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花】 STK (慎入)

食用注意:

* cp为:lee pace x orlando bloom

*** STK注意: stalker:狂热的暗恋、跟丒踪、偷丒窥狂

* 可能会引起些许不适

——-----------------

  奥兰多不确定是不是自己最近过于神经质,毕竟到了一定岁数做事都会变得小心翼翼起来。但这件事实在是让他不得不去在意,甚至每当回想起来都有些心惊。

  似乎是从半个月前开始的,他像往常一样下班回家。很平常,只不过途中必经一条巷口。毕竟是两侧都是居民楼,难免会有几个人经过。

   他一向不会在外逗留太久,除了那一次。

  

   由于天气实在太冷便在下班后顺路去附近的便利店买了杯咖啡,前后所花的时间不超过十分钟。

   走出商店的那一刻,他的整个世界都变了样。

   照理说同住一个小区的邻居很少有像自己在这个点下班的,所以出于可能是巧合的想法,奥兰多刚开始并没有过多的去在意身后的脚步声。

  但几天下来他渐渐觉得不对劲起来。

  像是算准了时机一般,每当自己经过那个拐角,脚步声必然会响起。

  就算再怎么碰巧,那这次数未免也太频繁了。在接下来的几天他刻意的放缓了脚步,然而对方却像是早就猜出了他的心思,躲藏起来消失了几日。

  接着,不知道是从哪里得知的手机号。对方开始给他发送照片,里面的主人公自然便是自己。一天几十条如轰炸一般,文字中满是露骨的词汇。似乎还不满足于霸占讯息方面,对方直接用无数的信封填满了他的信箱。狰狞的笔迹使用了鲜红的墨水,一笔一划都大力的划刻出了痕迹。

 

  因为这件事,奥兰多几乎开始连夜做噩梦。萦绕在耳边脚步声越来越清晰,病丒态的言语诉说着爱语,循环往复直至天亮。

  长期休息欠佳导致他在公司的业绩上到了不小的错误,挨了上司一顿痛批。心中的闷气和不满一下子堆积起来,奥兰多下定决心如果今晚再发生,他一定要抓住这个混蛋。

  整条巷子唯独一盏的路灯投下只有一小片的光亮,其余地面依旧漆黑。奥兰多以前从没在意过这种微不足道的设施,但在此刻看来却是说不出的诡异。

  就像他盘算的一样,脚步声又照常响起了。试探性的加快了步伐便听见对方也紧紧的跟上,最后奥兰多干脆直接奔跑起来,在一个急刹。

  身后的人被他忽然的转身一下子惊得猝不及防。

  “终于抓住你了,你这个……咦?李佩斯?”奥兰多刚准备恶狠狠的说出那些他在心里默念了无数遍的咒骂,却意外的发现面前站着的人是他的新邻居。

  “天哪,我要被你吓死了。”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李佩斯拍了拍胸口心有余悸的说到。

  “你、你怎么会在这,我是指,”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奥兰多说话忽然结巴起来,“怎么可能?”

  “奥兰多,你这样真的吓到我了。”安抚性的拍了拍对方的肩,李佩斯解释道,“我刚巧巡逻到这片区域就看到了你,刚准备打声招呼你却忽然跑起来,我还以为发生了什么,自然就跟上了。”

  听到这里奥兰多才放下心来,刚才的顾虑一下子烟消云散。因为在他看来,没有谁能比他的新邻居更可靠了。

  李佩斯在他的印象中一直是个高个子为人和善的男人,乐于助人的个性,始终带着令人感到温暖的笑容。除了休息日回到家中,他就在这附近的警局工作。

  “你看起来精神很差,发生了什么吗?”察觉到奥兰多一下子和平时比起来变了个样,李佩斯担心的问到。

  犹豫了好一阵,奥兰多才缓缓的点头。

  “如果你愿意告诉我,我会很乐意帮助你的!”扬起标志性的笑容,李佩斯抬了抬胳膊,向奥兰多示意警徽,“正好我今天任务结束了,不介意的话就去我家坐坐吧?”

