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花】 斯诺克(上)

食用注意:

*cp为:lee pace x orlando bloom

       【流丒氓总裁佩佩x傲娇奔放开花】

*419(R18)

***未完!!

-------------------------------

  只要是来过一次,很少会有人再忘记店里⑤号桌旁的身影。

  似乎无时无刻都在店里看到他痴迷般的挥舞球杆,与那几粒球籽作乐。入袋*时嘴角挑起的自信笑容,以及眼角始终带有的戏谑神情,只要见过一眼,绝对过目不忘。而他击球的技术更是熟练到花样繁出,暂且不提那些普通的推杆,就连职业选手的技能也能够展露的如同行云流水,令人炫目。

  人们并不知道他的来历,有的猜测他就是店主,更多的人觉得他是被请来表演的职业选手。只不过猜测终归也只是猜测,大多都以无果告终。但花上一整晚的时间坐在店里看着奥兰多打球,绝对是一种享受,这是公认的。

  凌晨的台球店几乎是最冷清的时候,球客基本都是三三两两的租下一桌,很少再有散客四处走动看球。

  唯独奥兰多始终是独自一人。

  他从来不与别人拼桌,无论是多么盛情的邀请,也从没有人见过他带着朋友来过店里。

  一记高难度的扎杆*结束,周围依稀有掌声响起。奥兰多似乎早已对这司空见惯,他的目光始终紧盯着桌面的球体,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因为那才是此刻唯一能够让他感兴趣的东西。

  “漂亮的姿势,不可否认,但是技术欠佳。”低沉的男声带着明显是挑刺的语气在掌声中格外突兀的响起,周围的几个人纷纷对这不速之客侧目,却莫名怯于他所带有的气场。

  “在这里比我打的好的人比比皆是,这位先生,”一杆入袋,奥兰多直起身拿起球桌边的巧粉*擦了擦杆顶。兴质被无端打扰,他的语气有些不耐烦“你大可以去找别人的茬,只要别来烦我。”

  男人轻轻的笑了起来,嗓音深沉略带沙哑,听起来更像是因为这孩童般的无礼语气而感到无奈,“所以,我这是被下了逐客令吗?”

  “随你怎么想,走开。”抛下这句话后奥兰多便不再做声,转而聚精会神的调整起球杆与桌面间的角度。他一向对无故搭讪的人都施以这种态度,就是希望对方能够知趣的在他发火前趁早滚丒蛋。

  但显然这招此刻看起来并不是那么管用。

  在男人时不时的几句打岔下根本无法集中精神,他再也忍受不了这种另类的骚丒扰了。奥兰多停下球杆,极不情愿的嘟囔了句,“有本事你来啊。”

   结果对方听闻后真就这么大胆的贴了上来,毫无顾虑。奥兰多虽然被吓了一跳却又碍于面子不敢多说什么,只是显得有些不太适应,毕竟两个大男人贴这么近怎么看怎么别扭,但这是他发出的邀请,泼出去的水。

   男人足足比他高出一个头,厚实的胸膛就这么紧丒贴着他的后背,热量透过几层薄薄布料传了过来。温热的呼吸直接扑打在裸丒露的后颈上,痒痒的使他忍不住想要缩脖子。

   “你不觉得太近了吗?”奥兰多低声说到,声音闷闷的。

  “是吗?我觉得这种距离正适合。”男人将手搭在了他的肩上,缓慢的顺着手臂向下滑动,有意无意的触丒碰内丒侧。最终来到手腕,与他的手背重合,紧紧握住。

    奥兰多因为这个动作而有一瞬短暂的失神,他当然知道这代表着什么意思,只是从未有一个人对他做的这么露丒骨。

    “看球。”耳边响起轻声的提醒。认真起来的声音依旧浑厚,与刚才相比少了一丝慵懒,多了份不可抗力。男人一下子就将奥兰多的心思拉了回来。

    毕竟不是直接触碰到球杆,就算是有些底子的人操纵起来都难免会有失误。也许是因为头一次,配合的不算默契,主球在被击出去的时候打中了靠在一起的两粒球珠,却不慎都偏了方向。

    “这双着*真是比没抹粉的新手打的还难看。”在听到对方懊恼的一声砸舌后奥兰多禁不住调侃起来,他为这个明明个子比自己高上那么多,举动却格外幼稚的家伙感到惊讶却又忽然充满了兴趣。

    “um……或许因为我们离得还是太远了。”男人听出了对方调侃里的话里有话,不甘示弱的俯身向前,抓住了撑在桌上的另一只手。两人现在几乎毫无间隙的紧丒贴在一起,鼻间的呼吸近在咫尺,“现在我们再试试?”

    这下轮到奥兰多膛目结舌了,这可是完全出乎他意料之外的举动。原先过于亲丒昵的动作就让他有些恍惚,现在这距离更是使他完全失了分寸。本应该是立马该推开这个无礼的男人结束这场闹剧的,然而他的心底却暗暗的叫嚣着不要这么做。

    此刻主宰者的站位早已调转。

    比起古龙味道更纯些的男士香水味显示着男人绝对来自上层,布料高档的西装更是最好的证明。那隐隐的香气全然成了无形的导火线,再加上下丒肢间有意无意的触碰无疑更是火上浇油。他一动也不敢动,努力平稳自己开始逐渐不稳的气息。

    “你脸红了,奥兰多……”男人低头在对方的颈窝处蹭了蹭,轻嗅着若隐若现的体丒香。得逞般的扬起笑容,微眯起眼睛看着奥兰多逐渐发红的耳根。此刻他看起来更像只狩猎的猛兽,等待埋伏许久的猎物自投罗网。

