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花】 斯诺克(下)

 

食用注意:

*推荐配合BGM【lady gaga—G.U.Y】阅览

*有肉(/18注意)

*此为斯诺克(上)后续,剧情有些许承接

*cp为:lee pace x orlando bloom

*400fo+500fo感谢!

------------------------

  距离营业结束至少还有能够再打一局的时间,放在平时奥兰多可不会白白浪费这多打几个球的机会。如果不是这个甚至算不上搭讪的偶然发生,他会像往常一样呆到打烊,接着离开。

  然而此刻他却和一个刚认识不到三个小时的男人忘乎所以的缠丒吻在一起,两人像要将对方揉进体内般紧紧相拥,身后有力的胳膊抵着后背几乎快要让自己透不过气。

  李佩斯在离开的同时扯过店门旁衣架上的大衣,严实的披在奥兰多的身上后才推开了旋转门。前台的店员早就打起了瞌睡,直到被衣架砸倒在地的巨大响声惊醒,他迷茫的看了眼门口,只看到两个身影推丒揉着走了出去。

  深夜的凉风吹在身上让奥兰多不禁缩了缩脖子,尽管身上披着男人的大衣,但还是抵御不了刺骨的寒风。这种寒冷大概只持续了不到一分钟,李佩斯立刻就从后面拥住了他,热量迅速驱走了凉气。

  “你这样让我走起路来很不方便,”一个高个子紧贴背后脚步紧跟着,再加上两条胳膊搂着自己,走了没几步奥兰多就因为一直被踩鞋跟而抱怨起来。

  “还不是怕你冷,”李佩斯无奈的撇嘴,他本事出于好意没想到对方却是一副不乐意的模样。最后他还是妥协了,停下脚步撒手,怀里的人立马就暴丒露在寒风中,“现在感觉如何?”

  刚刚还在说个不停的奥兰多立马就没了声,他故作镇定的往前走了几步,却在停风头里不停的发抖。原地踌躇了会后忽然向后一靠,默不作声的重新钻回了李佩斯的怀里,没一会耳边就传来了对方把戏得逞的笑声。

  空荡荡的地下车库内只剩下零星的几辆车,大片空白的停车位使空间内的声响反射聚集变得格外清晰。

  将奥兰多按在一旁的柱子上,灰白的粉末立刻沾满了身后的高档大衣,但很显然现在主人已经无暇顾及这些。

  双唇不知何时又粘合在一起,粉红的舌尖交丒缠翻丒搅着,唇角隐约可见的缝隙中传出清晰暧丒昧的水丒声。李佩斯撕丒扯般的咬住对方的下丒唇,贝齿轻轻研磨着柔丒嫩的内丒侧。双手不安分的探丒进衬衫内,抚丒摸着两侧的肋骨一路向上。

  咬住衬衫底端一直撩丒到胸丒口,男人凑近奥兰多的唇边示意叼住,而对方欣然的服从了他的命令。少了遮丒掩的胸丒膛立刻暴丒露在眼前,两粒暗红色的乳丒珠随着呼吸上下起伏着,全身上下泛起了情丒欲的潮丒红。

  男人用鼻尖蹭了蹭奥兰多的胸丒口,炙热的气息全数扑打在裸丒露的肌肤上。将一边的红樱含入口中,粗糙的舌苔划过敏丒感的表面,不一会便充丒血挺丒立。被冷落的另一侧立刻受到了及时的爱丒抚,两指夹住乳丒首搓丒揉刮丒骚,满意的享受着对方因为挑丒逗而时不时溢出的呜丒咽声。

  终于得到释放的乳丒珠早已被吸得红丒肿,表面的津丒液在昏暗的灯光下发着浅浅的水光。落下细碎的吻逐步来到小腹,啃丒弄舔丒咬了几下做了简短的停留。

  他并没有足够的耐心等待奥兰多的许可,在对方出声制止之前李佩斯早已先一步的解丒开了裤子的搭扣,掏出完全丒勃丒起的分丒身握在手中上下丒撸丒动。

  “不要告诉我你想在这……”难以置信的瞪大了双眼,奥兰多觉得他今天绝对受了太多的刺激。从未料到自己会有在公共场合达到高丒潮的经历,还是在一个陌生男人的手里。而此刻他竟然默许了这男人在这个随时可能有人来的公共场合替他口丒交,“你这个疯子……!”

