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花】 Kiss.Cure ①

食用注意:

*厌食症佩佩x心理医生开花

*佩佩在这里已经是属于痊愈期,只需要再接受一点药物和心理治疗就可以彻底恢复了

**两人已经交往啦

-----------------------------------------

  伦敦的清晨总是笼罩在浓密的雾气中,强烈的阳光在经过云层的筛透后只剩下浅浅的亮光。潮湿的空气接触到与室内温度相同的玻璃后液化,水珠与白雾一同附着在窗户上。

  床头柜上的闹钟始终在六点准时响起,刺耳的电子音在连续播放三分钟后自动转接电台,由主持人用充满活力嗓音向听众播报着新的一天。

  伸出被窝的手在空中挥舞了几下,最后才搭上床头柜找到响个不停的闹钟啪嗒按掉。动作就那么静止了一会,随后似乎是感觉到了凉气般迅速缩回了被子里。

  鼓起的棉被里的物体蠕动了几下,慢吞吞的探出被睡得炸毛的脑袋。奥兰多砸了砸嘴,极不情愿的睁开了眼睛。早晨的气温要低上许多,他在换衣服时冻的直哆嗦,下床时还得找到昨晚被自己乱丢的袜子。

  熨烫的没有一丝褶皱的衬衫合身的称出了姣好的身形,奥兰多挑了条深蓝色的格子领带仔细打好,捋平西装裤上的细微皱痕。

 

  按下咖啡机开始运作的按钮,清脆的提示音让奥兰多原本还因为早起而阴郁的心情忽然好了起来。他叼着牙刷走出卫生间,打开冰箱拿出两片面包塞进面包机,接着将几条培根铺在加热好的平底锅上。

  在洗脸的同时奥兰多摸了把下巴,一晚上新长出的胡茬刺刺的有些扎手。他打开剃须刀一边清理着,一边盯着镜子里自己的模样忍不住自言自语,“你真是帅呆了,奥兰多·布鲁姆,他会完全迷上你的……”

  此时就连刀片高速转动发出的噪音听起来都像是悦耳的音乐,而正当奥兰多沉浸在自我的世界里时,突兀的焦灼味闯进了美妙的协奏曲。停下动作愣了几秒,他这才放下剃须刀,喊出一声“该死”后立刻冲进了厨房。

  虽然面包烤的恰到好处,咖啡的浓度也正合适,但嚼着因为时间太长煎得过熟,发硬发干的培根,奥兰多觉得自己今早的心情果然还是很糟糕。

  即便如此他还是得拿出最好的一面赶到工作地点。走在去往办公室的路上被擦肩而过的护士忽然喊住了脚,奥兰多面带微笑的听着对方说的话,先是点了点头,但随后脸上的黑线却越堆越多。

  好家伙,只要自己不在就又不听话了。奥兰多努力维持着笑容向护士道了声歉,扭头便脸色一沉怒气汹汹的加快了步伐。放弃了先回办公室的想法,而是直接走进了自己负责的病房内。

  “伙计,我可不想今后新的一天都从护士打的小报告开始。”身着蓝白条纹病号服的人在听到开门声后立马定在了原地,除去手上正在往纸篓里丢的东西,奥兰多差点以为这家伙只是单纯的在四处看风景。

  走上前拿开纸篓并将对方拽回椅子上,没好气的看着这个面带委屈的病号。奥兰多拿起一旁的小册子翻开看了眼,随后挑眉,“你懂我的意思吗?”

  送药记录上清楚的写着李佩斯今天还没有服用早晨分配的药物,不,甚至连昨晚也没有。医生无奈的扶额,他不知道为什么一个个子比自己还高的成年人能够这么害怕吃药。

  这个病人是在一个月前被安排到这里的,虽然前期患有十分严重的厌食症但是在医师的治疗下已经有所好转,而自己的任务就是给他做心理上的疏导加快治愈的速度。

  李佩斯先是盯着奥兰多眨巴了几下眼睛,露出一副似懂非懂的表情。他并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一转平时温柔的语气,跟自己阴阳怪气的讲话。虽然害怕大于疑惑,但他还是配合的点了点头。

  “那好,”从笔筒中抽出一支笔在册子上做了几条记录,奥兰多转了转笔用笔尾指着李佩斯手上的药瓶,“现在快把手上的药给吃了。”

  苦海深仇般的看了眼手心两粒蓝色的椭圆形药片,李佩斯只觉得自己另一只拿着水杯都在不停的颤抖。他看了眼低头写记录的奥兰多,最后还是不情不愿的合着水把药片吃了下去。

  今天实在是太反常了,要是换做平时奥兰多绝对不会对自己这么冷淡。李佩斯坐在病床上却发现少了往常的早安吻,他不禁在心里纳闷起来。丢药这种事也不是头一次做……不不不……他没做过这种事……

  “我错了……”耐不住寂寞的金毛实在是忍受不了这种变相的惩罚,他先一步道了歉,语调十分委屈的那种。

  如果脑海中想象的东西能够具象化,奥兰多几乎能看到李佩斯的两只犬耳都耷拉了下来,一副急需关爱的样子。

  虽说是件三言两语就可以解决的小事,但他还是决定在让对方长长记性。于是他放下笔,严肃的看着对方,“错哪了?”

  “我不该偷偷把药给丢了……”耳朵耷拉得更下,就连尾巴也无力的垂在身后。李佩斯紧张的移开目光,不敢看奥兰多此时的表情。

   医生先是故作镇定的盯了会李佩斯,最后还是憋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说白了他纯粹只是为了看看李佩斯乖乖认错的模样,只是没想到对方居然真的这么听话。

  

  奥兰多从不觉得心理医生是份轻松的工作,直到他遇见李佩斯。能够天天在上班期间与恋人腻歪在一起,这可是大部分情侣都享受不到的福利。

  听到笑声后李佩斯立刻松了口气,他知道对方已经不再生气了。偷偷瞥了眼奥兰多,看到笑脸后原本还阴沉着的金毛瞬间充满了活力,左右摇摆着尾巴扑到了奥兰多面前。

  医生侧头蹭了蹭抚摸脸颊的手掌,目光温柔得如和煦的日光,他饱含深情的吻了吻对方红润的双唇,

  “早安,lee.”

tbc.

--------------------

这个大概就是像日常小短篇一样_(:з)∠)_

想到萌的点子我就会写!!

感觉还不太适应写这种现代向,我会加油的qwq

评论(32)
热度(112)

© 不知不無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