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军】\\短打练习

预警:内有强x、呕吐、断肢、抠眼、死亡,慎入。

很短的一篇h,

给眼睛的觉军文,
第一次写觉得ooc的非常严重啊,
完全是在满足自己的恶趣味。。。

想了想还是发上来存个底吧。

————————————————————
“唔嗯!”脊骨顶撞上墙面的剧痛让flippy不禁闷哼一声。

将对方两手钳制住压在头顶,fliqpy用刀(¯﹃¯)尖灵巧的挑开flippy的衣扣,看着对方脸颊因为羞(¯﹃¯)耻而逐渐变红,想要反抗却因为嘴巴被堵住只能不停的呜(¯﹃¯)咽。

饶有兴趣的舔了舔唇,一口咬住了对方的下巴并将裤子的布料大面积的划开露出白嫩的大腿。在flippy惊恐的呜(¯﹃¯)咽(¯﹃¯)呻吟中用匕(¯﹃¯)首划过大腿(¯﹃¯)内侧柔嫩的肌肤,看着一颗颗细小的血珠慢慢渗出,fliqpy觉得自己现在兴奋到了极点。

凑上前扯掉flippy嘴里的布料吐到一边,在对方还没发声之前将舌头伸到嘴里搅弄一番。

作为军人的尊严自然无法接受自己被如此凌(¯﹃¯)辱,flippy突然咬紧牙关,在fliqpy躲闪不及的时候狠狠咬破了对方的嘴唇。

看着flippy因为报复而露出的嚣张笑容,fliqpy金色眼眸中的欲望在疯狂的翻涌着。一口血沫啐在flippy的脸上,抓起对方墨绿色的头发重重的砸在了墙上。

嫣红的粘液瞬时从额角流了下来,顺着耳边缓缓就到脖子上。

“为什么不反抗了呢?”再起抓住flippy的头发往墙上一下一下的撞击着,“刚刚不是做的挺好的吗,flippy?”

此时flippy无声无息倚靠在墙面上,额头早已流满了骇人的红色粘液。

凑上前去舔舐着flippy额角的血液,fliqpy快速的解开腰带掏出分(¯﹃¯)身,塞进了flippy的口中迅速抽动起来。

每一下都像是要顶破flippy的咽喉一般用力。分(¯﹃¯)身的顶端被flippy尖利的犬齿划过时带来的疼痛和被湿润包裹的快(¯﹃¯)感混杂在一起。

几次抽动后,分身抵在咽喉深处的喉口处射(¯﹃¯)出了浓稠的白(¯﹃¯)浊。

根本无法反抗fliqpy,flippy只能张着嘴任由分(¯﹃¯)身在自己的嘴里进出,血液、泪水、唾液、精(¯﹃¯)液全部都混合在了一起,气味浓烈的让自己眩晕。

早已听不清fliqpy在说些什么,头部撞上墙壁带来的疼痛和太阳穴的肿胀感让flippy产生了一股强烈作呕的冲动,而他也这么体现出来了。

一股酸水上涌,flippy哇的一声将消化物全部吐在了fliqpy的身上。

出乎意料的没有责怪,fliqpy撇了撇嘴后脱(¯﹃¯)下了碍事的军装甩到一边,此刻的flippy和被弄脏的衣服比起来更让他感兴趣。

“你真是太有趣了flippy。。。”

一口咬住flippy的喉结,舔(¯﹃¯)咬吮(¯﹃¯)吸着留下证明所有物的印记,嘴唇上尚未愈合的伤口仍在溢出血液。被碾咬过的地方留下了深浅不一的血渍。

迫不及待的将昂(¯﹃¯)挺的分(¯﹃¯)身塞入了flippy干涩紧致的后(¯﹃¯)穴,不管对方叫喊的多么撕心裂肺,fliqpy仍然不为所动的向内推送着。括约肌因为强制性的撑大而被撕裂,血液从缝隙里流了出来,沾染了血液后的分(¯﹃¯)身进入的更加顺畅,最后终于整根没入。在fliqpy享受着被内壁包裹着的无上快(¯﹃¯)感时,flippy早已痛的脸色发白,小腿肚因为疼痛而不停的抽搐着,额头上渗出的冷汗和血液混杂在一起迷住了双眼,使视线变得模糊不清。

“喂喂,这点疼痛就受不了了吗?”不满于flippy冷淡的反应,fliqpy一拳打在了身下人的肚子上,“你的这里可是塞着男人的东西哦?”

没有力气反抗,flippy咬住下唇默默的把头扭向了一边。

【肮(¯﹃¯)脏、下(¯﹃¯)贱、不知廉耻】

“肮(¯﹃¯)脏、下(¯﹃¯)贱、不知廉耻。你的心里在想这些没错吧?”早就料到flippy会露出难以置信的惊恐表情,而这恰巧又是fliqpy最喜欢看到的。

猛的将对方翻转过去,flippy的胳膊被反向扭成90°,瞬间碎裂的肘关节刺破了皮肤大股大股的血液涌了出来。

“啊啊啊啊啊!!!!”胳膊被活生生拧断的剧痛让flipoy立刻尖叫了起来,泪水几乎不受控制的从眼球底部溢出,与血液混杂在一起顺着脸颊流下。

fliqpy弯下腰舔了舔flippy脖子上已经有些凝固的血液,右手抚上了两人的结合处,“明明是用来排(¯﹃¯)泄的地方,却让我如此着迷,这难道不是你的错吗flippy?”

伸手掐(¯﹃¯)住了flippy纤细的脖子,括约肌瞬间收紧的感觉让fliqpy感觉到了身下人在试图反抗。

“想反抗吗flippy?”就这么掐住脖子把flippy拉近,左手在flippy的左眼皮上抚摸着,随后将食指和中指刺了进去,扣(¯﹃¯)挖着已经破碎的眼球。手指被温热的液体让fliqpy的快感达到了顶峰,没来由的怪笑起来。

“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丝毫不管flippy的死(¯﹃¯)活,抽出手指紧紧把住flippy的腰部抽插了起来,而flippy再也无法做出回应,刚才眼球被掏(¯﹃¯)碎的痛觉早已使他昏厥了过去。

挺(¯﹃¯)动的幅度越来越大,flippy的身体被一下一下的顶撞在墙上,由于角度的偏差,脖子在一次撞击后被折断,无力的下垂随着身体而有规律的晃动着。

心满意足的将精(¯﹃¯)液射入flippy体内,fliqpy抱起flippy已经开始变冷的尸(¯﹃¯)体。

凑在脖颈边深深的嗅了嗅,金色的眼眸中流露出无法掩饰的痴迷,“不要再逃跑了flippy,我会永远属于你,而你也只能是我的。”

END.

评论(1)
热度(40)

© 不知不無罪 | Powered by LOFTER