     两人这回意外的默契了许多,少了交谈,肢体上却更加配合。轻推球杆,两球巧妙的滚动贴到一起。

     一个完美击球点。

     “nice kiss.*”看到这一幕后奥兰多发自内心的褒奖道,但显然这句话脱口的时机不对。因为就在同一刻,男人在他的脸颊偷啄了一下,甚至故意发出了不小的响声。

     “谢谢夸奖。”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你!真是我见过最厚脸皮的人!”意识到自己被调戏后奥兰多立马恼羞成怒的甩开手,向后一弯胳膊直接抓住男人的领带,毫不留情的笔直一拽。

     被这动作吓得一惊,男人在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失去重心的向前一扑,幸亏两手及时的撑住了桌边才避免摔倒,不过这样便彻底将奥兰多圈在了怀里。

     “嘿,我说,你的‘球杆‘正抵着我呢,”奥兰多微微侧头,在男人的耳边轻声说到,抬腰抵住对方的胯丒部磨丒蹭,“可不止一时半会儿了。”

     “……我现在不得不承认你的技术了,十分不赖,将来也是如此,如果再加上这根‘球杆‘的话。”很快理清状况的男人不甘示弱,他顺着这趋势做出抽丒插的动作,缓慢但是有力的顶丒撞着臀丒部。

     “你知道我的名字,你认识我。”毫不在意男人的手已经滑到了私丒处,奥兰多继续说到。他完全不担心会被发现的事,因为他们正站在⑤号桌灯光最暗的方位,只靠那一盏吊灯照明,没人会注意到这里正在发生什么。

     拉链声清晰的传入耳中胡乱的撞击着,让紧绷的神经突突直跳。手指试探性的隔着布料描绘着分丒身的轮廓,来回摩擦着已经有些潮湿的部位。直到湿润的范围逐渐扩大才伸进握住了炙热。食指和拇指圈住柱身,其余的拖住柔软的囊丒袋轻轻揉捏。奥兰多深吸一口气,身子立刻软了下来,仰靠在男人的身上。

     “你的球打的非常好,这里的人几乎都认识你。”男人的气息也开始有些飘忽不定,呼出的气体变得滚烫。他伸丒出舌头滑过光滑的后颈,一点点的吮丒吸。

     “那么你是想认识我,还是说……”奥兰多轻哼一声享受着爱丒抚,对方的手丒活好的出乎他的意料。在对方同样红透的耳根轻吹一口气,“你想泡我?”

     “我不否认你的这种理解。”不再多加赘述,此刻的行为便是最好的解释。男人更加卖力的动作起来,加快了撸丒动的速度,拇指狠狠划过敏丒感的顶端,硬是将对方逼出一丝呻丒吟。

     “哦…哦…告诉我……你的名字……”感觉到顶峰的来临,奥兰多的腰部不由自主的动作起来,主动在对方手里抽丒送。他抓住男人胳膊,越揪越紧,接着一阵猛颤才脱力的送开。沾满精华的手意犹未尽的继续抚丒慰着,将滚烫的液体涂抹在柱身。

    “李佩斯……”仿佛是忍耐到了极限,男人沙哑着声带,几乎是从牙缝里把名字挤了出来。衬衫早就被汗水打湿黏在后背,额头也冒出了一层薄汗。

    “那么……李佩斯,去打完最后的那颗黑球……”刚经历过高丒潮的气息凌乱不堪,奥兰多断断续续的说着,握住了一旁的球杆。

    “乐意至极。”

    与白球几乎相隔了半个球桌的黑球正静静的躺在中心,如果想要入袋需要极度刁钻的角度才有可能使白球与黑球触碰,只要稍有偏差便会失败。

    李佩斯胡乱的将左手在身上抹净,完全不在意那套崭新的西装。他弯腰调整球杆的角度,凝神屏气的注视着最后一球。将碍事领带甩到肩上,布料发出了细碎的摩擦声。

    球杆迅速有力的一推,被低杆*打中的白球开始快速的滑动,在撞击到边缘后甩出了优美的弧度,经过几次撞击后与黑球相碰。

    清脆的碰撞后是闷沉的入袋声。完美的香蕉球*。

    这本应获得雷鸣的掌声,但只可惜发生在了一家台球店,既没有观众,而击球者似乎也对它漠不关心。

    “清杆。*”

    还没等尘埃落定,李佩斯便胸有成竹的将球杆丢到一边,在击完球的瞬间转过身,将一旁的奥兰多扯进怀中交换了个热烈的吻。

tbc.

终于写了佩花了!

原本真打算车丒震的,不过群里讨论的打台球的姿势实在是戳我到不行_(:з)∠)_

前面大概只是前丒戏!

至于为什么佩佩这么流丒氓这么腹黑,因为我今天看了奔腾年代,实在是……沦陷……

然后后面的正戏(肉)当然就当作400fo的福利啦!!【真会偷懒【殴打

-----------

最后我把提到的一些名词注释一下,大家就那么看看吧我其实也不懂quq

【* 入袋(Pot):将球击入球袋。

* 扎杆(Masse):击球时,将球杆几乎与台面垂直地击打主球,使主球产生强烈的旋转。

* 双着(Cannon):主球在一击球期间与两个目标球。

* 贴球(Kiss):两个球轻微的接触。

* 香蕉球(Swerve):击球让主球强烈旋转使其在前进过程中突然转向绕过障碍球。通常用来解救高难度的斯诺克。

* 低杆(Back spin):通过击打主球球心偏下的位置使主球与目标去碰撞后往后旋退回。又称“缩杆”,“拉杆”,“回旋球”。

* 清杆(也称“清台”)(Clearance):一杆将台面上剩下的球全部入袋。】

评论(58)
热度(142)

© 八万斤扇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