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L】浸溺花潮 part④

食用注意:

*花吐梗

*设定改动有

---------------------------------------

part   ④

  即便是再坚韧的生物也抵抗不了长期间寒风的摧残,冬季的空气冰冷刺骨,无情的掠去任何微薄的生命。

  断了茎的植物会以极快的速度死去,更何况是花朵这如此脆弱的存在。原本鲜活的白花没绽放多久,边缘便开始发黄蜷曲,呈现出深褐色的皱痕并逐渐枯萎。

  年轻的精灵不知该如何是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甚至对花的来历无从得知。掌心的花朵是那么柔软,仿佛鹅绒般轻的几乎感觉不到,却沉甸甸的落在了他的心上。

  对于该如何处理这朵花,莱格拉斯一开始确实废了很大劲去思考。毕竟如果再发生此类的事情并且被发现的话,想要解释清楚绝对会十分棘手。

  但当这个现象发生后事情似乎变得好办起来,小心翼翼的握住干花收进口袋,莱格拉斯打算带着它去询问族内的长者。岁月的沉淀使他们睿智并且友善,等到见到实物后一定会温和的向自己解释来由和治疗方法。

  这么打算好后莱格拉斯迫便不及待的想要立刻行动了,他迅速的扫视了一下四周以确定自己刚刚的那番动作没有撞倒什么东西才放心的走向门口。

  木质的大门选用了上好的材质,并用细致的雕工镂刻满了精致典雅的花纹。门把手被打磨的光滑,暗色的底色巧妙的与浅色的门板融合为一体。莱格拉斯握住把手,卡轴的设计使他不用废多大力气便可以推动。

  但这次门并没有打开,除了因为拉动而发出的几声吱呀声,几乎纹丝不动。它被从外牢牢的锁住了,在里面是绝对不可能打得开的。

  父亲说过的话他并没有忘记,直到冬季结束前都没法出去。但即便如此莱格拉斯还是气急败坏的连踹了几脚门,最后才坐回了藤椅上盯着壁炉干瞪眼。

  让他一个冬季都呆在这个屋子里?这慢性的折磨可比直接杀了自己还难受!莱格拉斯自然是不会听从父亲的安排乖乖的留下,似乎是从跳动的火焰中获得了灵感,没过多久他就打起了出逃的主意。

  冬季的夜幕寂静漫长,漆黑的夜空凝聚成一片盖住了大片月光,从几条间隙投射下微弱的光芒。大雪似乎在这时稍作停缓,只有厚厚的积雪昭示着雪势的凶猛。远处的森林因为云层的飘移忽明忽暗,树叶相互摩擦的声音伴随着风从远处吹来。

  莱格拉斯探出窗外看了看,经管所处位置不是很高,但他当然不会就这么贸然的跳下去。

  城堡整体由光洁的石砖堆砌而成并覆盖了大片装饰用的瓷瓦,光滑整洁的外层绝对没有适合的落脚点。他环臂思考了一阵,余光忽然注意到了交织蔓延在表面的藤蔓。

  采光极好的位置再加上毫无阻碍的生长环境,枝蔓几乎已经达到了手腕粗细,而这已经绰绰有余。打定主意后他背起箭囊,确定带好了武器,接着伸手抓住了离得最近的一根藤蔓。

  深吸了一口气,他抓牢根状植物开始逐步下滑。粗糙的表面摩擦着手掌,不一会就使皮肤红肿疼痛。细小的叶片此刻也成了锋利的刀片,留下了浅浅的划痕。

  不知道向下爬行了多久,手掌已经有些发麻。莱格拉斯勉强朝地面看了一眼,剩下的距离与自己而言似乎也只有几步。

  于是年轻的精灵在比较下选择了更为简便的方法。他两手抓牢藤蔓使身体微微上提,接着在松开的瞬间腿部用力。极大的推力使他整个人跃了出去,在一个连贯的后空翻后平稳落地,从开始到结束过程中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拍了拍身上的灰,莱格拉斯最后再看了眼建筑。他在临走前又添了点柴火让壁炉燃烧的更久些,使自己的房间格外亮堂,这样之前能延缓一会被发现的时间。

  午夜的森林同时充斥着温和与诡异,相比起白日就仿佛一头陷入沉睡的猛兽,温顺却又能在醒来的一瞬间使你湮没在黑暗中。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带起连锁的反应,摇曳的枝桠,积雪融化的水流。那些再熟悉不过的景物在此刻被赋予了截然不同的生命力,他们包裹上崭新的外衣活在黑夜的笼罩下。

   莱格拉斯漫无目的的行走在树林间,他不知道自己现在该去哪或者说目的地是哪。但那又何妨,难得的深夜旅行已经是令他最意外的收获。手指轻拂过树叶及积雪,冰凉的触感刺激着指尖。他舒展四肢深呼吸,惬意的享受着自然的气息沁入心脾。

  不知闲逛了多久,甚至有可能已经进入了森林的深处。莱格拉斯下意识打量了圈四周的风景,却忽然感觉到说不出的熟悉。迟疑的向前又走进了几步,他伸手拨开面前拦着的树枝,被所看到的景象直接惊呆在原地。

