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L】浸溺花潮 part③

食用注意:

*花吐梗

*设定改动有

-----------------------------------

part③

  无与伦比的治愈能力,那是神所赋予的礼物。与其他的种族相比起来,精灵在拥有同等一切的前提下,似乎更获得了一点小小的偏心。

  拥有如火焰般燃烧的果实,并点缀于纯白中的低矮灌木是树林中极其稀有的剧毒植物,并且只生长在冬季。过于鲜艳的外表反而使其看上去是那么的无害,但其中蕴含的毒素却达到了几乎反噬的高度。

  年轻的精灵在面部轻柔的触碰下悠悠转醒,清凉感让原本燥热的身体好受了许多。他觉得自己像是发了场高烧后睡了漫长的一觉,四肢不仅乏力的可怕,就连脑袋也像挨了记重击般昏昏沉沉。

  晕倒前的记忆在此刻回忆起来有些模糊不清,但莱格拉斯还是逐渐意识到了自己刚才的处境是多么危险。连忙看着周围,只见几个精灵正围在他所躺着的地方,很明显已经为他做过了治疗。

  “my lord,王子醒了。”在一旁照料的侍从发现昏迷的精灵终于醒来后连忙走向一旁的落地窗,对着眺望雪景的精灵王报告道。

  持续了一晚的雪又开始变大,几乎覆盖住了所有裸露的东西,呼啸的寒风如利刃般直接在落雪中划开一道缺口。

  对于莱格拉斯醒来这件事,瑟兰迪尔似乎表现得有些平淡。他收回望向窗外的目光,神情冷漠的撇了眼一旁的侍从,最后只是挥了挥手示意他们退下。

  在最后一个侍从离开房间后,厚重的门咔哒一声关上了。屋内壁炉中干燥的果木正旺盛的燃烧着,偶尔发出水分溢出破裂的噼啪声,空气中弥漫着甜甜的香味。

  “那个……”察觉到此刻的气氛说不出的压抑,莱格拉斯犹豫再三后还是决定先开口打断这快要透不过气的沉默,却忽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或许并不是不知道说什么,而是无法说什么。

  当声带开始震动时,另一种感觉取而代之并阻碍着。喉间的瘙痒感从醒来时就一直持续不断,莱格拉斯刚开始并没有过多的在意,因为他单纯的认为那也许只是残留的毒素在作用。

  但现在完全不同了,那种感觉越来越无法克制,如鲠在喉。现在甚至有了些反胃感,并且逐步增强。他慌忙的捂住嘴,抓起一旁的水杯猛灌了一大口才勉强压下。

  “你才刚恢复,并没有和我顶嘴的气力。”听到细微的动静后瑟兰迪尔转过身,缓步走向卧榻,手杖敲在毛毯上发出沉闷的撞击声,“并且我建议你在接下来最好依旧保持沉默。”

  这摆明了是一副训话的架势,再加上自己原本就做错了事,莱格拉斯看着父亲向自己走来时不仅心悬到了嗓子眼,就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口,只得乖乖的坐着。

  “你犯了个致命的错误,我不敢想象如果毒性发作时你仍在外面,莱格拉斯。”将身后的袍子提开,瑟兰迪尔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皱眉看向莱格拉斯。

  爱子此刻知错的乖巧模样让他急躁的心情舒缓了不少,却仍然在叫嚣着。将目光从年轻的精灵身上收回,精灵王把玩着手杖,“我打算将你禁足,直到冬季结束之前。”

  “……这、这不公平!”如果是挨一顿严厉的责罚,他没有任何意见。但禁足这件事,莱格拉斯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他难以置信的望着瑟兰迪尔,挣扎着想要站起身。

  “我说过,你最好……”看到莱格拉斯想要起身反抗的模样,精灵王一瞬间变了神情,“别再……”

  别再拒绝我的关心,别再拒绝我。

  他的脑海里紧绷的弦终于支撑不住拉扯而断裂。站起身先一步走到对方的面前,趁还没有反应过来时直接掐住了莱格拉斯的脖子。

  “不要在我面前提什么公平,”他凑近莱格拉斯,再熟悉不过的面孔此刻看起来陌生的可怕。面部因为蹙起的眉梢而扭曲,几乎是一字一句的吐出话语,“你害我差点失去你。”

  他的眼中仿佛有什么在翻涌着,那是从未见过的情絮。黑色的漩涡印进心中,强烈的像要将自己吸入。

  “你……”莱格拉斯还未从莫大的震慑中反应过来,瑟兰迪尔已经像是反应过来一般,迅速收回了右手。他不知所措的看着捂住脖子的爱子,这神情却也只是一闪而逝。

  莱格拉斯很少见过父亲这么神色狼狈的模样,他甚至来不及开口,对方就已经先一步离开了房间。

  年轻的精灵很想弄明白父亲此刻到底是怎么了,但此刻他已无暇顾及这些。

  方才被对方触碰过得地方忽然剧烈的疼痛起来,像是被带有酸浆的荆棘滑过灼烧般火辣辣的,就连呼吸也开始变得困难。

  原先的瘙痒感又开始作祟,并且与刺痛混杂在一起,痛苦的快要逼人发疯。莱格拉斯痛苦的跌倒在地,不停抓挠着脖子试图来缓解,却除了留下几道浅浅的血根外起不到任何作用。

  他很想大喊寻求帮助,但现在除了呜咽声以外什么也说不了,他甚至觉得自己的声带快要被烧坏了。反胃感也越来越强烈,腹部小幅的抽搐起来。莱格拉斯瘫倒外地,这种诡异的折磨使他手足无措,额前的汗水顺着鼻梁滑下,迷住了双眼。

  煎熬般的时间不知过了多久依然在持续着,直到莱格拉斯快要脱力才有所好转。但这并不代表结束。他忽然捂住嘴不停的干呕起来,尽可能的蜷缩起身体减小胃部的疼痛感。

  似乎有什么被吐了出来。

  即便意识已经开始模糊,但莱格拉斯还是认出了手中的东西。那是一朵白色的花。就像刚绽放般,花瓣光洁饱满,花蕊也包裹着黄色的花粉挺立在中央。

  精灵的食物不会以花为食物,也不可能是自己在外面误食的。莱格拉斯平复着呼吸,那种感觉在一瞬间便消失了,只留下了这朵花。

  这绝对不会是自己想的那么简单,因为刚才的折磨就像毫不犹豫的从他的灵魂上硬生生撕下一片,那种疼痛感真切的令人恐惧。

tbc.

-----------------

嗯 终于进入正戏了_(:з)∠)_

评论(29)
热度(100)

© 八万斤扇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