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L】浸溺花潮 part②

食用注意:

  *花吐梗

  *设定修改有

---------------------------------

part②

  四处比较了下周边的树木,重新找到制高点攀上后简单的眺望打量了一番。莱格拉斯抓紧了身旁的树干生怕脚底再次打滑,随后才敢踮起脚尖向更远处张望。

  无可厚非的依旧是茫茫的雪海,只有星星点点的绿色显露出来。远处高耸的暗色建筑隐没在风雪中依稀可见,所幸的是雪势开始逐渐变小。

  肆虐吹鼓的北风在此刻似乎柔缓了下来,只是时不时的阵起,然而争先恐后钻进衣领所带来的寒冷还是使他不由自主的缩了缩脖子。

   依稀的雪花被吹打到脸上凝结到在起,原本光洁的金发也散乱不堪,甚至在尾部有了几处打结,眼角因为吹进眼睛的碎冰而溢出了泪水。莱格拉斯不由自主的胡乱抹了把脸,他很少做出这么粗俗的动作,但是现在情况所迫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算是把周遭都扫视了个遍,最终才确定了条可行的道路。迷路的精灵这才安心的重新回到地面,一旦认识到自己现在的处境后倒也不是那么心急了。高度集中的精神终于得以松懈,但紧接着其他感官的感受开始陆续袭来。

  肚子出乎意料的发出了动静,声音不大不小,刚好清楚的传进了莱格拉斯的耳朵里。在意识到饥饿感后他有些措手不及,身边所带的干粮早在山洞时就已经被消耗光,在这冰天雪地里打猎的可能性也几乎为零。

  莱格拉斯原本打算再坚持一会,但看着那漫漫长路他的胃早就比意志先败下阵来。漫无目的的搜寻着,他几乎找遍了所有可能存在食物的地方,甚至就连深深的雪堆下他也都翻开寻找,却颗粒无收。

  无力感顿时席卷了全身。莱格拉斯打算放弃了,他的体力支撑不起这么无谓的消耗。但时运似乎就是这么爱捉弄人,年轻的精灵只是那么一抬头,极显眼的地方就有一株枝叶茂盛的低矮灌木丛出现在他的面前,而上面正结满了看起来就美味可口的浆果。

  这实在是说不出的诡异,莱格拉斯在潜意识里暗暗想到。为什么自己刚才那么辛苦的寻找都一无所获,此刻美味的食物却忽然间垂手可得。他不可能唯独撇开近身的周遭不去查看,而这株看起来与季节格格不入的充满鲜活生命力的植物更不可能避过他的搜寻。

  但果腹的折磨感实在太过煎熬,他已经顾不上纠结那么多了,快步走上前迅速的摘下了一把。鲜红的果实经过雪水的洗润后艳丽的像要渗出血液,光滑的表面呈半透明的状态,吹弹可破。

  他从未见过这种果实,尽管对这片森林早已再熟悉不过。过于明亮的外表往往象征着剧毒,这些果实就仿佛那生长在伊甸园内的禁果,虽然取代看守果实毒蛇的是其中的毒素,但其光鲜的样貌看起来是那么的饱腹解渴。

  危险,却又充满诱惑。

 

  像是受了蛊惑般,莱格拉斯放下了先前的迟疑,迫不及待的往口中送入一颗。薄薄的果皮几乎只要有一点压迫便不堪重负的破裂,蕴含其中的饱满汁水瞬间流了出来。虽然略带有些苦涩,但酸甜的口感很容易的挑起了食欲。他实在是太饿了,几乎没花多久就囫囵的吃下了大把,直至灌木可怜兮兮的只剩下叶片和零星的几粒果实。

  填饱肚子后他立刻收拾着离开,虽然只是些浆果不足以和那些佳肴相比,但提供的热量足以支撑到他回家。

  常年在森林中游觅的经验也不是白白积攒的,也许是与生俱来的识路能力,莱格拉斯在前进了许久后终于看见了熟悉的拱桥以及那扇沉甸甸的大门。但当他站到门口后却开始有些犹豫了,先不提如何向父亲解释,自己这幅狼狈的模样实在是不免让每个见到的精灵都心生担忧。

  长时间笼罩在低气压下默默的承受着,他的主上距离上次报告以来几乎没再开口说过一句话。尤里安生怕自己就这么一口气缓不上来,他纠结再三后决定向主上再提出一次建议,却先被对方抢了话茬。

 