  他不知道这句话是在说李佩斯还是自己,也许在见到这个男人的那一刻,他就已经疯了。

  “可别告诉我你不愿意,”伸出舌尖舔了舔前丒端,方才还坚守原则的人立刻熄了气焰温顺下来,只是红着脸看着自己。看着奥兰多这么乖巧的模样李佩斯心情大好,吻了吻柱身,他以前可从没这么做过。

  与自己料想的基本上没有太大的差别,唯一不同的是实物看起来更加悦目一些。男人轻丒吮了下顶丒端感受到对方猛的一颤才缓慢的将分丒身纳入口中,直到顶丒端抵到咽喉有了轻微的作呕感才停下。根丒部修剪过的毛发有些扎手,却不妨碍动作。他滑动舌头舔丒动那些鼓丒起的筋脉和褶皱,做出吞丒咽的动作使喉口紧缩挤压顶丒端。少量腥咸的液体直接滑进了食道,勃丒起的柱丒身间歇性的跳动着。

  尽可能的用嘴唇包住牙齿不磕碰到柔嫩的皮肤,接着开始大幅的吞丒吐起来,一反先前温柔的舔丒舐。奥兰多难耐的揪紧了身后的大衣,双腿夹紧试图缓解这过于强烈的刺激。全身随着每一下吮丒吸随之颤抖,喉结上下滚动将那些已经快要脱口而出的呻丒吟努力咽下。

  几乎是瞬间达到的顶峰夺去了他全身的力气,奥兰多无力的松开手支撑在李佩斯的肩上才勉强维持身体不倒下。刚经历高丒潮的身体极度敏丒感,他的小腿肚都在不停的打着颤,只能任由李佩斯将他扛起身丢进车后座。

  奥兰多刚想说些什么便被扑面而来的大衣盖了一脸,上面的灰尘呛得他直咳嗽,“这么脏,干嘛还丢给我!”

  “车上没别的衣服了,你先用这个垫一下。”说完李佩斯就坐进了驾驶座,转动钥匙发动车子。

  垫一下?奥兰多一时没理解,他不解的看了眼大衣,再抬起头刚准备询问,却发现对方正一脸调笑的看着自己。目光直丒勾丒勾的盯着某个部位。

  反应过来的瞬间奥兰多立刻赏了男人一双白眼,毫不客气的铺好大衣一屁股坐了上去。因为就在刚才,他的分丒身,一直到后面的股丒沟都被对方肆无忌惮的舔了个遍,粘糊糊的沾满了精丒液半凝固在腿丒间。

  有些好笑的看着后座的男人,李佩斯对着他招了招手。对方看到后不情不愿的凑了过来,主动吻丒上了他的唇。

  从未尝过的自己的味道,而现在却是在这个男人的嘴里感受。奥兰多闭起眼睛,混沌一片的脑海已经无法进行任何思考。

  这感觉真是说不出的,令人兴奋。

  “等会,别忘了这个。”结束了这个绵长的吻后奥兰多扯过一边的安全带替驾驶员系上,警示丒性丒的轻咬了下李佩斯挺拔的鼻梁。

  对于这种细心有些意料之外,男人愣了几秒随后才坐正身体启动车子。

  李佩斯刚开始以为自己只是因为忍耐的时间太长而出现了幻听,但过了一会后他发现显然没有自己想的这么简单。趁着等红灯的间隙,他看了眼后视镜,不看不要紧,一看他觉得自己的目光就像被牢牢黏住了般移不开了。

  由于狭窄的可视范围镜子只能反射出很小的部分,但这一块已经足够让李佩斯为之抓狂。

  灵活的手指套丒弄着半丒勃丒起的分丒身,溢丒出的液体混合着先前的残留发出咕丒啾的水丒声。奥兰多不知道自己此刻是鼓起何等的勇气才做出这样的举动。他原本是出于拨丒撩男人的耐性,却在开始后发现自己的身体包括内心也是同样的急不可耐。

  他仰躺在后座,目光紧盯着李佩斯深邃的侧脸如舔丒舐般缓慢下移,最终停留在那双厚实的大手上。回味着男人方才味自己所做的一切,手中的分丒身又有了抬头的趋势。触丒碰着曾被抚丒摸过的地方,再次撸丒动了几下后发现全然没有刚才的兴致,奥兰多最后坐起身趴到驾驶座的靠垫上。

  “李佩斯……我们去哪?”他凑近李佩斯的耳边,用低喃的声音问到,湿润的食指划过对方紧抿的唇丒缝。

  男人以沉默答复了他,却开始伸出舌尖缓慢的舔丒舐着他的指腹。车内正在播放的收音机音量并不算大,深夜档播放的古典钢琴声一记记敲击在他的心上,悸动的颤抖着。

  不知行驶了多久,车子最终在一声急刹下停下。奥兰多看了眼窗外,却意外的没看到那些五颜六色的霓虹灯,反而是一片暗色的别墅区。

  “这是你家?我可从没见过有人带搭伙回家的。”裹紧了大衣,奥兰多迟疑的说到。

  “那么你觉得,你现在这模样能去旅馆?”李佩斯挑眉,打开车门将奥兰多抱了出来,右脚后踢关上了车门。

  进屋后他甚至来不及开灯便被搂住脖子深深丒吻丒住,带着粗丒暴的啃丒咬甚至让唇丒瓣隐隐作痛。在进入房间两人尽可能剥丒去了对方身上的衣物,随意丢弃在地上的衣物摞起了小堆。

