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白】Sweet and Bitter 4 【完结】

————————————————————

礼尚往来一直是两人之间的交友之道。

距离上次参观没过几天,鬼灯先生就大方的邀请白泽先生到店里制作咖啡。

出乎意料的,白泽先生立刻爽快的答应了下来。却在约定好的日子因为迟到了半个小时被鬼灯先生好好的训斥了一顿。

沮丧着一张脸默默的跟在鬼灯先生的身后,白泽先生的心情有点失落。

谁叫自己前天晚上心情激动睡不着导致今天迟到呢。

即使隔着一条马路,远远的就能够闻到一股咖啡的香味,走进店里整个人更是被这种奇特的味道包围住。

如果说自己的店里充斥着的是活泼的气息的话,鬼灯先生这里几乎可以用沉稳来形容。

棕色、黑色、白色,这几乎就是店里最主要的颜色,却在店主精妙的搭配下丝毫不显单调。也正因为如此,店里的顾客大多都是已经工作的成年人,其中不乏成熟性感的女性。

白泽先生一进门便注意到,坐在整个店里最显眼位置的一名女性向着鬼灯先生招了招手,而鬼灯先生居然也作出了回应。

很熟的样子嘛。

不满的瘪了瘪嘴,只觉得心里仿佛哪里被堵住了。

心不在焉的走进了后厨,直到对方提醒自己洗手时才回过神来,慌慌张张的差点撞翻手边的茶杯。

「怎么了吗?」

「啊?没有没有,刚才在发呆,不好意思。」

迟疑的看了一眼,鬼灯先生并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尴尬的洗完手,白泽先生在心里默念到,不过就是打了个招呼而已你在在意什么啊笨蛋。

「有什么想做的咖啡吗?」

「唔。。。就上次的新品好了。」

将手里装咖啡豆的盒子递给白泽先生,鬼灯先生打开橱柜开始翻找起来,拿出的东西着实让白泽先生吃了一惊。

「你怎么舍得用了?」

鬼灯先生拿出来的正是去年生日时白泽先生送的摩卡壶,当时还开玩笑到要作收藏品的,现在却被拿出来使用了。

快速的将器具洗净,放入咖啡豆和纯净水,接下来就是漫长的等待时间。由于使用的是手工咖啡的器具,比起专门制作咖啡的机器来说时间更是翻了倍。

一时间只剩下咖啡滴落的水滴声。

两人一言不发的相处状态让白泽先生不知怎么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等了没有多久就开始不耐烦起来,左看看右看看,最后还是搬了张凳子乖乖的坐了下来,看着一滴一滴落下来的咖啡犯迷糊。

倚靠在门边的鬼灯先生看着这一系列举动只觉得有些好笑,拿起一盒坚果塞到了对方的手里。

盯着手里的盒子看了一会,白泽先生道了声谢后打开盖子默默吃了起来。

即使没有表现出来,鬼灯先生还是察觉到对方在闹别扭,这家伙只要心里有事就会变成这个样子。

「你在想什么?」

「没有。」

「在生气吗?」

「没有。」

这一问一答的格式化对话让鬼灯先生更加确定了对方就是在闹别扭。

有些惊讶挑了挑眉,这种反应还是第一次遇到,有些苦手啊。

幸好闲聊的过程也打发了时间,正当白泽先生想要说什么时机器发出了此刻听起来异常刺耳的提示音。

皱了皱眉,还是把到嘴的话咽了下去,扯出一个笑容走上去帮忙。

将煮好的咖啡倒入壶中后再拿出咖啡杯满满的倒上一杯递给白泽先生,却惊讶的发现对方接过之后就一点反应也没有。

不耐烦的啧了一声,夺过咖啡杯只稍微吹了几下便喝了一大口含在嘴里粗鲁的捏住下巴吻了上去,舌尖撬开对方紧闭的牙关,将口中的咖啡全部推进。

苦涩滚烫的咖啡在两人口中流转,无法及时咽下的褐色液体从嘴角溢出。

挣扎无果后,白泽先生突然猛得推开了对方的钳制,

「。。。。我们现在到底算什么。。。」

「那么就在这里说清楚如何?」

拭去嘴角溢出的咖啡,鬼灯先生双手抵住墙拦住去路,将其困于自己和墙壁的狭窄空间里,然而对方却撇开头,不愿意看着自己。

果然是在在意那件事吧,有些无奈的揉了揉白泽先生的头发。

「刚才的那个人,是我以前的学姐。」

没料到心思会被看穿,白泽顿时慌张起来,拍开头上的手急忙钻过胳膊走到一边。

「那、那和我有什么关系吗?」

白泽先生端起咖啡壶准备重新倒上一杯,像是自言自语的说到。

「你对她好是你的自由。。。」

「白泽,我只想对你好。」

突然被人从后面抱住,倒咖啡的手突然颤抖了一下险些将滚烫的咖啡泼在自己的手背上,却在下一秒被一只大手紧紧的握住。

「所以,不考虑和我在一起吗?」

放下咖啡壶转过身,不用想也知道白泽先生此刻的脸通红通红的。

自己乱吃飞醋耍小性子也就算了,被对方抢先坦白了心意却是自己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

双手交叠在胸前,不知道自己的举动在对方眼中只剩下蠢萌的白泽先生试图让自己的形象显得高大一点。

「交往可以,每天一杯卡布奇诺,多加坚果。还有,不许和女顾客太亲密!」

这傻瓜这么简单就把自己卖了吗,还有明明自己也喜欢去和女孩子搭讪怎么就不反省反省呢。没有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赶在对方炸毛之前紧紧搂入怀中,在额上落下一吻。

扑鼻而来的是早已和对方融为一体的咖啡香味,虽然苦涩却浓郁的令人安心。

「也许是喜欢你身上的味道,所以我才喜欢清咖啡的吧。。。。」

缩在鬼灯先生的怀里,白泽先生自言自语般的说道。

「你说什么?」

此刻心情大好的鬼灯先生下意识的觉得自己貌似错过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没什么!!」

害羞到了极点,像鸵鸟一样把脑袋埋在鬼灯先生的胸前,只露出一双红到几乎透明的耳朵。

——————————

理所当然的,鬼灯先生和白泽先生的店合并到了一起,店面比起原先来说宽敞了许多。

兼卖咖啡和甜品的店在那片地区实在少得稀奇,再加上冷色调和暖色调的完美搭配也自然而然形成了一大特色。

对于那些为了买两样东西而不得不过一条马路的顾客来说实在是方便不少。

但渐渐的,大家似乎都明白了什么。

不知从何时起,两人交往的事情已经变成了周所周知的事情。无一例外的,每天都会有大量的情侣慕名而来,只为品尝一下撮合两位店长最终走到一起的蓝莓酱黑森林配清咖啡。

——————————

并不是最爱,只不过是为了掩盖喜欢你的事实找的借口罢了。

淋上果酱的黑森林,甜的发腻。

什么都不加的清咖啡,苦的咂舌。

但两者结合,

Sweet and Bitter.

你的香甜和苦涩皆让我着迷。


End.










评论
热度(33)

© 不知不無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