  就像本人一样,李佩斯家中的布置也是格外温馨,每处都透露出‘这是个好男人‘的气息。

  奥兰多坐在柔软的沙发上,闭上眼睛稍作休息。自从那个家伙出现后神经便一直处于紧绷状态,他很久没有这么放松过了。

  “我泡了咖啡,特制无糖~”李佩斯端着两杯热饮走了过来,将其中的一杯递给奥兰多。

  “谢谢。”礼貌性的答复后他轻啜一口,咖啡的苦涩让他精神了不少,但嘴角却勾起甜蜜的弧度。

  是的,他对这个像阳光般的男人有好感。也许是平时的几句闲谈,或者是现在如此热心帮助,李佩斯无疑在他心中已经占据了一席地。

  “那么话题继续,你刚才提到跟踪的事?”一转先前的嬉皮笑脸,李佩斯此刻就像是在工作般严肃,询问着每一处细节,“大概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如果我没有记错,应该是半个月前。”

  与李佩斯的交流令奥兰多完全放松下来,对方会在适当的时候给予安慰,也会告诉他一些防范的方法。他甚至开始毫无顾忌的向这个男人抱怨起来,因为他知道对方会听,会真心诚意的帮助自己。

   奥兰多下意识的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了李佩斯的身上。

   他说了很多话,杯中的咖啡一下子见了底。

   “你呆在这,我再去帮你倒一杯。”

   “麻烦了。”奥兰多有些不好意思,他似乎在别人家中太过随散了,但对方只是对他微笑示意没有关系。

   趁着李佩斯离开的时候,奥兰多实在是按耐不住作祟的好奇心,站起身四处打量起来。

   无疑都是些普通的摆设,没什么特别的。但一间房间与众不同的门却引起了他的注意,明知道这样做十分失礼,奥兰多却还是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黑暗中摸索了一阵按下开关,灯光亮起的一瞬间他觉得自己的呼吸停滞了。

   房间内的窗帘紧闭,一台桌子上摆满了清洗照片的工具。

   但这并不是真正挑起他内心恐惧的因素。

   满墙的,甚至连天花板,地板上,全部贴满了他的照片。

   而内容几乎包囊了整个日常。

   奥兰多被眼前的景象震慑的差点忘了呼吸,他的指尖抑制不住颤抖起来。

   脑海中瞬间闪过之前发生的一切,所有的一切似乎都有了联系。

   半个月前搬来的新邻居,半个月前开始响起的脚步声。

   借电话给家里捎信,无数条的骚扰短信。

   便利店的罐装无糖咖啡,特制无糖。

   去他的帮助,去他的跟踪,去他的邻居!!!

   像是被一桶冷水从头泼到脚,奥兰多在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后全身战栗起来。他意识到必须逃跑,但头脑却开始发晕,双腿酥软无力。

  是啊,那杯好喝的特制咖啡。

  他死咬住下唇不让自己失去意识,几乎是快要跌倒的跑到了门口。金属质感的把手在灯光下闪着刺眼的光芒,冰凉的触感与满是汗的手心紧贴。

  只要转动把手,逃出这个地方。找到走廊上的任何一个人叫他报警,一切就都结束了。

  但是……奇怪,这件屋子有开暖气吗。奥兰多疑惑的眨了眨眼,脑袋开始变得昏昏沉沉。耳边逐渐逼近的脚步声带着特有的步调,是那么的熟悉。

  “奥兰多,”

 

  那是属于恶魔的声音,

  “你想去哪。”

  end.

==========

stk梗真棒啊啊啊啊啊

很想看佩佩演这种角色,表面是个好人,其实是个心理扭曲的家伙什么的(*/ω\*)

因为时间比较短这篇文还缺少很多景物描写 心理活动,有空我会好好完善他的!!!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107)
热度(225)
  1. Olga Mänelys不知不無罪 转载了此文字

© 不知不無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