  迫不及待的将奥兰多按在床上,疯涨的欲丒望几乎使他的理智燃烧殆尽。李佩斯顾不上再去留下那些被称之为情丒趣的吻丒痕,此刻唯有啃噬才能缓解他心中急切的渴丒望。轻微的疼痛感让奥兰多不禁倒吸了口凉气,他咧嘴不甘示弱的张口咬住李佩斯的脖子留下浅浅的齿痕。

  一手拖住后脑勺忘情的拥丒吻着,李佩斯用暂时空闲下来的右手在床头柜上胡乱摸索着,慌乱之中打开了手边的台灯。

  忽然亮起的灯光让两人都下意识的遮挡,从刚才开始便胶着的状态此刻才有了间隙。李佩斯看了眼奥兰多,看到对方正红着脸神色朦胧丒的看着自己,忽然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全然没有了之前的气场。

  打开床头的抽屉拿出润滑油,忽然坦丒诚相见的两人都意外的害羞起来。李佩斯拿着手上的瓶子不知是该拿着还是放下,直到奥兰多轻笑出声,“你想愣在那到什么时候?不会是想让我自己动手吧?”

  “哦,当然不是,看我都在干什么……”立刻回过神来,李佩斯俯身给了奥兰多一个吻,随后打开了盖子。

  当被冰凉的液体触碰到时奥兰多无意识的向后缩了缩,异物进丒入体内的感觉说不上难受,甚至还有些小舒服。食指逐渐动作起来,抚摸按丒揉着敏丒感的内壁,抵开足够的缝隙以让第二根手指进入。他的呼吸越发急促,在被触碰到那一点后更是无法抑制的叫出声。

  等到穴丒口扩丒张到了差不多能够容纳下四根手指的时候李佩斯移出手指,释放了自己在狭窄中禁丒锢许久的勃丒起。

  先是试探性的将顶丒端插丒入,在确定对方没问题后李佩斯才放心的沉下腰,向内推送。虽说事先已经做了足够充分的扩丒张,但要完全容丒纳下男人的尺寸还是有些吃力。括约肌拉扯的刺痛感使奥兰多揪紧了身丒下床单,但随后便被一只大手握住。

  因为忍耐而酸胀肿痛许久的分丒身终于到了梦寐以求的地方,李佩斯满足的叹了口气。他闭上眼蹭了蹭奥兰多的脖子,腰部缓缓动作起来。感受着内丒壁的湿滑柔软,每次的进入都像是被吮丒吸般令腰丒部酥麻,这感觉实在是再好不过了。

  体内敏丒感的一点被不断的大力撞击,奥兰多不再有所顾及的直接放声呻丒吟起来。身体与内心同时充实的满足感让他很快便在快丒感中沉丒沦。他弓起腰使两人贴合的更加紧丒密,甚至扭丒动身体主动追逐着男人抽丒插的节奏。

  他被情丒欲冲昏了头,但此刻也完全不需要理智。李佩斯把住身下人的腰侧加大了抽丒插的力度,在对方体内疯狂的掠丒夺着。每一次挺进都直丒插丒至底,囊丒袋与臀丒部不停的撞击发出了清脆的拍丒打声。最终他低吼一声,失控般的猛烈冲丒刺了一阵,在深处释丒放了精丒华。

  “告诉我……你的全名……”享受着高丒潮的余韵,李佩斯搂着奥兰多,舔丒舐着对方汗湿的脸颊低声问到。汗水使肌肤紧贴在一起,呼吸交丒融。

  “……我会告诉你的,但不是现在……”他的嘴角勾起细微的弧度,仰头吻丒住了男人阻止了对方再抛出下一个问题。他猜到了接下来的问题是什么,却使坏的想要再吊吊李佩斯的胃口。

--------------------------

  自从那次在店里遇见奥兰多后,李佩斯便知道自己已经无法自拔的爱上了这个男人。

  残留着的情丒欲总是很容易再度被挑起,他们都再清楚不过,因为这才只是一球入袋。

---------------------

  当从睡梦中醒来时,李佩斯下意识的摸了摸身旁的位置,却发现早已冰凉。他立刻下床四处寻找着奥兰多的身影却未寻得丝毫。

  颓废的重新坐回床上,李佩斯懊恼的想自己为什么不能再醒的早一点。他好不容易鼓起勇气的搭丒讪却被误认为了另有企图,结果就这么顺水推舟的发展了下去,到最后却连人家的全名也不知道叫什么。

 

  就在李佩斯无可奈何的准备接受这就是一场简单不过的一丒夜丒情丒后,他忽然在床头柜上发现了一张纸条,压着的重物正是昨晚使用过的润滑油。

  上面的讯息很简单,只有一句话以及署名,用略潦草的字体书写在正中央。

 

“i wanna be your guy.

          orlando bloom”

end.

------------------------

终于写完了!!!没想到脑内简单的勾思了一下却写了这么久!

虽然很累但是好爽!!终于算是真正的写了发佩花肉!_(:з)∠)_

感谢看到这里的大家,谢谢你们喜欢我算不上细腻的文字,你们是我前进的动力,感谢有你们,每个人。

谢谢。

评论(51)
热度(156)

© 八万斤扇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