  间隙中的月光穿过树叉散碎的落下,在地面上投射出点点光斑。结冰的湖面表层漂浮着一层光雾般的物质,随着风动聚集分散。

  如同着魔般的走近,记忆中的场景如复刻般展现在眼前。他怎么可能不认识这里,那是他最怀念,却又最不敢靠近的地方。

  与父亲在湖边度过的时间几乎囊括了他的大半个童年,无论是骑马还是箭术,莱格拉斯直到现在都清楚的记得那棵粗壮的树杆上留下了多少条练习的划痕。

  而那莫名的情絮,也是在这里萌芽。

 

  随手捡起石子丢进湖中,幸灾乐祸的看着冰面被砸破,以及那些原本平静的光雾被自己扰乱成一团,分解飘散,随着寒风吹散开来。莱格拉斯玩的正尽兴,刚准备捡起第二粒,但耳边响起的动静立刻让他警惕起来。

  他习惯性的放轻呼吸,仔细聆听着周围的动静,除了湖面碎冰细微开裂的声响外,还掺杂着几乎察觉不到的脚步声。

  心中顿时警铃大作,莱格拉斯立刻抓起一旁的长弓从箭囊中抽出箭拉满弓,迅速的对准了刚才判断出的声响来源,而那里确实埋伏着黑影。

  刹时间湖边安静的唯有弓弦紧绷的拉扯声清晰无比,只要再有一丝动静,捏在指尖的箭羽在下一刻便会被松开。

  “你曾经也这样拿箭对准过我,不过却是练习用的木制弓箭。”

  熟悉的嗓音吓得莱格拉斯手中的箭差点脱手,他惊慌失措的赶紧松弦收起了弓箭。

  “那似乎就是不久前的事,”黑暗中的身影缓步走到月光下,白色从顶至低照亮了全部。瑟兰迪尔站在树底淡淡的看着莱格拉斯,光亮柔和了他的整个轮廓,“因为调皮你可没少受惩罚。”

  他除了银色的长衫外似乎只披了条长袍,就连王冠此时也被取下,如瀑的金发柔顺的披散在身后。精灵王卸下了白日的威严,他甚至是略带笑意的走近莱格拉斯。

  “Ada……您、您怎么知道我在这……”莱格拉斯惊诧的看着父亲,先不提被找到,他做梦也想不到两人会在这相遇。

 

  “我猜到你会来这,”瑟兰迪尔怀念似的眺望湖面,眉梢舒展。随后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叹息般的语调使他尾音略微发颤,“……谁叫我们是父子呢。”

  这次他没有作出回应,莱格拉斯因为这句话而陷入了沉默。那字眼扎得心脏生疼,从内部向外蔓延开的疼痛几乎让他无法呼吸。

  是啊,为什么我们偏偏要是父子呢?

  “我只是……还有些不适应。”许久,瑟兰迪尔才打破寂静,他略带歉意的说到,“你长大了……”他转身看着莱格拉斯,“对于之前的事,我很抱歉。”

   莱格拉斯很少见到父亲如此感性的时刻,对方吐露的话语一字一句都使他心动。飘散的光雾像是被什么吸引,逐渐向两人聚拢,黏着在金发上柔化了发梢。而天空此刻也渐渐飘起了雪花,夹杂着光絮如散落的星光漫天飞舞,以慢动作的速度缓慢下降。

 

  瑟兰迪尔伸手摸了摸爱子的脑袋,替他抚去掉落的雪花。收手时无意蹭过被冻得通红的脸颊,而对方正望着自己,目光交接的瞬间竟觉得呼吸一顿,指尖酥麻。

  此刻他的眼里只有我,只有瑟兰迪尔。

  “……我的绿叶,我比任何人都要爱你。”

  莱格拉斯在话音刚落便觉得自己的心被猛的一扯,这句他最奢求的话此刻能够轻而易举的从父亲的口中说出,却全然不是他所希望的意思。

  熟悉的感觉再度涌来,咽喉的瘙痒伴随着灼烧让莱格拉斯迅速回忆起了不久前痛不欲生的经历。脸颊上被触碰的地方开始发热发烫,像是烙铁留下的痕迹逐渐发红。

  他捂住嘴剧烈的咳嗽着,尽量不让自己看上去那么痛苦,但额前密布的汗珠还是体现出此刻是多么难受。莱格拉斯觉得自己就连站立的力气都要失去,这次怪异的现象比先前来的更急更猛,他甚至怀疑能不能够挺过去。

  瑟兰迪尔听见咳嗽声后迅速将长袍披在爱子的身上拍了拍对方的后背,他单纯的认为这只不过是因为沾染了寒气而引起的不适,“雪落大了,我们回去吧。”

  示意对方先走而自己需要再逛一会,尽管精灵王一开始严词拒绝但最后还是无奈妥协了,只是在离开前再三叮嘱。

  看着走远身影,莱格拉斯始终还是没有勇气将那句在心中默念了无数遍的话问出口。

  如果我说我同样爱您,但那却是另一种情感,您又会怎么想呢?

  爱语随时都仿佛要呼之欲出,却始终如鲠在喉。

  洁白的花朵攥紧在手中,被挤压的破碎不堪。

  

 

tbc.

--------------------------

我想问问  有小伙伴觉得虐吗……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52)
热度(142)

© 八万斤扇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