  "……尤里安,你再去看看,莱格拉斯有没有回来。"精灵王此刻的精神状态看起来有些不佳,虽然平时也是一副沉默寡言不露声色的模样,但现在更透露出了一丝焦急。

  听到这句话后尤里安立刻像是得救了般,小跑着离开了那个低气压的聚集地。一是为自己终于解脱了庆幸,二是他也着实替王子的安危担忧。

  快步向的大门口走去,却在打开门的一瞬间差点和准备进门的莱格拉斯撞个人仰马翻。幸亏尤里安眼疾手快的拉住了对方的胳膊,要是王子再受了点什么伤自己非得受到责罚不可。

  瑟兰迪尔在听闻派出去搜寻的队伍因为大雪无功而返时彻底陷入了无措的境地,爱子平时并不是没有去到森林里的习惯,只是这次回家时间实在是太迟,再加上外面恶劣的气候说不担心是绝对不可能的。

  再次看见父亲时莱格拉斯惊讶的发现,原本那个高高在上的精灵王竟然也会有这么失态的时候。端正桂冠此刻歪斜在一旁,披身的长袍也滑落到了手肘,因为胡乱的堆放而起了褶皱。

  "my lord……"莱格拉斯小声的开口道,他知道自己这次绝对免不了责罚,却还是希望瑟兰迪尔在看见自己的这幅模样后能够软下心来减轻力度。

  "回答我,冬季的风吹在身上是什么感觉。"瑟兰迪尔没来由的问出了这句话,却是用的肯定语气。

  "非常的冷……冷的几乎快要失去知觉……"残存在身上的凉气仍然在向身体深处侵入,就算不去刻意的回忆,那种感觉仍然记忆犹新,"所有的东西都像是被冰冻住了一样……"

  "那你也应该知道,在这里,会为你提供温暖的床铺,使你不再受冻,准备可口的食物,供你随意取食。"那语气严肃的可怕,带着不容置疑的威严。瑟兰迪尔此刻正在指责莱格拉斯,以一位父亲的身份。

  说不心疼是不可能的,当爱子满身泥泞的站在自己面前瑟瑟发抖,瑟兰迪尔觉得自己的心都被狠狠的揪住。他也希望像往常一样再对莱格拉斯宽容一次,但这次不行,他必须要让对方得到教训。

 

  现在他的目的达到了,莱格拉斯不再像之前几次那样顶嘴,只是乖乖的站在原地悉听遵旨,偶尔扯紧裹在身上的毛毯。

 

  “抱歉,主上,我不会再让您担心了。”除去对方全身散发出的"我很委屈"的氛围外,一切收益良好。瑟兰迪尔这才满意的直起身坐正,吩咐送上杯热饮。

  直到喝下一口滚烫的汤汁后莱格拉斯才彻底的缓了过来,他小口小口的喝完,意犹未尽的将杯子放到了一遍。这时瑟兰迪尔已经遣退了厅堂内的所有人,除了墙壁上燃烧着的火炬发出的噼啪声外,格外安静。

  精灵王向爱子招了招手,示意对方走近些。莱格拉斯迟疑的往前走了一步,却引来不满的一声,"再近些。"

  往前连走了几步,直到在王座的阶前才停下,莱格拉斯抬起头望向瑟兰迪尔。

  目光交触的一瞬间年轻的精灵忽然觉得似乎有什么正在他的心中雀跃着,将他深藏在心底的情感一点点挖掘出来,并无限的放大。胃部腾起的热度远远的盖过了刚才的热饮,烧灼的热度几乎将他体内的寒气全都逼了出去,更甚的使他出了一层薄汗。

  面前正是他在这世上最为渴望的人,但是内心的情感一旦流露,那么就连这唯一的依恋也会失去。恍惚中莱格拉斯似乎看到父亲对自己敞开了怀抱,然而只要再靠近一些,那温暖和内心的炙热便会将自己灼伤殆尽。

  薄唇不断的开合着,湛蓝的眼眸中满是关切怜惜。莱格拉斯却忽然觉得视线有些模糊不清,整个世界就在这时全都扭曲起来,脑海中一阵眩晕。

  他努力的想要听清对方说了些什么,眼前的黑暗却在这之前铺天盖地般席卷而来。

tbc.

————————————

这回写了好多啊 有点停不下来的感觉,,

关于小叶子吃的那果子,其实是【圣女果的外表(指甲盖大小)+鲑鱼籽的口感+桑葚的味道】  (……

大家如果迷路千万不能像小叶子一样乱吃东西啊!【我在说些什么东西x

最后再来一发群宣☞410077133

来玩嘛来玩嘛!来玩嘛!!_(:з)∠)_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33)
热度(74)

© 八万斤扇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