得尽量平缓,安静的等待着转变。

  地下室的呼吸声彻底消失了,只有水滴砸到地面上的声音清晰无比。奥兰多陷入了短暂的‘死亡‘,这也是他作为人类最后的一次切身体会。

  首先是那对因为吸血而留下的小孔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肌肉组织向伤口生长粘合,最后干净的看不出一点痕迹。奥兰多的睫毛抖动了几下,接着猛地睁开,红色的虹膜因为灯光的照射产生微弱的反光。他像是溺水的人一样剧烈呼吸着,张开嘴巴几乎是咽下空气来填充几近衰竭的肺部。

  初生的血族迷茫的看了看四周,他敏锐的嗅觉在空气中捕捉到了一丝血腥味。奥兰多抬起头,而李佩斯正坐在边沿关切的看着他。迎上目光呆楞了会,他忽然抓住衣物一把将对方扯进了浴缸里。

  狭窄的空间里明显容纳不下两个高个,浴缸里的水经过这么一折腾洒出去了大半。‘新生儿‘的力量通常都较强,李佩斯发现自己竟然挣脱不开奥兰多的压制。他能够亲切的体会到对方的饥饿,因为两人体内流淌着相同的血液。尖锐的獠牙正抵在脖子上,下一秒便毫不犹豫的刺了进来。

  李佩斯闷哼一声,不知轻重的粗鲁啃咬让他感到疼痛,但随着吮吸扩散开的却是酥麻的甜腻。他揉了揉奥兰多湿透的发丝,承受着恋人近乎疯狂的索取。

  “……哦天哪……这可真是太疯狂了,”咽下最后一口血液,恢复意识的奥兰多看着李佩斯的脖颈。嘴里还残留着恋人的味道,他立刻明白到自己做了什么,“我咬了你?”

  “yep,”李佩斯无奈的点了点头,说实话他也因为失血过多开始有些头晕了,“我还从没见过这么能吃的血族。”

  “吃的再多也没你多,那么大胃口还是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被这么一调笑奥兰多立刻就不甘示弱的反驳起来,他环臂瞪了眼李佩斯,却看到对方笑着指了指自己,“干嘛?”

  “我们现在可是一样的,”抓住奥兰多放松警惕的瞬间,李佩斯抬起腿将对方拱起接着起身把恋人压在了身下,他微笑着蹭了蹭奥兰多的脖子,“营养不良患者~”

  猩红的眸子交映出彼此的身影,无论是嗅觉还是听觉都跨越了人类的能力。奥兰多意识到他此刻真正成为了只活在夜晚的怪物,一生都将因为对血液的渴求而备受煎熬。

  “你觉得会后悔吗?对于转变成我的同类这件事。”将毛巾盖在奥兰多身上,李佩斯抵着对方的脑袋低声问道。他害怕的搂紧了恋人,生怕对方下一刻会因为忍受不了而反悔。

  “绝不,”奥兰多笑着抬起头,眼眸中满是期待。成为血族并不是他所希望的最好结果,但只要能够和李佩斯在一起,无论最终的结局是什么他都会欣然接受。

  两人从地下室出来时已经是夕阳,他们需要等到完全日落后才能离开。

  “你再也不能在阳光下活动,也不能再晒最爱的日光浴了”李佩斯惋惜的看着橘红色的云层,光芒如同烈火般燃烧了整个天空,“因为我们会被烧成灰烬。”

  初生的血族拉过恋人猛的吻了上去,碰撞的力道之大几乎擦碎了两人的唇瓣。溢出的血液随着舌尖的搅动消融在口中,伤口在深吻中不经意的愈合。奥兰多松开唇,看着一生的伴侣。眼中仿佛染上了余晖的夺目光彩,他声带轻震,

  “if you burn,i burn with you.”


end.

-----------------------------

嗯……写的很爽……爽……【shenmegui

【剧透注意】关于开花最后说的那句话,其实是来自饥饿游戏三的那句“if we byrn,you burn with us.”然后我不知道为啥开了这个脑洞,不过稍微改了改还是觉得挺适合的!

感谢洛兰小天使陪我开脑洞_(:з)∠)_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19)
热度(135)
  1. 水光及笙八万斤扇贝 转载了此文字

© 八万斤扇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